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吃個桃桃,好騷騷......

第九章 黃金『噴射」機

陷入如此尷尬的境地,該說不愧是你嗎光同學?

光年:管我屁子啥事¯(°_o)/¯

再看鐘雨煙已經羞憤不已,偏着發熱的小腦袋數腳尖去了。

估計還在回味剛剛莫名開啟的奇怪屬性吧。

光年一瞅她那臉紅的像是燒鍋一樣,瞬間樂了。

隨即津津有味地欣賞了會她羞赧的側顏,便沒再過多停留。

這時,一直被兩人忽略的眾吃瓜們騷動起來。

隔着過道不遠的苗健還在躺屍,可能那一巴掌用力過猛,腦部受了些震蕩吧。

騷亂的源頭就只能是光頭男了。

只見他披着一身髒兮兮的西服,腦袋腫得像個豬頭。

搖搖晃晃地像殭屍一樣從地上爬起來,但由於公車行駛的原因。

一個站立不穩,又一屁股坐了回去……

如果細看的話,不難發現他的表情乃至眼神都發生了變化。

一股無處遮掩的怨婦氣質散發。

好像一個新婚沒多久就被丈夫拋棄的小媳婦。

活脫脫像個深閨怨婦。

但接下來的一個動作,讓光年瞪大了眼睛……

「嗯哼~~~~」

只見光頭男媚眼如絲,一聲嬌哼,兩隻粗短的手指捏在一起。

硬是做出了一個蘭花指。

再配上那開始時鼻腔內擠出的一聲『嬌哼』,光年感覺自己眼睛要瞎了。

然鵝,事情絕不會這麼簡單。

珠玉在前,下面自然有大貨!

果然。

他用媚眼掃視一周,然後甩了下那根本不存在的**浪,緩緩抬腿,做出了一個自以為很嫵媚的姿勢。

在吃瓜們震驚的眼神下。

那隻蘭花指輕輕捏住西服褲子的下擺,緩緩往上撩並露出了一個得意的神情。

隨着褲擺的緩慢上移。

露出了一條白花花黏滿了粗黑的腿毛,密密麻麻的宛如一條天然的毛褲。

動作輕柔得讓所有人都將視線停留在他身上……

「唔嗯~」

另一手也沒閑着,順着那隻被撩起的大腿伸手搭在上面。

輕撫着腿毛,優雅的緩慢拂過。

看起來像是在穿一條不存在的絲.襪。

「吃個桃桃~……」

那尖細卻富有某種磁性的奇怪嗓音。

硬要說的話就跟個太監一樣。

所有人:(╯°Д°)╯︵ ┻━┻

光年裂開了!

鍾雨煙也瞎了!

在場的所有人看見光頭男就跟見了鬼似的。

好傢夥,光年終於反應過來這是『鎖喉小黃桃』的功效了。

真想立馬就敲一波666……

太踏馬秀了啊!

震驚你媽三觀一萬年!

「眼睛,我的眼睛,我踏馬瞎了啊!!!」

「真不要臉,這兒還有孩子呢!」

「穿的人模狗樣的,原來是個便宜貨……」

眾吃瓜:「你他媽再看我一眼試試?」

光頭男:「吃個桃桃~❤……」

你踏馬不要再疊詞詞了啊ヽ(#`Д´)ノ!

「歐——」

所有人都崩潰了。

除了依舊趴在那還在裝死的苗健。

這輛車內幾乎無一人倖免。

帶孩子的大媽捂住了小孫子的眼。

打扮時尚的美眉忍不住彎腰嘔吐。

看起來充滿正義感的小哥破口大罵。

鍾雨煙捂着小嘴,一臉不可置信。

就連司機師傅也是默默看着後視鏡,掏出一副墨鏡緩緩戴上……

真是辛苦您了。

可以說,光頭男這波算是惹了眾怒。

可謂是天怒人怨,索性沒人一個忍不住衝上去把這傢伙暴揍一頓。

大家都是有素質的『好公民』。

不過,接下來想揍也沒這功夫了。

小黃桃的功效還沒發揮完。

光年剛剛想了一下,腦子就擅自超常發揮了。

『鎖喉』『兒時的回憶』『元素周期表』能聯想到啥?

