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鎖喉小黃桃

第三章 星火親和度

另一邊的猥瑣光頭男見身旁這小美人居然不動了。

不由得面色一喜。

認為鍾雨煙終於屈服了,當即色心大起。

果斷放棄之前摩摩擦擦的小動作。

伸出咸豬手朝着鍾雨煙嬌挺軟嫩的小翹臀摸去。

察覺到了背後的異動。

鍾雨煙只是絕望地閉上了眼睛,尚還掛着淚珠的小臉在這一刻又慘白了幾分。

剛剛還有點納悶的光年更迷惑了。

一會兒沒看你咋還哭上了?

哭就哭咋還閉眼睛呢?

感情是認命了,整花活?

撓了撓頭,自己這沒壞人好事吧!

畢竟這年頭玩的比這花的人海了去了。

想着想着,思緒逐漸脫離正軌,表情也隨之猥瑣起來……

無數大老師在腦海內紛飛。

如果讓鍾雨煙知道他此刻的想法。

一定會想掐死他……

擦了擦口水,思忖片刻。

要對付面前這光頭男,其實很簡單。

但是處理的方式不同,對應的效果也不同。

其一:掏出系統背包中的大殺器,起到威懾作用的同時還能一招制敵。

也不怕宵小眼饞前來搶奪。

按光年的脾氣,誰來誰死!

但這樣會讓事態變得更加複雜。

他走了三年,也有些想家了……

其二:用點小玩意兒讓面前這傢伙社死。

逼退這傢伙的同時說不定還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雖然一樣會引起外界的注意,但不至於成為公敵。

這一次他想試試猥瑣發育的感覺,先打好基礎再說。

說到小玩意兒。

光年想到了一個有趣的點子。

心念一動,腦海里喚道:

「在嗎,光子?」

光子是他在驚悚世界的輔助bug。

別人處心積慮地研究通關攻略和怪誕弱點時。

光年卻通過系統bug殺穿主世界一切關卡。

怪誕只要一出現。

貼心的小輔助立馬給出提示。

什麼怪誕怎麼打,打哪兒耗血多,打哪兒直接跳暴擊!

甚至還有血條,你說氣不氣!

很大程度上因為它,光年才得以在驚悚世界順風順水。

驚悚世界崩塌,光年得以回歸,它也應該跟過來了才是……

畢竟熟系統好辦事,有事它真上啊!

滋——

(卧槽,跟上次開機聲不一樣)

「檢測到系統碎片……融合中……」

(啥玩意兒,光子不會變異了吧)

「系統融合11%……」

(嘖,這可咋整)

「37%……」

「53%……」

(可墨跡,快點的吧)

……

「99%……」

「100%……」

「恭喜宿主,融合成功!」

「新增功能板塊,請注意查收……」

言罷。

光年打開系統界面,裏面煥然一新。

但主界面還是那樣,幸好沒變。

還是那個熟悉的光子……

簡潔的黃色透明面板漂浮在空中。

熒白色的蠅文小字躍動——

【任務:完成催逝一次,晉陞初級催逝員】

【任務獎勵:妖類怪誕圖鑑(藍)x1、解鎖系統商城、靈能百分百(藍)x1】

【任務輔助道具:鎖喉小黃桃(來自神秘東方的鎖喉小黃桃,傳聞小小一顆就包含整副元素周期表。嘗嘗看,是不是還是小時候的味道。)】

光年眼睛一亮。

光子說到底還只是個輔助系統,功能性和正兒八經的系統差的不只一星半點。

這點在和驚悚世界裏的主系統對比就能知道。

雖然他搬空了整個驚悚世界,身家巨富。

但並不代表這就包羅萬象。

系統倉庫和背包里的物品品階是高,質量是好,但它不一定適用。

就比如說他現在這種狀況。

渾身一點修為都沒有。

別說是安安靜靜躺着在系統倉庫中的神裝。

就是品質稍次一些的傳說級道具,他都沒法如臂驅使。

原因呢?

答案就是世界不同。

通俗點講就是驅使道具的源動力不同。

驚悚世界裏用的是靈氣。

而這個世界目前貌似只有微量的靈氣,主流是氣血。

兩者有着質的區別。

這也就代表着目前現階段驚悚世界裏的很多大殺器沒法使用。

但他相信變數很快就要來臨……

大世將啟……

拋去心中諸多雜念,定了定神。

過好當下吧!

還是先把那邊那個噁心的猥瑣光頭男給催逝了再說……

神念極速掃過背包物品欄。

光年搖了搖頭,挑了許多他都不滿意。

忽然,他目光一凝。

物品欄角落裡。

一隻造型古樸,模樣低調的戒指吸引了他的注意。

【絕望指環(紫)】:攻擊力加成35%、防禦力加成15%、躲閃加成15%、附帶150%麻痹屬性。

道具等級:白、綠、藍、紫、紅、金、白金

當時升60級時打一個副本,從一個六階的地龍統領身上暴出來的。

這個指環他以前嫌太雞肋。

掉落時只是掃了一眼就給扔角落去了。

紫色道具屬於典藏級道具,價值不菲。

到了誰手裡不得藏着供着?

也就他這麼闊了。

金色傳說級以下連看都不帶看的。

光年面色一喜。

就是它了!

這次走的是老陰嗶路線,帶這指環簡直不要太合適。

右手不經意一抹,一枚奇光暗晦,啞銅色指環悄然箍在食指上!

光年嘴角掀起一抹弧度。

伸出左手,一把抓住那隻油膩膩的咸豬手,微微用力。

毫不客氣道:「喂,大叔,手摸哪呢!」

聲音不大不小,但足以讓全車人聽到。

光頭男一愣,猛地從白日夢中醒來。

發現手裡握的不是小美女水嫩嫩的翹臀,而是一個陌生男人的手。

他抬頭打量了一下。

這小子誰啊……

心中不解。

而後突然一怔。

眼神中掠過一絲玩味。

臉上掛着不懷好意的笑。

沒想到第一眼就掃中了光年胸口處校徽刺繡。

「青藤一中?」

光頭男作為一名較為成功的社會人士,手裡自然有點人脈關係。

恰好那裡的一名董事就和他關係匪淺。

要搞一個家世普通的高中生,簡直不要太簡單……

於是囂張起來,一把甩開光年的手。

臉上露出了一副已經拿捏了的神情:

「你他媽誰啊,不要臉的東西,湊上來找死啊!」

「碰瓷也不瞪大你的狗眼,衣服要是髒了把你全家賣了都賠不起!」

「老子想摸誰摸誰,不想死滾一邊去……」

話語之難聽,語句之粗俗。

刺得周圍人直皺眉頭。

看看光頭男一臉倨傲的神情,一副上等人的姿態。

再看看躲在光年背後,緊緊摟着他胳膊,一臉緊張,宛如受了驚的小兔子一般的鐘雨煙。

大家心裏跟明鏡似的。

「這沙幣誰啊,非禮人家小姑娘還有理了?」

「就是,長得一副豬哥樣,還沒素質,噁心死了!」

「小夥子好樣的,給你點贊。」

「報警吧,誰知道什麼情況呢……」

「我說剛剛那死肥豬怎麼有空不坐,反而一個勁的往那擠……」

見狀,巴士里的乘客紛紛開口譴責,義憤填膺!

反觀光年,還是一副無所謂的神情,老神在在。

他的眼神清澈中帶着一絲笑意。

好像是在看一隻可笑的猴子唱大戲。

好不滑稽。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