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劫後,餘生方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第9章_塔靜小說
◈ 第8章

第9章

楊曼說懷了我的孩子,我怎麼那麼想笑呢?我拿着手機問道:「你覺得我是個傻逼么?一周前我們離婚,你跟着薛磊就去泰國度假,一周後你告訴我,你懷了我的孩子,我特么的在你眼裡就像是那種智商不夠的傻逼么?」

楊曼沒有因為我的憤怒而跟我爭吵,她在電話那邊仍舊很平靜的說道:「我沒和你開玩笑,今天我去醫院檢查了,已經懷孕40多天了。」

我不知道楊曼的「平靜」是強忍着脾氣裝出來的,還是此時的她真就如此平靜,反正我是不能接受一個女人如此的玩弄我的感情、侮辱我的智商,我直接把電話給掛了,手機直接調成飛行模式。

回到車邊,喬麗和李思嬌已經有點等不及了,尤其是李思嬌,她跟顧瑤抱怨道:「那個車是怎麼回事?昨天怎麼不把油加滿?真是耽誤時間、」

顧瑤勸李思嬌說道:「這次自駕游至少20多天呢,你急這一時幹什麼呢?」

經顧瑤這麼一說,李思嬌才閉了嘴。

幾分鐘之後,呂勝和孫淼給奧迪Q5加完油把車開了過來,孫淼手裡還提了一個塑料袋,裏面全都是零食,拿給我們說道:「這些是我昨天買的一些小零食,給你們在路上吃。」

李思嬌一點都不客氣的就接了過來,都不帶說一聲「謝謝」的,拿的特別心安,理直氣壯的對孫淼說道:「大家都在等你們了,快點上車出發吧。」

孫淼臉上閃過一絲尷尬的神色,表情也變得有點不自然了。我主動開口緩和氣氛對呂勝說道:「今天還有600公里左右的行程,晚上入住香格里拉,午飯我們隨便找個服務區解決一下就好了。」

呂勝點頭,摟着孫淼的肩膀回到了自己的車上。

顧瑤看出來呂勝有點不高興了,主要原因還是李思嬌這女人情商太低,說話不經大腦。

上車之後,我也沉默了,滿腦子想的都是楊曼跟我說的話,如果真的像她說的那樣,肚裏面的孩子已經快兩個月了,那還真有可能是我的。

我跟楊曼在一起7年,畢業之前我們就無套同房,一直幻想着能有個孩子,這些年也未能如願,醫生說楊曼的身體屬於不易懷孕那一類,其實我們都清楚,醫生表達的委婉而已。

如果這懷孕是真的,楊曼肯定會被驚到,對這個孩子的重視程度,可想而知。

我們原計劃第一天到香格里拉,在雲南驛服務區吃午飯的時候,李思嬌突然提議今晚住在雙廊,理由很簡單,就是要過去拍幾張照片發個朋友圈曬一下,當然,親自過去的原因是可以在發朋友圈的時候,定位在雙廊。

總結來說,就是為了裝逼,在朋友圈炫耀。

我的想法是儘快趕路,早點把服務器拿到拉薩賣掉,所以我堅持說道:「我們制定好的計劃就不要改變了吧,今晚住在香格里拉。」

坐在我身邊的顧瑤開口說道:「我們不急着趕路吧,一路走一路玩就好了,雙廊是也不錯的地方,今晚就住在那裡吧。」

Q5車上的這對情侶聽到這個提議後很開心的贊同。

我還想說什麼,但已經不好開口了,人多出行最討厭的就是這種,臨時起意,把原本的計劃打亂。再次回到車上之後,我就徹底不說話了。

車上所有人都感覺到我有些不悅,氣氛在出發第一天就有點沉重了。

雙廊以前是一個漁村,就在洱海邊,很多海景客棧都是建在洱海邊的,一樓的陽台下面就是洱海,在這裡駐足會讓人忘記了時間,特別適合發獃的一個地方。

下午四點來到雙廊古鎮,李思嬌已經在網上找了一家評價超好的客棧,來到這裡也沒讓我們失望,四百多塊錢一間的海景房,超贊。可惜的是海景房只剩下最後三間了。

李思嬌很怕海景房被搶,率先開口對我們幾個說道:「這家客棧是我找的,海景房必須有我的份,何況我和喬麗住在一起,我們倆要一間房就行了。」

喬麗不吭氣,但臉上帶着一點得意兒的笑容。

顧瑤對Q5車上的情侶說道:「你們倆開個海景房吧。」

Q5車上的女孩孫淼倒是挺體諒人的,對顧瑤說道:「要不咱們倆睡一間房吧,讓呂勝和方旭一起湊合一下。」

我急忙回絕道:「不了不了!好意心領了,旅行中拆散情侶是不道德的事,你好好和呂勝開個房間吧,剩下一個海景房給顧瑤,我隨便哪裡都能睡。」

顧瑤還沒等說話呢,李思嬌就搶着說道:「那就這麼安排了,老闆快點給我們辦理入住吧。」

最先辦理入住的是李思嬌和喬麗,接下來是呂勝和孫淼,辦理完她們四個人的入住之後,前台這裡只剩下我和顧瑤了,顧瑤知道臨時改變出行計劃讓我很不爽,在住房這件事上,她主動考慮我的感受,對我說道:「要不你住這個海景房吧,我住哪都行。」

我微笑說道:「海景房太貴,還是你住吧,我給自己省點錢。」

顧瑤以為我是用這種委婉的幽默讓出了房間,殊不知我是真的在計算着自己所剩不多的家底,在顧瑤辦理入住的時候,我的手機又響了,我看了一眼屏幕,還是「親愛的」三個字。

正在辦理入住的顧瑤也看到了這三個字。

我站在顧瑤身邊滑動屏幕,還沒等說話呢,電話那邊就傳來了楊曼的質問道:「我不管你在哪,你給我馬上回來,我肚子裏面懷着你的孩子,你是打算對我們娘倆不管不問了是么?你這個時候拋棄我,你還算個男人么?」

顧瑤和客棧的老闆娘都聽到了電話里傳出來的聲音,同時用一種鄙視的眼神望向了我,那一瞬間我真的是有點無地自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