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覺醒雷霆之力,我九州皆神 第5章_塔靜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在外界局勢緊張混亂起來時,江凡完成了覺醒。

雷霆消退,大雨如瀑,卻沒有了狂暴的意味,反而多了一絲平靜。

天地間,不可見的靈炁以難以置信地速度鑽入江凡全身,從毛孔到血管,從肌肉到內臟,靈炁滲入細胞,進入基因鏈,將那塵封的力量釋放而出!

江凡感到周身熾熱,宛若火焰在燒灼,雨水落在他身上,爆發出「滋滋」的聲音。

江凡咧咧嘴緩解疼痛,內心喜悅。

這是靈炁在改造細胞!

「不知道能達到什麼境界,前世覺醒時我是三階武師一段,已經算是同齡人中的佼佼者……然後,短短一年內,我便修鍊至六階王級!」江凡目光期待,盤腿坐下。

半個小時後,靈炁風暴平息,江凡睜開了雙眸。

洶湧的力量奔涌在血脈之中,令江凡精神一振。

他感受着丹田處的靈炁,腦海里出現了一顆銀丹。

銀丹緩緩旋轉,其上有三道紫色印痕,周圍白色霧氣繚繞。

「四階宗師三段!」

江凡握緊拳頭,內心澎湃。

這次的血脈覺醒,比前世高了整整一個階級加上兩個小段。

這樣修鍊下來,一年之內絕對可以成為六階王級強者!

平復呼吸後,江凡看向前方。

教學樓不知何時被緊急疏散了,沒有一個學生和老師。

取而代之的,是一名名身穿黑衣的事務局人員,他們立在風雨中,猶如一個個雕像。

十米處,站着一個國字臉的中年人。

「你好,」周天立走上前,對江凡伸出手,「我是九州國江城事務局局長周天立!」

江凡與之握手,回道:「你好,我是江凡。」

「江凡同志,剛剛的異象,是你所引發的神跡嗎?」周天立直接了當的問,眼神里壓抑着激動。

「對。」江凡點頭。

「那神靈呢?沒有神靈復蘇嗎?」周天立目光疑惑。

按照國外的慣例,神跡出現後必然會出現一個復蘇的神靈,可是現在神跡消失,他環顧四周並沒有發現神靈。

江凡微微一笑:「周局長,我們九州跟國外可不一樣,我們並不是召喚神靈,而是促進每個人的血脈覺醒!」

「什麼意思?」周天立懵了。

江凡張開雙臂說道:「我們每個人,都是古神先祖的後代!」

「什麼!?」周天立眼睛睜大,難以置信,「我們是古神先祖的後代?」

「是的,」江凡解釋道,「我們每個人覺醒時會看到古神先祖,而所看到古神先祖的級別,決定了你的潛力。」

「那那位在陰雲里的龐然大物是?」

「初代雷神,龍首人身,又稱雷公、雷祖、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

江凡看了眼還在消化這些信息的周天立,知道以他的級別接觸不到那些隱秘,便說道:「周局長,我希望立刻面見我九州國總領!」

周天立回過神,與江凡對視,看到後者那沉着冷靜的目光,心中升起一抹古怪的感覺。

他感覺,對方心性成熟,所知甚多,像個讓他看不透的謎團。

可是江凡才十八歲啊。

「好,神跡之事事關重大,上邊已經在關注了,我立刻將你的要求上報!」周天立說,「在此之前,請處在我江城事務局的保護下。」

「嗯。」江凡點頭。

在護衛的保護下,二人登上一輛黑色轎車。

轎車駛出校園,在肅清過的道路上直奔事務局而去。

道路兩側站滿了行人,他們大多神色激動,朝着車輛揮手。

「九州有神!」

「九州國萬歲!」

呼喊聲透過窗戶傳入江凡的耳朵,周天立也看向江凡,笑着說道:「你現在可是我九州國的希望了!」

江凡一笑:「我只是個開始,以後,我們每個人都是自己的希望!」

轎車在一棟十層大樓前停下。

車門打開,護衛保護着二人下車。

江凡抬眼看去,只見事務局前方,一個白玉天使雕像矗立在雨中,雙臂伸展,雙手捧着什麼,一臉悲憫之相。

「我們九州國的事務局,門前怎麼擺放了一個天使雕像?」江凡問。

周天立嘆口氣說:「小兄弟,我們九州沒有神靈指導信徒,修鍊者修鍊速度太慢,這個雕像是半月前送來輔助修鍊的,其實,上面已經在做西方神靈信仰的推廣工作了……」

眼見江凡拳頭緊握,周天立苦澀地解釋道:「也是沒辦法的事,我們在高端戰力這塊被卡的太嚴重了!偌大的九州,連一個八階半神都沒有。暫時信仰西方神靈,可以獲得西方神靈的傳承,提升我們的修鍊速度……」

「信仰二字不是那麼簡單的。」江凡搖頭說,「一旦信仰西方神靈並獲得傳承,那麼便很難效忠我九州了。」

周天立和秘書對視一眼,皆是苦笑。

他們何嘗不知,然而這是無奈之舉啊。

九州如今內憂外患,急需高端戰力鎮守,培養五個,哪怕有一個效忠九州便夠了!

走入事務局,江凡被安排在二樓的一個房間,護衛們層層守衛,等待京城的人來接江凡。

事務局外也有一些民眾和記者,他們在警戒線外喧鬧。

「請問我們可以採訪嗎?」

「我們要見江凡……」

兩個身穿樸素衣物,戴着帽子的男人靠着電線杆,似是偶遇般交談着。

只不過路過的人只看到他們張嘴,卻聽不清他們在說什麼。

「藤田君,你能明白嗎,上峰的話是什麼意思?」多田君問。

藤田君眼神陰冷,說道:「多田君,上峰的話很明白了,我們是時候為大和國捐軀了!天照大神保佑!」

多田君咬了咬牙,想起家中年輕的妻子,心中一陣悲涼。

本來他只是做潛伏工作的,可九州突然出現了神跡,並且線索集中在一個九州人身上,那麼,他們刺殺那人的任務也就下達了。

「不能讓九州擁有神靈,否則將嚴重影響我們大和國在東亞的地位!」藤田君從懷中掏出兩枚膠囊,「吞下它,我們的戰力將提升到四階,只要逼近那個江凡身邊,就引爆身上綁着的烈性炸藥,炸死江凡。多田君,雖然行動倉促,但希望你我竭盡全力!」

多田君重重地點頭:「嗨!」

兩人就在門外等着,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護衛們開始疏散周圍人群,隨着人流的稀疏,多田君和藤田君顯得格外突出起來。

一個護衛走到二人面前,伸出手說道:「請兩位先生離開這裡!」

藤田君微微一笑:「請問我們九州的……」

「無可奉告,請立刻離開!」護衛眉頭一皺,他注意到了兩人拳頭上纏繞着鐵鏈。

藤田君和多田君相視,眼神一狠,而後同時咬破了嘴中的膠囊。

頓時,火辣辣的感覺順着食道擴散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