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九州國。

江南城市群,江城市。

今天是六月三日,九州國例行舉辦一年一度的祭神大典。

在江城第一高中的操場上,幾千名學生列隊站立,中間擺放着一台巨大的青銅方鼎。

香霧繚繞,兩名祭司誦讀經文,舞劍祈福。

然而在高三的隊列里,學生們都在拿着小冊子背書,並沒有關注這本該肅穆的祭神大典。

老師嚴厲的目光掃視眾人,忽然看到了一個抬頭看天,沒有背書的學生,不由怒斥道:「江凡,你在幹什麼?」

一個長相俊朗的男生將目光從陰沉的天空收回,若有所思,他看向老師,平靜地說道:「觀天。」

「觀天?觀什麼天,」老師頓時皺眉,批評道,「都快高考了,還胡思亂想?」

在當今的教學體系中,奇門八卦和修鍊之術也作為了高考科目,不過只是副科,分數不高。

「觀天並不是胡思亂想,而是一種冥想類的修鍊方式,讓精神空靈,以求天人合一。」江凡說。

「你還懂得觀天的定義,」老師冷哼一聲,質問道,「不知道課本上的其他重要知識你記住了多少,你告訴我,為什麼會有這個祭神大典?」

江凡神色如常,但眼中透露着與這個年紀不相符的冷光,他開口道。

「紀元1100年,異星入侵,龐大的隕石群攜帶異星生物源獸降臨藍星,人類的武裝力量難以阻擋,損失慘重,在短短一年內有十幾億人死亡,上百個國家覆滅。」

「但在1101年,西方教廷從古老教堂里找到了一尊神像,絕望至極的教徒們集體向其祈求救贖。」

「結果,神像居然復活,化身為九階古神——六翼熾天使米迦勒,其手持烈焰長劍,斬殺了遭受核武攻擊而不死的強大源獸,拯救了一方人民。」

「以此為開端,世界各地人民紛紛找到所屬的神像,向其虔誠膜拜,祈求救贖。」

「於是,西方天使神庭、北歐奧丁神殿、奧林匹斯宙斯聖殿、中東沙漠軍團、美大洲羽蛇神等古神勢力一一復蘇,他們自身實力強大,還會在人間收服信徒培養,以此人類成功阻止了源獸的屠殺。」

「而古神在培養信徒的過程中誕生了一個修鍊體系,該體系共分九階,為鍛體、武者、武師、宗師、大宗師、王、皇、半神、神!每一階內又分為九段,其中,每一段的提升都是綜合戰力的翻倍!」

「在古神的帶領下,人類開始反擊,奪回故土,重返家園,經過十年的慘烈戰爭,基本剿滅源獸。」

「1110年,反抗異星入侵的戰爭勝利結束,倖存的人類在古神庇護下在全世界各地建立了神國並一直維持至今。」

「但是,我九州國一直未有神靈復活,在戰後的世界體系中逐漸衰弱。國家每年舉辦祭神大典,希冀感動古神先祖,庇護九州。」

「很好。」老師點了點頭,眯眼問道,「那你告訴我,『九州之恥』是什麼?」

江凡聞言眼神微寒,深吸口氣,回答道:「所謂『九州之恥』,是指1134年,西方天使神國派遣七階座天使莫爾攜帶八千信徒前往九州,逼迫九州國簽署《莫爾協定》,規定九州國每年向西方神庭交納保護金,給予西方人片面最惠國待遇……」

「此後,美洲羽蛇神神國、白象神國等十二強國也紛紛派出神靈逼迫九州國簽署不平等協定,這件事被稱為『九州之恥』!」

說到此處,不少同學停止背書,表情憤怒起來。

顯然,他們對九州之恥深感屈辱。

「那你知道為什麼會有『九州之恥』嗎?」老師接着問。

「因為九州無神!」不待江凡回答,一個髮型誇張,穿戴名牌衣物的男生隨口道。

「張昊,你放屁!」一個胖墩頓時反駁。

「呵呵,」張昊冷笑起來,挑釁地看着胖墩,「胖子,你說說,九州有過什麼神靈?」

胖墩噎住,嘴角抽搐。

「從1101年到現在的1151年,整整五十年,九州國沒有誕生過一個神靈,我們每年舉辦祭神大典,可無論人們再怎麼虔誠地呼喚,他們沒有任何顯靈跡象,」張昊吹起自己的劉海,攤手說道,「要我說,我們還是臣服於西方算了,信仰他們的神靈,這樣還能苟活!」

