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星火親和度

第四章 全民氣血復蘇

一邊的鐘雨煙更加緊張起來。

因為她天生第六感很強。

一直在默默注視着光年面龐的她,讀懂了其中的變化。

眸光似海,意蘊深沉。

彷彿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星河決於頂而面不驚。

這是一種潑天的大氣概!

然而在這種令人震撼的意志下。

鍾雨煙分明嗅到了一股大災難來臨前的毀滅氣息!

眼前這神情不屑,一副鼻孔朝天,瞧不起所有人姿態的猥瑣光頭男。

殊不知在他話落的一瞬間,死亡就已經降臨……

死神將鐮刀緊緊架在光頭男那脆弱的脖頸上。

靜待少年的一聲令下。

那顆光禿禿的頭顱便瞬間衝天而起……

在鍾雨煙看來。

此時的光年不再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

而是化身為一名手握百萬重兵,睥睨天下山河的絕世君王!

她望着光年宛如着了光輝,帥帥的臉龐,一時失了神……

兩條藕臂緊緊纏繞光年的胳膊,生怕一撒手就會跑了似的。

一方面,她有一種預感,眼前這個少年生起氣來會很可怕。

他怕光年衝動,這樣惹了禍端,對他是個麻煩。

這件事本就因她而起,最後把火都燒到光年身上,顯然是不公平的。

另一個方面,這張臉……是真滴帥!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在學校時還沒這麼有感覺。

看着看着……

小臉宛如着了火一般,紅彤彤的。

「哎呀,鍾雨煙你可真花痴,以後不能再這樣了……」

就這樣,反反覆復,某人陷入了自我催眠。

「咯嘣,蹦蹦蹦……」

眼看着小美人鍾雨煙將嬌軀緊緊貼在光年身上。

那一對他垂涎已久的大白兔已被擠壓得變了形。

而光年那副雲淡風清輕的模樣,落在他眼裡自然就變成了『享受』。

可惡啊,那可是他的位置啊!

光頭男目欲噴.火,差點將牙齒咬碎。

心中已經將他凌遲了個千萬遍!

這次的極品他可是盯了好幾天了,絕不能就此罷休。

強壓下心頭的怒火,冷聲道:

「小子,勸你識相點,別管這事。」

「青藤一中是培養氣血武者的重點高中,哦,你應該還沒點燃星火吧……」

「正好,我這裡有一枚一階中級的血晶,出自黑影,雖然不算稀有,但是價值你明白的吧……」

「神誕之夜即將來臨,屆時所有鬼怪齊出,多一份手段,多一條命不是……」

說著,光頭男從公文包里拿出一枚棱狀晶體。

指尖微微轉動。

微弱不易察的流光在指甲大的方棱狀晶體中流淌。

在落日餘霞的照射下熠熠生輝。

他高舉血晶,臉上掛着得意的笑容。

但落在光年眼裡,其實挺智障的。

他撇了撇嘴。

作為從驚悚世界裏拼殺出來的主,這東西他可從來沒缺過。

系統倉庫里至今還躺着幾千萬顆。

真是數都懶得數……

至於光頭男口中的神誕之夜他還真沒放在心上。

所謂『神誕夜』大概是一種二次覺醒的儀式。

這天夜晚的月亮會變成血紅色,預示着血氣暴漲,無數鬼怪猖獗。

參加二次覺醒的年輕人們可在這天夜晚獲得允許,以特定的形式在外活動,用來獵殺鬼怪獲取自己心儀的命技……

但大多數人由於處於覺醒期加之沒有資源淬體,大多只能獵殺類似於『黑影』這種低級鬼怪。

除了傳說中的那個打扮奇趣,會爬人家煙囪的神誕老人,悄咪咪的將神誕之夜最大的驚喜贈送給某個幸運兒的事件讓他比較感興趣外。

就沒什麼能吸引他的了。

但心中還是有些竊喜。

雖然小姐姐的覺醒期已經過去了,但這波神誕還是能祝福蛋兒他們一波的。

要不直接把神誕老人逮來燉湯,哈哈,簡直不要太殘忍!

不過,我喜歡……

自己小金庫里的寶貝,大大滴有……

隨便一神器都能殺得屍橫遍野。

到時哪個敢不開眼,死啦死啦滴!

