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車隊護送江凡進入了江城附近最大的軍事機場。

一架大型運輸機在跑道上停着,兩側是嚴密戒備的士兵。

而天空上已經有十幾架戰鬥機在盤旋。

車門打開,江凡和滿天智走下,迎面看到一名空軍少將走來。

「好久不見,滿旅長。」空軍少將微笑,敬禮道。

滿天智回禮說道:「人我已護送到此地,接下來就交給你們了。」

這名空軍少將搖了搖頭,說道:「護送江凡一事為元老會和總領親定的絕密級任務,他們要求你親自護送,你知道的,沿途經過的一些地區比較混亂,各個神國的勢力交錯。」

滿天智一怔兒,隨即正色道:「是,保證完成任務!」

當今的九州被其他神國滲透得厲害,境內的荒野區滋生了一些邪教勢力,這些邪教勢力可能會對江凡造成威脅。

「那跟我來吧。」空軍少將說。

江凡和滿天智一起登上了重型運輸機。

運輸機內部,幾十名身穿黑甲的戰士持槍坐在兩側,嚴陣以待。

江凡眼神一凝。

黑甲部隊!

九州國最為精銳的特戰軍,分佈在全國各地,最低等級即為四階宗師,身穿先進黑甲,可凌空作戰,發射激光束,戰力驚人。

他們絕對忠誠,品質堅韌,把報國犧牲視為自己最後的歸宿!

三十名黑甲戰士,這大概是江城周圍所有的黑甲士兵了。

「敬禮!」一聲清冷的女子喝聲響起。

黑甲部隊前方,一個身材窈窕的女戰士走出,對滿天智和江凡敬禮。

面罩向四周縮回,女戰士露出一張英姿颯爽的美麗面龐:「江南黑甲營四連連長滿欣欣向您報道!接下來由江南黑甲營四連一排和您一同負責目標的安全!」

滿天智一愣,回禮道:「知道了。」

兩雙黑眸對視,各自閃過複雜的意味兒。

隨着發動機的轟鳴聲響起,重型運輸機在跑道上加速,而後引擎大亮,騰空而起。

飛機起飛後,滿天智走向了駕駛室,滿欣欣則坐到江凡身邊,眉頭緊縮,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江凡倒是平靜,閉上雙眼,組織着面見總領後的語言。

見到總領和元老會後,要盡全力說服他們在全國推廣覺醒儀式,這必然要克服各種勢力的阻撓,任重而道遠。

滿欣欣不時瞥幾眼身旁的這個男子,心裏湧現一股很奇怪的感覺。

這感覺就像是見到了父親的戰友,那是一位老兵,從災難之初的血海里殺出,就算在說笑時眼眸里也藏有平靜和深邃。

「可是他看起來只有十八歲……」滿欣欣疑惑了。

她並不知道江凡的事情,因為消息已經被全網封鎖。

她只知道上級給的任務是不惜一切代價保護此人!

半小時後,江凡睜開眼,淡然地掃視四周,看到身旁的滿欣欣依舊一臉凝重,便說道:「小姑娘,你認識滿天智吧?」

一出口,機艙內的眾人便將古怪的目光集中到了江凡身上。

小姑娘?

這個少年江凡他們的連長滿欣欣為小姑娘?

滿欣欣畢業於軍校,現年二十三歲,可是這少年怎麼看都像是十八歲的高中生。

他是怎麼說出這種語氣的?

滿欣欣也是一怔兒,看了江凡一眼,回答道:「是的。」

江凡前世已經是個二十八九,歷經戰火的老兵了,所以說話難免帶着前世的印記,倒忘了現在他的身份只是個高中生。

「你父親可是一員猛將,」江凡想起前世滿天智在彈盡糧絕的情況下率領全軍將士和源獸肉搏,全部殉國的悲壯,不由說道,「你不應該誤會他的。」

滿欣欣愣住,接着是震驚。

誤會?

江凡知道她家裡的事情?!

