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賞你個大逼兜子

第六章 你踏馬是不是故意的

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

剛開始見到苗健這個人時,光年根本連想都不想。

那種姿態,光年覺得這種人壓根不會出現在他的世界裏。

既非親也非故,平時沒有來往,意氣也不相投。

就算是同班同學,也不可能給他留下什麼印象。

因為這種人壓根不配在他的腦海里佔據一席之地,哪怕是一點的位置都不可能。

但就在苗健迎面走來的一剎那。

兩人目光匯聚,發生了絲絲碰撞。

他心神一盪,彷彿想起來些什麼。

「是不甘么……」

記憶的某處。

關於苗健的絲絲縷縷像是垃圾一樣擺放着。

光年想起來一些了……

兩人之間貌似有過節,但並不純是針對他的。

但現在硬要解釋還有點麻煩。

畢竟他才剛剛回來,三年中的大部分的記憶都還沒有消化完。

看來低配光年很不給力啊……

這邊吐槽着。

那邊的苗健神色狠戾。

在幾步逼近光年時竟然在三米內完成了一個助跑。

消瘦得過分的軀體宛如皮筋一般驟然拉長!

手臂在空中猛地一盪……

緊接着一個大躍步,手臂在空中掄了個半圓,藉著那股子慣性就朝他砸去。

順着那股呼呼的風勢,光年眼神微微一凜。

他看到苗健的胸口處有一顆極其微弱的紅光在閃爍。

一縷信息划過腦海……

「這就是尚未開發的星火種子嗎……」

星火種子這種東西是這個世界上大概每個人都會有的。

雖然大部分人沒辦法喚醒星火成為氣血武者,但憑藉著素日的生物調息勉強也能積累一些血氣滋補自身。

像苗健這種只有8%的星火親和度,星火滋補自身的程度是微乎其微的。

但憑藉著年輕,氣血活泛,可以將其轉化到最大化。

一瞬間,無數條信息分析在光年的腦海里。

許多陌生的東西被他一一解讀。

他深呼了口氣。

身軀微側,重心後移,同時右手攬過鍾雨煙纖瘦的肩膀,輕柔地將她撥到一旁,將兩人從並排站立變成側立。

光年身側在前,面對即將落下的重鎚沒有一絲慌亂。

只見其左手微動,一道隱晦的紫芒閃過。

一個極其細小的漩渦浮動,彷彿有什麼在注入。

空氣中那微渺的靈氣發揮了作用。

他兩腳站定,一身氣力匯聚腳下,宛若生根。

身軀宛如泰山般屹然不動!

面對極速砸來的拳頭,也只是頭部微側,不避反迎!

就在雙方即將爆發衝突時。

光子來了波助攻——

「叮,檢測到宿主身臨險境,系統自動為宿主突破【人體限制器】。」

「提示:當前宿主力量上限為二百斤,力量屬性已自動提升為二百斤……」

緊接着,一股源源不斷的能量匯入。

溫和,舒適。

宛如泉水一般咕嚕咕嚕地注入……

力量增幅!

聽到突如其來的光子助攻提示,光年面色浮現一抹冷笑。

啥都不說了,給力嗷!

苗健的拳頭快,光年的速度更快!

就在苗健的拳頭快要碰觸到他時,陡然抽拉聲爆響!

空氣中好像有什麼炸開了一樣……

左手以一種快到看不清的速度一巴掌掄在苗健臉上。

「啪……」

苗健只覺眼前一花,一股巨力傳來——

手掌砸在他的臉龐上,一股像是灰塵一樣的粉末炸開!

苗健身子當場就倒飛了出去。

「……咣當!」

那一擊快得驚人。

所有人都覺得眼前一花,隨着一道清脆的碰撞聲響起。

苗健只覺臉部劇痛一瞬,身體肌肉一麻,頭好像灌了水泥,重量牽扯着脖子連帶着全身不受控制的向後飛去。

光年後發先至,一記掌摑宛如鞭撻!

猛烈的碰撞炸開。

吃瓜們只聽抽擊聲宛如一道雷鳴擊落!

嗡鳴聲在耳內亂竄……

待場面微微穩定下來。

地上躺倒的居然是搶佔先機的苗健,而不是處於劣勢,看起來被動的光年。

短短几秒,勝負已分!

眾吃瓜都獃獃地看着這一幕,彷彿還沒從震撼中回過神……

連一旁的鐘雨煙都怔住了,小嘴微張,傻傻的樣子十分呆萌。

連此刻她已經被光年攬入懷中都毫不知情。

「……唔!」

突然間。

倒地的苗健沒有疼痛而嘶聲大叫,而是口吐白沫,開始劇烈抽搐。

一整個人彷彿中了癲癇。

手腳都開始不受控制,直晃動腦袋吐白沫……

【絕望指環】,麻痹屬性150%!