「嘶,那是……血晶?還是品質不錯的一階中級血晶!」

「這可是好東西啊,要知道,氣血武者若不具備先天血脈,就得依靠外物覺醒,這血晶可是不二之選。」

「唉,小夥子,聽叔一句勸,拿着吧……」

「嘖嘖,多好的機緣啊,我咋就沒遇到呢!」

「趕緊拿着吧,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女朋友能當飯吃啊……」

「果然是大佬,出手就是闊綽!」

「唉,那可是一階中級的血晶啊,要是給我就好了,神誕夜定能一飛衝天……」

「大佬腿上缺掛件么……」

血晶一出,一片嘩然。

有的乘客眼睛圓瞪,細細地觀察。

有的則是與他人細聲交談,嘖嘖稱奇。

乘客們一改之前的姿態,全然忘了先前光頭男猥褻女生的事。

悉數將目光轉向光年這個看起來平平無奇的高中生。

至於那個猥瑣光頭男。

隨隨便便能拿出一個普通人至少奮鬥十年的血晶!

能是普通人?

反正他們惹不起。

所以這群人果斷地轉移目標。

將所有他們認為是大道理或處事經驗,甚至聽起來有些刺耳的話語。

像扔炮彈似的砸向這個看起來人畜無害的『普通』高中生。

尋常人家的孩子若是天資一般,便很難覺醒。

若是想要激發氣血,成為氣血武者,血晶是必須物。

因為裏面不僅有鬼怪的氣血精華,運氣好的話,說不定能得到一個命技傳承!

命技是鬼怪的天賦技能。這是他們賴以生存的殺手鐧。

品質越好幾率越大。

像是光頭男手裡的這塊,可以說是珍貴無比,有價無市。

一經出現就會遭到瘋搶。

畢竟有錢人多得是,但不是每個人都想拿命去賺錢的……

當然,這也跟黑影種群特性有關。

耳邊的驚嘆聲和恭維聲此起彼伏。

光頭男滿意地點了點頭,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這也是他為什麼時不時去坐『平民』交通工具的原因之一。

看着這群鄉巴佬沒見過世面的樣子,光頭男的虛榮心得到了滿足。

「怎麼樣,這顆好像很適合你啊~」

「要不這樣,你跪地上磕三個響頭,叫聲爺爺然後學幾聲狗叫,這枚血晶就是你的了。」

說完他拋了拋手中的血晶。

「怎麼樣,是不是很划算?」

落日西下,餘暉濃厚。

夕陽粘稠如血,光頭男笑了起來。

嘴咧得大大的,呲出來的牙肉分明。

像是惡魔的微笑,邪異又猙獰!

周圍人沒有注意到異狀,仍舊羨慕着,朝着血晶的方向,投以熾熱的目光。

彷彿要是那個血晶掉到地上,他們立馬就會像狗爭骨頭一樣搶奪。

黑影的血晶,對平民的影響力可是致命的!

改變命運,很可能就因為這一顆血晶。

所有人都無比緊張地盯着那隻手,或者說是那枚血晶。

但其中一道目光尤其炙熱!

那是一個和光年穿着同樣制服的男子。

中等身材,身子瘦得像是麻桿,稍微有些駝背,臉色微微呈菜色。

頭髮略長,沒有好好打理,顯得油膩晦暗,並且遮住眼帘。

面部有一半被長長劉海遮住,露出足以稱得上是尖銳的下巴。

說是陰沉又不太恰當,反正看上去讓人不太舒服。

此刻他正吐露着舌頭,一雙死魚眼死死得盯着那枚血晶。

絲絲涎水順着下巴兩側流下。

看着有些詭異。

但奇怪的是,周圍的人似乎沒人注意到這人的異狀。

看來這人存在感似乎很低……

「……爺爺!」

突兀的一聲響動。

打破了夾雜着細語的嘈雜環境。

所有人的動作都如同木偶轉動頭部一般僵硬。

「踏馬的,誰這麼下賤?嘴可真特么快……」

他們都想知道,到底是誰能為了一塊血晶這麼無下限。

連爺爺都叫上了?

真不知道這貨的爺爺知道了會不會從墓里爬出來索這小子的命!

心裏這麼想。

暗自卻後悔動作慢被別人搶先一步……

然而。

接下來讓他們更大跌眼鏡的事情發生了。

「呲溜——」

陰沉男慢慢俯身,手一撐地。

居然直接一個穿襠滑鏟,身子貼着地皮極速滑行。

刺耳的摩擦聲響徹。

但卻完美繞開每一個人。

像一條泥鰍滑到了光頭男的褲襠底下。

想都不想,直接無條件遵從指示。

然後迅速起身,在光頭男驚愕的目光下,直接『砰砰砰』就是三個響頭!

緊接着一臉笑容燦爛:「爺爺,可以把血晶給我了吧!」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