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舉世神醫 第6章 _塔靜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外面雷聲越來越響,李雪梅驚魂未定,「嚇死我了。

我最怕打雷了。」

李雪梅剛結婚不到一年的時候,也是一個雷雨夜,她和丈夫開運輸車從外地歸來。

結果,出了車禍,丈夫離她而去。

她帶着女兒堅守了十六年寡,直到女兒高中畢業考上大學,她才改嫁陳木匠。

陳木匠雖然人很好,又能掙錢,但卻是個酒鬼。

因為常年酗酒,身體早就垮了,新婚之夜也沒能弄進去。

李雪梅和陳木匠雖有夫妻之名,卻沒有夫妻之實。

陳木匠也很內疚,所以拚命攬業務,常年在外幹活掙錢。

李雪梅結婚後,大部分時間依舊是孤守空房。

因此,每逢雨天打雷的時候,她都會害怕。

「小媽,不要怕,有我呢。」

陳二狗愛憐地摟着懷中的尤物,他知道,她是一個非常需要男人關愛,滋潤的女人。

躲在陳二狗懷中,李雪梅也覺得不妥,雖然陳二狗的肩膀厚實,溫暖,給人很好的安全感。

可陳二狗是自己的兒子,我們這種關係,怎麼可以啊?

她本想離開陳二狗的懷抱,可是她害怕打雷,好容易有一個避風的港灣,她真的捨不得遺棄。

李雪梅不由得想,「我,我這是怎麼了?

為什麼我的心會跳的那麼快,為什麼我的身體會發軟?」

她皺着眉頭,小手緊緊的按住起伏的酥胸,碎玉般的貝齒輕輕咬着紅唇,兩條玉腿也輕輕打顫。

為了避免面對陳二狗的尷尬,她又將身子背過去,這樣,看不到他,但是可以感覺他溫暖的懷抱,可以好受點。

她好受了,陳二狗可受不了了,現在,李雪梅背對着自己,自己摟着她的腰,她那圓潤無比,挺翹的玉臀,正好緊緊摩擦着陳二狗的大褲衩,在這種極端曖昧的接觸下,陳二狗早就起了很大的反應,緊緊頂在李雪梅那挺翹的玉臀**,這種姿勢,換誰,也受不了啊。

雷聲不斷,擔心小媽害怕,陳二狗也不好意思放開李雪梅,所以盡量控制住自己的**,閉眼睛不敢胡思亂想,就這樣遲遲不能入睡……突然一陣手機鈴聲,把驚醒。

哎呀,十點了,白秀娥竟然冒雨來了。

李雪梅給白秀娥開了門,囑咐了她幾句,白秀娥懷着激動的心情來到屋裡。

陳二狗已經醒了,看到白秀娥來了,故意裝傻問:「秀娥嬸,外面下這麼大的雨,你怎麼來了?」

白秀娥脫了雨衣和外衣,露出性感的白嫩肉身,笑盈盈地說:「二狗,今天白天你撒尿的時候,嬸看到你那兒好像都腫了,擔心你大虎哥把你打的,留下後遺症。」

陳二狗故意裝傻說:「嬸,我覺得我恢復的挺好啊,沒有留下後遺症?」

白秀娥話鋒一改又說道:「二狗啊,你小媽打算給你娶個媳婦,擔心你入洞房的時候不會幹那事,就花了兩萬塊錢請嬸來教你。

你傻不拉幾的,要是不好好學,那兩萬塊錢可就打水漂了。」

李雪梅也說:「二狗,等會兒你要聽秀娥嬸的話,他讓你咋弄你就咋弄。」

陳二狗嘴巴一撅說:「我這個瘋傻病,時而瘋傻,時而明白。

又不是實傻子。」

白秀娥就問:「二狗,那麼你什麼時候不傻呢?」

陳二狗說:「嬸,是不是覺得自己有入洞房的能力了,就不算是傻子?」

白秀娥說:「肯定的啊。

哪個傻子能入洞房?

你要是有那種能力,就不算傻子。」

陳二狗嘿嘿一笑說:「嬸,上次你讓我摸你的奶,我就覺得我渾身都是勁。」

白秀娥臉一紅,看看身邊的李雪梅,李雪梅一皺眉,問道:「二狗,你啥時候摸秀娥嬸的奶了?」

陳二狗回憶了一下說:「就是在醫院的時候啊。

你去給我打飯的時候,秀娥嬸讓我摸的。」

李雪梅看看白秀娥,白秀娥趕緊解釋說:「雪梅,當時我就是擔心二狗報警,大虎要是進了監獄,我們家就亂套了。

都是自家人,和平解決多好啊。

當時我見二狗瞧我的奶發獃,就讓他摸了摸……」白秀娥又說:「二狗,你說說你這孩子,挺好的身體,要是不能入洞房,多可惜啊。

今天嬸給你好好檢查一下,看看你究竟是不是傻子?」

陳二狗問:「嬸,怎麼檢查啊?」

白秀娥把小背心脫下來,挺起胸脯,說:「你不是說上次我讓你摸的時候,渾身都是勁嗎?

你再試試。」

陳二狗看着白秀娥那高聳的胸脯,他早就垂涎三尺了,「秀娥嬸,你真的讓我摸?」

「真的。」

白秀娥抓起陳二狗的手,放了上去。

白秀娥立刻發出一聲甘美的輕哼,「二狗,不要。」

她嘴裏雖然說不要,但是從她那陶醉的表情,銷魂的哼叫中,可以看出她是多麼的享受。

李雪梅覺得自己再待下去,實在礙眼,於是紅着臉低頭去了另個房間。

陳二狗見白秀娥說不要,就問:「嬸,你又反悔了嗎?」

白秀娥雙頰羞紅,「二狗,嬸這個時候要是說不要,就是太想要的意思。」

陳二狗笑道:「嬸。

這就是你的不對了。

你明明知道俺智商低,你還故弄玄虛。」

陳二狗已經無法忍受,「秀娥嬸,讓你好好看看,我能不能入洞房!」

陳二狗說完,扛起白秀娥的雙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