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劍舞青冥 第010章【天都水潭】_塔靜小說
◈ 第009章【被爆掉了!】

第010章【天都水潭】

    暮色森林的深處,幾個黑影在月光的照映下迅速移動着。
    「托木,速度快跟上,快!它就快追上來了!」黑影中的一個看見自己的隊友掉下了一段距離,急聲喊道。
    被叫做托木的人咬牙堅持着,但身體的疲乏讓他實在是走不動了,身子猛地一頓,拔出佩劍,回頭對同伴們喊道:「你們快走!我已經走不了了,與其拖累你們還不如來個拚死一搏,至少能為你們爭取一些時間。」
    「托木,我們是一個整體,你不能這麼自私。」另一個人叫喊道。曾經的兄弟,如今卻要用兄弟的性命換取自己逃生的機會,這算什麼?眾人心中說不出的酸痛。
    「走啊!再不走就沒有機會了,難道你們想讓我白死嗎?!」托木急了,再遲疑的話那可怕的東西就會追上了,到時候整個團隊都逃不了。
    眾人一陣沉默,他們不像放棄自己多年的兄弟,但他們同樣知道如果此時不走的話這次任務將會全軍覆沒,為了傭兵團的未來,離開是最好的選擇。
    「走!」一個中年男人紅着眼,聲音有些嘶啞了。
    兄弟,保重!眾人帶着傷感,毅然離開了。
    就在此時,不遠處傳來一陣樹木的破裂聲,托木趕緊擺出戰鬥姿勢,小心的戒備起來。
    聲音越來越近,突地,從林間竄出一道黑影,托木眼中充滿了驚駭,黑紋豹!竟然是森林的皇者黑紋豹!他沒想到自己要面對的竟然是森林的魔鬼。
    黑紋豹是五階風系魔獸,擅長速度和風系魔法,相對於其它魔獸來說,黑紋豹絕對是魔鬼級別的存在,因為它那如風般的速度可以在你逃離的一瞬間將你捕捉並殺死。當然,也不能排除一些意外的情況,就比如此時,如果是按照常理來看的話這個傭兵團早就被滅了,可是現在這個黑紋豹是玩心大起,準備來個貓捉老鼠的遊戲,可憐的人類被玩完了還是免不了被吃掉的命運。
    黑紋豹用憐憫的目光看着眼前這個勇敢的武士,在它眼中此人已然是自己的口中之物了。
    死就死吧,反正已經活膩歪了!托木心中一狠,整個身體如炮彈般彈起,手中的大劍狠狠向黑紋豹劈去。
    黑紋豹心中一訝,這渺小的人類竟然還敢反抗?反了天了不成!只見黑紋豹一聲怒吼,身體一扭避過攻擊,飛速移向托木。
    眼見第一輪攻擊落空,托木並沒有放棄,在空中一個翻騰落在樹枝上,體內鬥氣瞬間迸發,一股凌厲的氣息緊緊鎖定黑紋豹。也許是感覺到危機,黑紋豹的動作明顯緩和下來,綠幽幽的眼眸中凶光爆射,這一次它是真的怒了。
    「吼!」黑紋豹張嘴吐出一道道鋒利的風刃縱橫交錯劈向托木。
    托木也不懼,將鬥氣最大限度的輸出,這樣近似瘋狂的舉動連遠處的雪夜看的都不由暗暗咂舌。他媽的,猛人啊,比老頭還猛!
    「大地十字斬!」
    「轟」「轟轟轟轟」
    一時間光焰照天,點亮了半個森林。
    塵煙滾滾,強大的氣浪頓時掀飛無數樹木,雪夜半眯着眼,心中恨恨的想到:媽的,這世界瘋子太多,還是地球安全。
    約莫半刻,一切恢復平靜,看着地上多出來的凹洞裡一個人靜靜的躺着,貌似受了重傷;旁邊不遠處黑紋豹卻無大礙,眼中充滿了凶戾的氣息,跛着腿一步步向托木走去,殺了他,鞭屍!可惡的人類竟然讓偉大的自己受傷,正當黑紋豹血口微張,想將這個可惡的人類搞定的時候,臀部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疼痛,然後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啊哦,嘿嘿,對不起啊,貌似位置偏離了些。」看着地上某部位正大出血的黑紋豹,雪夜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如果此時黑紋豹還有意識的話肯定會不顧一切的咬死雪夜,什麼叫偏離了些啊,娘的,你們人類有愛爆菊的惡趣味就算了,竟然連我們魔獸都不放過,嗚嗚嗚,偶要給動物協會告你!