同學們激動起來。

「你說什麼呢!?」

「張昊,別以為你拿到了西方定居權就多麼了不起,看不起我們自己的國家!」

張昊則一臉不屑。

在他看來,這些人都是愚民的孩子,只有他這樣可以移居西方的人才是明智的,他不屑於與他們爭吵。

「可憐的人啊,沒有神靈庇護,等我去了西方,信仰天使上帝,活得比你們瀟洒百倍!」張昊冷哼一聲。

喧鬧聲漸漸平息,老師催促同學們繼續背書。

江凡看着一臉悲憤的胖墩,那是他的好朋友老騷。

「老騷,你會看到我們九州自己的神的!」江凡眼神銳利,在心中默默地說。

他是個重生者。

前一世的江凡作為九州軍少將死在了1160年,那時第二次異星入侵戰爭爆發,沒有神靈的九州拚死抵抗,傷亡數億,依舊亡國。

戰爭中甚至有一些西方神靈故意將源獸引向人口最多的九州分散壓力,給九州國造成了重大傷亡。

血債、恥辱、復仇!

戰友們臨死前的眼神,人民慘死的景象,江凡永遠不會忘記!

此番重生,定要彌補遺憾,洗刷恥辱!

前世無數科學家的研究表明,九州並不是沒有神靈,而是因召喚方式不對而沒有出現。

不同於西方神靈的神像復活,九州神靈是血脈覺醒,只需要向代表神靈的意象虔誠念咒,人們便有幾率覺醒,擁有神力!

因為,九州人民全是古神先祖的後代,而不是西方那樣臣服於神的子民!

而促進血脈覺醒,需要使用正確的古文字作為符號,以特殊的古發音念出。

然而,第二次異星入侵戰爭的末期,九州國才掌握了這些古發音與古文字,當時覺醒的戰士已經沒有時間修鍊,只得倉促迎戰,結果無疑是悲壯的。

「現在距離第二次異星入侵還有4年,」江凡眼神堅毅,「4年時間,足夠我們九州培養自己的強者了!」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去覺醒己身!」

江凡再度看了看窗外的天色。

陰雲匯聚,一場大雨即將降臨。

「江凡,你怎麼一直向外看呀?」身旁,一個藍衣白裙的黑髮女孩輕聲問道。

江凡對女孩微微一笑:「沒什麼,今天天氣預報是雷雨吧?」

「是的。」女孩點頭。

話音剛落,忽然一道電光穿破陰沉的天空。

幾秒後,雷霆的轟鳴從天邊傳來,震耳欲聾。

下一刻,狂風驟起,大雨傾盆而下。

「完蛋,下雨了,祭祀典禮怕是要取消了!」一位高二的同學懊惱道。

「還祭祀典禮?」高三的同學則說道,「快要高考了,別想那些有的沒的,不如多看看書!」

廣播響起。

「同學們,因天氣原因,一年一度的祭祀典禮取消,請同學們返回教室,抓緊學習……」

「好啦,同學們都回去吧,趕緊複習!」老師愉快地揮手。

同學們列隊返回,江凡卻沒有動。

「江凡?」老騷問,「你咋不回去。」

「這是祭神大典。」江凡冷冷地說,「遇到點小雨就回去……連祭祀古神先祖都如此敷衍,先祖怎麼會庇護?」

老騷老臉一紅,撓頭說:「唉,沒辦法,還得高考呢……算了,我陪你站着!」

「我一個人站着,你先回去吧……」江凡搖了搖頭。

一會兒的覺醒會引發神跡,老騷在操場可能被神威誤傷。

「那好吧,哎,你最好回來……」老騷說。

大雨瓢潑而下,瞬間淋**天地。

操場上很快空曠起來,只有江凡一個人站着,待得所有人都離開,他獨自向大鼎走去。

兩名老祭司正忙着收拾東西,見雨說下就下,索性把東西隨便一扔,跑回了樓里。

「走嘍走嘍,下完雨再收拾!」

「香還沒滅呢,這是不是有點不尊敬古神先祖?」

「尊敬啥啊,你信九州有神嗎?」

「也是……」

江凡聽着祭司們漸漸遠去的低語,沉默着撿起被扔在地上的青銅劍,輕輕撫摸着劍身。

雨水砸下,沿着青銅劍滑落,映出江凡堅毅的面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