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華夏境內怪獸禁行 第8章_塔靜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年輕的工作人員伸了伸脖子。

臉上也有些發白,想起了剛剛叢林之中傳來的狼嚎不由得一陣後怕。

他們只能望着楚豐的背影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密林深處。

……

楚豐拖着受傷的後腿,小心翼翼的向著密林深處走着。

周圍的空氣極為的新鮮。

和豬圈之中的環境簡直是天壤之別。

楚豐穿過一棵棵大樹。

周圍的光線也漸漸變得暗了下來。

沒走幾步,楚豐突然聞到了一股香氣。

「呼呼呼!」

楚豐的鼻子忍不住瘋狂的呼吸了起來。

這股香氣之中透着一股清新的味道,使得楚豐的食慾不知不覺間被調動了起來。

「哈哈,剛到森林裏面就碰見了寶貝,我的運氣真不錯。」楚豐心中不由的一陣興奮。

聞着氣味,楚豐繞過幾棵大樹。

在一處枯木的旁邊發現了一株黑褐色的植物,這株植物長相醜陋,上面長着一些根莖和翠綠的葉子。

那股極其誘人的香味就是其上面放出來的。

看到這個東西,楚豐心中也是一喜。

「這東西好像是何首烏,而且還是一棵好多年份的野生何首烏,正好自己的後腿受傷了,有了這塊兒何首烏,那麼自己腿上的傷勢應該很快就能好。」

雖然,又大又粗的何首烏近在眼前,但是楚豐並沒有輕舉妄動,一般這種藥材旁邊都有一些東西守護着。

楚豐細細的觀察着枯木。

突然。

在枯木的末尾處,楚豐看到了一條長長的紅線,足足有二十厘米長。

「好大的一條千足蟲!」楚豐不由的感嘆道。

即便如今自己快五百斤了,但是被這隻千足蟲咬上一口也不好受,這麼大的蜈蚣可是能殺死一般的蛇類的。

不過既然發現了這隻蜈蚣,剩下的事情就好辦了。

楚豐陡然間加速,龐大的身軀直接撞在了枯木之上。

「嘩啦!」

枯木四散開來。

二十厘米長的蜈蚣直接掉在了地上,就在蜈蚣準備鑽到地面之下逃之夭夭的時候,楚豐衝過去,直接一腳踩在了蜈蚣的身上。

「呼啦!」

二十厘米長的蜈蚣直接濺出來一團黑血。

楚豐看着腳下的蜈蚣心中突然多了一絲想法,這可是寶貝啊,不知道吃了這個東西,能不能增加一些力量。

猶豫了片刻之後,楚豐直接將蜈蚣吞入了口中。

「呼啦!」

楚豐感覺到自己胃裏面有一股熱氣流向全身,同時身上的疲憊感也一掃而空。

「系統,我現在屬性多少了?」

楚豐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增加了。

果然。

【楚豐】

【種類:家豬】

【體重:480斤】

【力量:16】

【體型:6】

【叮:覺醒吞吸術,吞吸術可將食物直接吸入口中,並且可以吞噬大量食物。】

楚豐眼睛一亮,一條小小的蜈蚣竟然讓自己的力量增加了兩點兒,並且還增加了兩點兒體型。

更重要的是自己覺醒了吞吸術,這讓楚豐第一次覺得自己的不凡,這吞吸術實在是太適合自己了。

「系統,我進化的時候還會覺醒其他的東西嗎?」

【叮:宿主每進化一次,覺醒一門法術,進化到第五次之後會覺醒一門神通。】

楚豐心中大喜,這吞吸術竟然是一門法術,其後更是有着神通,吾道不孤啊!

平息了內心的喜悅之後,楚豐將目光望向了躺在了地上的何首烏。

自動用出了吞吸術,龐大的百年老何首烏直接被楚豐吸入到了口中。

和剛剛食用蜈蚣不同,這株何首烏讓楚豐的後腿感覺到了一絲癢意,原本有些骨折的後腿,慢慢的竟然可以自由活動了。

「還真是一株好葯!」

楚豐心中感嘆。

「查看屬性!」

【楚豐】

【種類:家豬】

【體重:五百斤】

【力量:18】

【體型:8】

【法術:吞吸術】

「一株何首烏又讓自己的力量和體型增加了兩點兒。」楚豐心中不由的喃喃道。

他將目光看向了遠方,瞬間感覺森林之中全都是寶物。

「嗷嗚!」

突然。

一聲聲狼嚎將楚豐從幻想中驚醒。

楚豐心中不禁想到:「這麼大片原始森林裏面絕對會有大量的食肉動物,甚至還有一些王者,自己如今實力面對一些小型動物還行,要是碰見了熊瞎子、老虎這些大型食肉動物還遠遠不是對手!」

楚豐心中估計,自己進化一次之後或許就不懼這片森林之中的任何動物了。

當前任務還是好好苟起來。

楚豐小心翼翼的在森林之中走着,不一會兒找到了一處隱秘的石洞,楚豐心中大喜。

如今他的鼻子極其的靈敏,在這片石洞周圍他並沒有聞到其他動物的味道,或許是因為離高速公路比較近的原因,這裡的動物比較少。

楚豐安心的進入到洞中,躺在裏面開始呼呼大睡。

就在楚豐進入原始森林的當天。

張音的父親帶着一輛貨車便來到了村莊。

村委樓之內,一個面龐威嚴的中年男人看到失落的女兒,開口問道。

「怎麼了?我這不是來了嗎?」

張音聞言,眼眶泛紅說道。

「都怪你,你來遲了,那隻豬已經被人買走了,嗚嗚嗚!」

中年男人聞言,心中一喜,但是表面上還是裝作哀傷的說道。

「都是爸爸的錯…….」

張音心中的悲傷僅僅過了一天,就被父親的一句話給沖淡了。

「什麼?你要給我介紹對象?我不去,我不見!」

張大彪面色威嚴,說道。

「閨女,你就去見一見,他們家不錯,你劉伯伯是我的戰友,如今已經是w市的政法委書記了…..」

「我不見,我不見….」

看着女兒工作環境,張大彪也有一絲心疼。

張音看着父親的表情,心中也有些觸動,但是她總覺得自己內心還是缺點兒什麼,總之現在就是不想去相親,更不想去結婚…..

而在遙遠的海上。

這裡大霧瀰漫,此時第三戰鬥群十幾艘戰鬥艦正在瘋狂的後退。

巨大的炮管之中不時的發出一道驚天巨響。

前方的大霧之中彷彿有什麼恐怖的東西一般。

「全速撤退!全速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