    給托木檢查了一番,發現傷勢竟然比自己預料的還要嚴重一些,雪夜不禁有些躊躇了,是救呢還是不救呢?救吧,自己畢竟並不認識他;不救吧,似乎良心上說不過去,畢竟自己乃修真之人應以天地萬物相和。
    「媽的,就當積積陰德好了。」雪夜按照各個部位的傷勢依次打入不同力度的靈力,救治是很費神的功夫,所以雪夜並沒有打算認真對待,這些靈力已經足夠治癒托木,只不過是時間的長短罷了。
    看着遍體鱗傷的托木,雪夜不禁一陣唏噓,朋友的定義看來自己是還沒看明白的啊。也是經此事件雪夜在以往結交朋友時總是留了個心眼,小心總是不錯的。
    回到藍焰那裡時天已經蒙蒙亮了,簡單的收拾了下騎着藍焰又開始了歸家的路程,老媽的安危讓雪夜的心一直懸在喉嚨口,一日不見到羅琳雪夜便一日不得安生。
    此時急於回家的雪夜卻不知渡邊城中變故突生。
    「溫蒂,你說我們還能見到阿夜嗎?」渡邊城的一個黑暗的廢墟中,一個女孩茫然的看着旁邊的女孩。
    「我,我不知道。」溫蒂很想說能的�戰南夜司戀�可是話到嘴邊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女孩黯然的低着腦袋,道:「那你喜歡他嗎?我很喜歡他,在他剛來的時候我就知道自己喜歡上了那個陽光的男孩兒。」說到這裡,女孩的目光明亮了許多。
    「是,是嗎。」聞言,溫蒂勉強笑了笑,心中騰起一片酸楚,自己的姐姐竟然也喜歡阿夜,不過細細一想,也是,那麼優秀的男孩子恐怕很多女孩都會喜歡的吧。
    一時間氣氛變得有些低沉了,就在此時一聲巨響響起,緊接着兩姐妹只覺得四周閃爍着刺眼的白光,叫人無法睜開雙眼看清這一切,白光中一個穿着黑色袍子的人漸漸出現在視線當中,兩姐妹頓時驚恐起來。
    「不,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
    「老闆,這個東西怎麼賣?」雪夜停在一家雜貨鋪前,挑了一個漂亮髮式問道。
    現在雪夜已經進入了風雪帝國境內了,對於渡邊城的一些傳聞雪夜自然也打聽了,原來星海酒吧聽來的消息純屬是扯淡,混進了幾個黑暗法師是事實,但風雪帝國根本就沒發生所謂的瘟疫,而飄雪城自然沒事,聽得這一消息不禁讓雪夜大大的鬆了口氣,感嘆老天保佑的同時又恨不得將那個散布假消息的傢伙碎屍萬段,娘的,竟然欺騙偶滴感情。
    「哦,一金幣。」店鋪的老闆在雪夜身上兩眼,冷着臉說道。丫的,破平民一個,浪費大爺的時間。
    對於老闆這種狗眼看人低的態度雪夜也不介意,誰叫自己穿得差呢,等下得將自己好好打扮打扮,說實話,此時的雪夜確實連街邊行乞的人員都不如,一身巾巾吊吊的還披着一頭滿是污泥的銀髮,一張小臉也是沾滿了灰塵,活脫脫的一個山裡野人。
    「喏,你給接好了。」拿着髮式,直接扔了一枚金幣過去,然後招過藍焰,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飛馳而去。
    「乖乖,原來這還是個有錢的主啊,就那頭血炎虎恐怕就得值五萬金吧。」看着絕塵而去的雪夜,店鋪老闆的腦袋顯然有些當機了。
    雪夜確實很有錢,月魂里的仙晶靈石奇珍異寶多不勝數,但現在雪夜卻沒有用的打算,在他看來非到不得已的時候,錢還是用自己掙來的舒坦,而這一路來他倒是殺了些三階左右的魔獸賺了不少。
    看着越來越近的熟悉的城市,雪夜心道:兒行千里母擔憂,自己都失蹤了快一年了想必母親很擔心自己吧。
    一年,雪夜不知道的是囚地的時間和這個世界的時間是截然不同的,囚地的一個月相當於這個世界的一年,而雪夜在囚地中呆了整整半年,也就是說距離雪夜離開已經過去六年了,他已經不是九歲而是十五歲了,不知道雪夜知道這個事實後會這麼樣。
    看着眼前這個龐大的城市雪夜心中就流過一絲溫暖,這裡就是自己的家鄉啊。也許是興奮過度,也沒叫藍焰隱藏起來,反而自己大大咧咧的坐在藍焰的背上極其招搖的漫步在熟悉的街道上。
    「喂,那人是誰啊,好囂張哦。」某男叫嚷道
    「好帥哦,你看,那隻小貓好可愛哦。」某花痴女加二百五,痴痴的道。
    「……」
    眾人一陣鄙視,像見了瘟疫般遠離這兩人,小貓?森林之王的四階魔獸血炎虎竟被叫做小貓!眾人一陣無語。
    此時的雪夜心情無比的激動,在一瞬間腦中閃過數張熟悉的臉龐,和藹的母親,愛惡作劇的休斯,葛朗台彼得,慈善的藥師霍德爺爺……
    停在熟悉的房屋前,雪夜懷着激動地心情,顫抖着手輕輕敲了敲門。
    「嘭,嘭嘭」
    「誰啊?」不一會兒房間里傳出了那道久違的聲音,沒多久門便打開了,從裏面走出一個滿面憔容的女人,女人見到門外的雪夜明顯楞了一下,眼中充滿了期待﹑不信以及恐慌,一個人的眼中難以想像能有這麼複雜的神色。
    是母親!雪夜的心狠狠的被撞擊了一下。她,瘦了也蒼老了憔悴了許多。一時間,淚如洪濤般落下。
    「媽……」雪夜顫抖地喊道。
    雖然他曾經無數次幻想過母子見面的場景,他相信自己能一笑而過,可是當它真的來臨時才發現想法和現實的差距如此的大。
    「阿夜,你是阿夜,你真的是阿夜嗎?」羅琳激動的道。兒子,自己死了六年的兒子此時竟然出現在自己的眼前,這是夢嗎?如果是,希望自己永遠也不要醒來。
    雪夜一把抱住羅琳,放聲大哭起來:「嗚嗚嗚,是,我是阿夜,媽,我好想你哦,好想好想!」
    ————————————————————PS:小羽想將這章寫成戰鬥篇的,不過想像還是作罷了,循環漸進嘛,偶也挺想老媽的,所以就這樣寫了,後面我們豬腳將開始發展自己的商業勢力了,當然,戰鬥場面也會隨之而來的。至於女主的問題小羽還在糾結中,幾個好呢?大家上討論區提個建議吧。再此,小羽再次請各位巨巨給予指點,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