滿欣欣的母親是一名頂尖科學家,在十年前遭遇不測,墜亡大海。

調查結果顯示,這極有可能是天使神庭所為,事務局立刻鎖定了暗殺者。

然而,當時包圍了天使神庭暗殺者的滿天智卻放那些人離開了。

從此,滿天智背上了罵名,滿欣欣悲憤之下與父親決裂。

後來這件事被壓下,只有少數人知道內情。

「滿天智將軍很不容易的,」江凡看着滿欣欣,猶如一位長者說道,「當時所為是迫不得已,一旦衝動開戰,九州不說必敗,也會損失慘重。」

滿欣欣沉默下來,看似平靜,但緊握的拳頭出賣了她的心情。

「我知道……」滿欣欣從牙縫裡擠出這幾個字,「可是我接受不了……明明證據確鑿,就是那幾個人乾的!」

江凡搖搖頭:「小姑娘,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你的父親,應該更痛苦,他不得不放走那些人,因為國家羸弱,無力承擔憤怒。」

滿欣欣貝齒咬着嘴唇,閉口不言。

「飛機即將進入齊魯荒野區,全員提高警戒!」廣播里響起男中音 ,「重複一遍,飛機即將進入荒野區,全員提高警戒!」

眾人精神一凜。

戰爭後,由於核武爆炸和源獸屍體遺毒,九州大地上形成了數個人類無法生存的荒野區,這些荒野區將九州大地分為了九個部分,彼此之間僅有數條公路鐵道鏈接。

荒野區內不僅有殘存的源獸,還有各種變異的地球生物和一些犯罪組織,極度危險。

運輸機向前飛行,掠過蒼茫的大地,周圍出現了一團團陰雲。

江凡眉頭緊皺,盯住了窗外的陰雲。

他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這些陰雲,可以查勘嗎?」江凡問。

滿欣欣伸手啟動通訊器:「我幫你問,駕駛艙,請問雷達上顯示雲團有異常嗎?」

「無異常!」男中音回答。

江凡沒有因此放鬆戒備,丹田內的銀丹緩緩旋轉着,隨時準備將靈炁輸送至全身。

見到江凡這個樣子,為了讓江凡放心,滿欣欣抬頭對眾士兵吩咐道:「保持最高戒備,隨時準備戰鬥!」

「是!」眾士兵齊喝出聲。

運輸機緩緩前行,距離那陰雲越來越遠。

待得雙方的距離拉開了五十千米後,江凡總算舒展了眉頭。

滿欣欣暗中鬆了口氣,同時疑惑地問道:「你覺得那雲團有問題?為什麼?」

江凡平靜地說道:「直覺。」

「直覺?」滿欣欣眨了下眼。

直覺這個東西是在戰鬥中獲得的,面前十八歲的少年,能有什麼直覺?

也不能這麼說,這個少年看起來不像少年。

在運輸機飛遠後,那團陰雲里,一隻百米龐大的巨獸露出了身形。

它通體烏黑,背生骨翼,巨大的尾巴上布滿倒刺,三雙血眼散發著幽冷殘暴的光,在它頭頂的雙角間,站着一個金髮男子。

如果有老兵在,一定會驚悚地指着巨獸說:「六階王級源獸!?」

「目標飛遠了……」金髮男子望着運輸機消失的方向,遺憾地說。

片刻後,耳麥里傳來座天使莫爾的聲音:「在你頭頂,有九州的兩名皇級強者……」

金髮男子瞳孔驟縮,猛然抬頭。

「放心,你不動手,他們不會動手,現在不是撕破臉的時候。」莫爾幽幽地說,「不過你已經暴露了,儘快撤回來吧。」

「是。」金髮男子喘着氣,背後冷汗涔涔。

他只是個王級,如果九州的皇級強者出手,他必死無疑!

京城軍事基地機場。

運輸機平穩地降落。

艙門打開,滿欣欣帶領黑甲戰士率先出艙警戒,之後是滿天智。

在與機場的黑甲部隊對接後,滿天智對江凡揮了揮手。

基地內早已肅清,空曠的大道上,兩名身穿黑衣的事務局人員走上前,迎接從機艙里走出的江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