當然,也不一定……

砰一聲響動打斷了柯偵探的瞎jb推理……

光年的眼睛緩緩瞪大。

耳邊的異響緩緩清晰起來!

因為他聽到的明明是『buuuuu~』

腦袋還沒緩過神,「……噗嚕!」

這是由於巨大的衝擊力受到衣物的阻隔,兩者互相震蕩產生的奇異聲響。

這他ma,是拉了啊!

瞪大的雙眼猛地一睜,牙齒瘋狂打顫。

一滴冷汗隨着那股從明確方向飄來的惡臭流下,渾身汗毛豎立。

「淦!!!」幾乎是從牙縫裡蹦出。

他咒罵一句,幾乎是狂吼出聲。

「臭光頭,我艹泥馬!!!」

一瞬間,無數思緒在他腦海內疾速運轉。

但那股惡臭和一聲聲宛如催命般的噗嚕聲卻把他理到一半的思緒打斷。

呼吸陡然停滯……

下一瞬!

他想都不想,拉起鍾雨煙的小手就往外跑。

也不知是不是由於豬腳光環的原因,這時公車的車門由於到站打開了車門。

鍾雨煙眸子里充滿了疑惑,還沒反應過來,小手安分地蜷在光年的手心裏,就任由着他牽着走……

而此時光年聽到身後那宛如催命符一般的『噗嚕』聲,心急如焚。

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剛好衝到車門附近的光年的攬住鍾雨煙的肩膀一咬牙,縱身一躍!

其實也沒多高,就是被嚇得。

只要在裏面多呆三秒。

光年敢保證,身上絕對會被染得杠臭!

他可不想被熏得像個臭鼬。

落地後。

趁那群人還沒反應過來,轉頭不忘把那兩個自動門扒拉上。

給這群吃瓜們添了把猛料!

看着臨走還不忘主動關門的光年,司機師傅不明所以。

但還是在心底暗豎起個大拇指。

「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做,但……小伙砸,好樣的!」

然後毫不猶豫地踩油門駛去,完全不理會還有沒有人要坐車。

此時路邊的公交站點。

一個戴着耳機,剛剛伸出手的靚仔愣在原地,呆若木雞(。ŏ_ŏ)……

司機,我還沒上車吶!

此時公交車內。

遇到了好人好事的司機師傅心情極其暢快。

手上動作沒停,換了個檔,哼起了小曲~

這一路上自然是心情愉悅。

他下意識瞥了眼後視鏡。

嗯,沒事,年輕人有活力是好事,但這地他不冰嗷。

不像自己,現在身子骨也老了,嗨不動嘍。

「嗯?嗅嗅ing.」

猛然皺了皺眉,他眯起了眼。

鼻翼抽動兩下,仔細地捕捉着剛才那股奇怪的味道從何而來……

嘶~好奇怪的味道,濃厚……像是上等黃豆醬在持續發酵,樣我再聞聞……

鼻翼小幅度抽動,然後……

「嗅ing,嘔∑(っ°Д°;)っ——」

猛然間,一股惡臭上腦。

正在回味黃豆醬的司機一個不慎,直接被熏得失去意識。

啪~

頭一歪——

趴在了方向盤上!

司機昏倒,車子失去控制!

哐哐哐~吱吱吱~

宛如大廈將傾,車廂不堪甩動,發出了像是要肢解的哀鳴。

輪胎在地上摩擦,漂移~

而車廂內的吃瓜們一個個無力的就像破娃娃,被甩得到處飛。

「靠腰!司機暈啦……」

慘叫聲四起,一聲聲碰撞聲傳來的肉感直擊人心!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