「廢物……」

後方的光頭男眯着眼睛,低聲咒罵。

犯病居然挑這個時候犯,沒錢治病嗎?

真是無可救藥的低等人。

浪費感情……

光頭男當然不知道這是系統道具的作用。

只道是下等人骨子裡的基因病。

看着那個依然矗立的身影。

光頭男知道自己輸了,撇了一眼站在原地的光年,乖乖閉上了嘴巴。

將血晶不着痕迹地收入公文包。

滑溜轉身正要坐到座椅上。

屁股還沒碰到座椅,就聽到一道清朗的聲音響起,打斷了他的動作。

「喂,死禿子,讓你坐了沒!」

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當眾吃瓜剛從震撼中反應過來。

一聽這話。

一整個都蚌埠住了……

眾吃瓜:o_O???

「這劇情展開……是要剛起來了呀!」

「哎呦woc,這年輕人!」

「哈哈,剛才那一巴掌是真犀利……」

「接下來是要干那死光頭,嘖嘖嘖,精彩!」

看着這愈發有趣的展開,眾吃瓜一個個都迫不及待地摩拳擦掌。

恨不得下一個上場的就是自己。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哈哈,爽!

光頭男緩緩站起身,看着面前這個氣息怪異的男孩,眯起眼睛。

促狹的細縫裡閃過一抹狡黠,語氣陰森道。

「坐了,又怎樣?」

剛剛被攪了雅興,已經準備放棄了,就當是出門沒看黃曆。

沒想到這小子又不知死活的糾纏上來了。

當真是不知『死』怎麼寫么……

微微昂着腦袋,鼻孔上抬。

夾着公文包,一身昂貴西服的他從始至終連那雙被擦得晶亮的皮鞋都不曾臟過。

此刻正目露凶光,一臉猙獰地看着光年。

他還真不信光年敢動他。

眼前這個着裝有些寒酸,體型瘦弱得彷彿一陣風便能吹倒的高中生顯然不是氣血武者。

不是氣血武者,那就好辦了。

整死普通人的方法可太多了。

而且還是個未經風雨的普通高中生。

又怎麼懂得欺詐算計,黑暗暴力?

現在這幅強硬的樣子也一定是裝出來的。

對他根本沒有威脅。

對,一定是……

「小子,你可要想好了,我是薔薇學園的董事,我只要一個電話,你們青藤一中就會立馬開除你。」

「不僅是青藤一中,咲光三中和銀月附中都不會收你的,考慮清楚再動手,年輕人……」

光頭男語重心長地誘導着光年。

明明是他欲猥褻鍾雨煙在先,現在卻硬以一名長輩的姿態說話。

彷彿一切都是為了他好一樣,可笑至極。

那副醜陋的模樣實在是噁心到光年了。

好像是把臉湊到光年的面前,說,「你打我呀,來打我啊,我的臉和屁股一樣欠揍!」

雖然沒直接說出來,但觀眾老爺們都知道是這個意思。

所以他也果斷不裝了。

這輩子都沒見過這下賤的人。

平了平心態,放平呼吸。

這樣的人,已經沒必要留手了。

思慮間,一道莫名的微笑悄然浮現。

冥冥中,一道交易已然達成。

光年像是一名兢兢業業的侍者,用禮貌卻不失肅穆的口吻,道:

「催逝業務已接收,恭喜您成為第一名催逝目標。」

「萬界最強催逝,見習催逝員感謝您的指派。」

「就算身在天涯海角,保證也能給你催逝到家……」

言語中字裡行間充斥着紳士的優雅,彷彿剛剛一連串發生的事都和他無關。

明明說的是同一種語言。

可光頭男硬是聽不懂光年嘴裏嘰里咕嚕的在說些什麼。

但有種不好的感覺縈繞着他,讓他心頭一緊,仿若大禍臨頭!

他眉頭一皺,「小子,別以為這樣就可以糊弄過去……」

然而迎接他的卻是一記毫不留情的耳光!

「……啪!」

清脆聲悅耳。

這一巴掌直接把他嘴都扇歪。

猝不及防的光頭男本來就沒站穩,這一耳光下來直接被抽得螺旋倒飛——

肥胖臃腫的身軀像是陀螺一樣在空中極速旋轉。

然後在牛大的定律下轟然砸落!

如同皮球一般在地上彈了兩下才滾落一旁。

絕望指環的各項屬性被光年發揮到極致!

尤其是15%閃避和35%攻擊的加成。

看似作用不大,實則在合理的發揮範圍內,這樣的加成就是極致了。

「賞你個大逼兜子……」

扇完,嘴裏還不忘罵罵咧咧。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