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華夏境內怪獸禁行 第4章_塔靜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北方的秋天已經帶着一絲涼意。

夜晚,大鬍子對着女兒說道:「今天村長來還幹什麼了?你有沒有去幫忙?」

小女孩兒連忙說道:「那個漂亮的姐姐就在豬圈外邊看了一會兒豬,然後就走了,尤其是大白,漂亮姐姐一直在看大白。」

中年羅絡腮鬍聞言說道:「聽說新來的村長是華夏農業大學畢業的,你要好好學習,長大了也回來當村長,這樣你爹我就不用殺豬了。」

小女孩兒眼神一亮,說道:「爹,華夏農業大學很厲害嗎?我長大以後一定能考上華夏農業大學。」

中年絡腮鬍說道:「華夏農業大學是最好的農業大學,到時候只要你能考上,爹砸鍋賣鐵也要讓你上。」

….

夜晚,楚豐出奇的沒有呼呼大睡,而是抬頭看起了星空,那一顆顆星辰極其遙遠。上輩子楚豐長大之後很少抬頭仰望星空,這輩子難得有這麼悠閑的時光。

同時,楚豐也發現了自己力量和身形提升之後,自己的視力和聽覺也提升了很多。

就連屋內電視機的聲音自己都能夠聽到。

「給爹換到新聞台。」

「哦!」

小女孩兒不高興的將電視機調到了新聞台。

【本台播報消息,近期全球氣溫上漲,南極冰面融化,海平面持續升高。根據相關報道,M國艦隊在南極冰層之下發現可疑生物,本台將持續跟蹤報道。】

【根據最新報道,大洋深處持續三十天大霧,近期所有船隻已經紛紛改變航線,華夏鎮遠號和M國的羅島號前去調查,下落不明,海岸艦隊已經整裝待發……】

一條條報道,不斷的從新聞之中播放出來。

小女孩兒連忙問道:「爹,新聞上的事情好恐怖啊,鎮遠號是什麼?是不是有怪獸從南極跑出來了?」

中年絡腮鬍臉上露出了一絲凝重之色,作為一個成年人他也從新聞之中感受到了不同尋常的氣息。

絡腮鬍開口說道:「鎮遠號是我們國家的最大護衛艦之一,肯定沒有事情。至於南極的可疑生物肯定是吹出來的,我小時候電視里也經常說哪裡哪裡有怪獸,沒事的。」

小女孩兒的臉上重新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楚豐在外邊也聽到了電視機之中的信息,作為一名有着大學文化的豬,楚豐很清楚新聞播放的內容極其的重要。

尤其是報道的這兩起事件都極其的不同尋常。

楚豐心中不禁想到:「南極冰川之下的怪物是什麼?難道是史前的一些身長超過幾十米的龍,或者是史前鱷魚這些東西?如果是這些東西的話,憑藉著自己的體格也不夠人家塞牙縫的,看來自己要儘快的長肉,增加體型,等自己進化到下一形態,或許就有自保之力了,到時候即便實在原始森林之中,也不懼其他食肉動物。」

夜晚的星光灑落在小村莊之中,楚豐不一會兒便呼呼大睡,村子裏面的居民也都在呼呼大睡。

只有村委樓的一處房間之中,還亮着一絲微光。

張音最近失眠了,這種事情在她的身上很少發生。

……

當清晨第一縷陽光照射在大地之時。

「咯咯咯!」

村子裏的公雞已經開始打鳴。

楚豐今天破天荒的沒有睡到中午,因為他知道這兩天村裡收豬的就會過來,而他的逃生機會也就是在這兩天。

「大白,大白!你今天醒這麼早,快吃,這兩天給你加餐,多吃點兒。」

小女孩兒興奮的給食槽之中添食。

楚豐定睛一看,果然比前幾天吃的要豐盛許多,想到自己這兩天必須養精蓄銳,楚豐只能無奈的緩緩的走到跟前。

【叮:力量加1】

【叮:力量加1】

【叮:體型加1】

感受着身上力量的增加,楚豐心中不由的一喜,自己前兩天停滯不前的力量竟然又增加了,並且還增加了一點兒體型。

要知道體型可不力量還要難增加。

「系統,看看我的屬性!」

【叮:楚豐】

【種類:家豬】

【體重:四百五十斤】

【力量:11點】

【體型:3點】

楚豐看到自己的屬性不禁感嘆一聲:「好難!」

最近自己吃了睡,睡了吃,體重竟然增加了五十斤,但是自己想要進化主要是一百點的力量和體型,自己差的實在是太多了。

楚豐心中不禁暗暗發誓,等到了原始深林之中,自己一定要吃點兒好的。

聽說一些人跡罕至的地方裏面有大量的靈芝、人蔘之類的好東西,到時候自己身上的力量還不是噌噌噌往上漲!

想到這裡楚豐的嘴裏不由的發出了,「呼嚕嚕嚕!」的笑聲。

豬圈外邊的小女孩兒聽到這個聲音,不由的喊道:「爹,大白笑了!你快看大白笑了。」

中年絡腮鬍子罵罵咧咧的聲音從屋中傳了出來。

「胡說八道,豬怎麼會笑!」

秋天的風不斷的吹過。

下午的時候一群人來到了中年絡腮鬍家的院子里。

一進院子,一個邋裡邋遢的中年糙漢子就大聲說道:「老張,你這隻豬養的真不錯啊,長得可真肥!」

另一個人開口說道:「老張,你小子今年可是發財了,一會兒晚上必須多喝幾杯。」

還有一個人說道:「老張,咱們這麼多人就為了稱個豬多不划算,乾脆直接放血算了。」

豬圈裏面的楚豐聽到這句話,龐大的身形不禁一抖。

「熱水、放血、拔毛…..」這個流程即便是他沒見過,也是聽過的,難道自己今天就得放手一搏嗎?

關鍵是這裡實在是不好逃啊!

這時。

中年絡腮鬍開口說道:「這隻豬可是已經訂給了北方食品廠,過了明天就送走了,今天叫大家來主要是幫我把這隻豬稱一稱,到時候食品廠的人來了,我也有個底氣。」

剛剛那個邋裡邋遢的中年人又說道:「老張,你這兩年混的真不錯啊,都和食品廠搭上關係了,那你這豬可是不愁賣了。」

聽到此話,楚豐鬆了一口氣。

這些人只是來給自己稱個重量,害的自己緊張一場,直接跟自己說,自己又不是聽不懂。

還找這麼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