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華夏境內怪獸禁行 第2章_塔靜小說
◈ 第1章

第2章

華夏,群山包裹的一座村莊之內。

「哼…哼…哼唧……」

一座豬圈之中,楚豐慢悠悠的睜開了眼睛。

長長的睫毛前,一團團白花花的肉體在楚豐的面前閃過,那是一頭頭老母豬。

「怎麼這麼臭!」

楚豐忍不住說道。

待到完全看清周圍的場景,楚豐忍不住大叫道:「我楚豐怎麼跑到豬圈裏面了。」

然而,發出的聲音卻是:「哼唧…哼..哼哼…」

楚豐此時還沒有完全回過神來。

就見一隻白花花的老母豬向著楚豐走來,楚豐下意識的想要躲避,但是卻在食槽的水面倒影上看到了自己的模樣。

「咚!」

楚豐不能接受自己變成豬的事實,直接便暈了過去。

恰巧,此時一個小女孩兒來到豬圈前,看到裏面的大肥豬大喊道。

「爸爸、爸爸,你快來,一隻豬死了!」

「什麼?」

一個留着絡腮鬍的中年男人火急火燎的從屋中趕了出來,看到躺在地上的大肥豬。

心中卻鬆了一口氣,喝道:「哪裡死了?這可是我們豬圈裏面最大的一隻豬,肯定是昨晚太累了,才睡一會兒,沒事!」

小女孩兒又問道:「爸爸,什麼太累了?」

中年絡腮鬍男人呵斥道:「小孩子家家,不要問那麼多!」

夜晚!

楚豐終於醒了,看着眼前的豬圈他還是不能接受自己變成一隻豬的事實,要知道他以前好歹也是個大學生。

俗話說上輩子殺豬,這輩子教書。

楚豐不禁自我懷疑,難道是因為自己上的師範大學的原因嗎?自己上輩子是殺豬的,這輩子老天不讓自己教書,直接變成豬。

漆黑的夜色下,楚豐的眼角終於流下了一滴眼淚。

兩世為人,他很少流淚,但是此刻變成一隻豬,他實在是控制不住了。

「咕嚕嚕!」

還沒待楚豐多麼感傷,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肚子不爭氣的響了。

食槽之中,還有一些食物,是那些老母豬留給楚豐的,作為整個豬圈體型最大的豬,楚豐也有着自己的地位。

看到食槽之中的糟糠之食,楚豐心中悲憤道:「我楚豐就是餓死,也不吃這些食物。」

夜晚,絲絲涼風不斷的從旁邊吹過。

周圍的老母豬早已睡去,不斷的發出『呼嚕嚕、呼嚕嚕。』的聲音。

一個龐大的身影卻在食槽前躊躇不已。

楚豐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食槽。

肚子里的響聲已經如同鼓聲一般,震動着楚豐的整個意志。

「這模樣看着也不錯,我就嘗一顆玉米,只吃一顆玉米。」楚豐心中喃喃道。

「嘩啦啦!」

舌頭輕輕的卷了一顆玉米,不小心又碰到一些湯湯水水。

肚子的鼓聲突然間加快,楚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呼啦啦啦!」

一隻龐大的身影,趁着夜色,在食槽前猛烈的吃着,彷彿在吃世界的最美味。

也就在此時。

【叮:力量加1。】

【叮:力量加1。】

……

【叮:體型加1。】

看着腦海之中不斷閃過的數字,楚豐陰鬱的心情陡然間晴朗了許多,我楚豐就是當豬,也是有系統的一頭豬。

伴隨着興奮的心情,楚豐在吃飽喝足的情況下沉沉的睡去。

「咯咯咯咯!」

「咯咯咯!」

第二天早上雞鳴聲響起,楚豐只是抬頭看了一眼,便又沉沉的睡去。

作為豬圈的老大,並沒有人來打擾楚豐。

轉眼間,便已經到了中午。

已經睡醒的楚豐,看着食槽前滿滿的食物,邁着慢悠悠的步伐,向著食槽走去。

心中卻是不斷的在問着系統。

「系統,我只要擁有一百點力量和一百點體型,就可以進化是嗎?」

【叮:完全正確。】

「系統,我可以進化成人嗎?」

【叮:目前不可以。】

「系統,我會變成豬八戒嗎?」

【叮:目前不可以。】

雖然目前還不可以進化成人,但是楚豐心中還是振奮了許多,只要能夠不斷的進化,我楚豐不相信我以後變不回人。

慢悠悠的來到食槽前。

【叮:力量加1】

【叮:力量加1】

【叮:體型加1】

此次進食只加了兩點力量和一點體型,遠遠比不上昨晚的五點力量,楚豐推斷應該是食槽的這些糟糠能量實在是太低了,作為一隻豬也是可以吃肉。

說完楚豐目光看向了身旁的幾頭老母豬。

目光由猙獰逐漸變得清澈,楚豐還是下不去口,看來只能想其他辦法了。

就在這時。

院子里突然來了三個人,兩名身穿綠衣藍褲的老者,還有一位身穿着一條淺色修身牛仔褲,上身穿着衝鋒衣的美女。

楚豐的眼神不自覺的望向了這個美女,雖然變成了一隻豬,但是楚豐的審美還是沒有改變。

在這個窮鄉僻壤的地方,這個女子有着一張潔白的臉盤,全身上下還有一股知識分子的乾淨氣息,這女子出現在院子之中猶如仙女下凡一般。

此時,中年絡腮鬍子還有他的女兒已經從屋子之中走了出來。

看到兩名老者連忙開口道:「劉書記,王主任,你們怎麼來了?快,快,屋裡坐,你要肉直接給我打電話,我就給你送過去了,還用跑一趟。」

為首的那名老者正是村裡的村委書記,此時他開口道:「慶田,我們倆也沒啥事,這位是今年剛剛畢業來村裡扶貧的大學生,剛來的村長張音。」

中年絡腮鬍連忙鄭重說道:「張村長。」

張音雖然剛剛畢業,但是已經當上了一村之長,絡腮鬍也不敢怠慢。

張音連忙說道:「大叔,叫我張音就行。」

「咳咳咳!慶田是這樣的,我帶張音來你這裡割兩斤豬肉,你去拿兩斤上好的五花肉。」村委書記開口道。

慶田連忙說道:「好勒,今早剛殺的,絕對新鮮。」

說罷,就轉身去割肉了。

而張音卻忍不住在院中轉了起來,作為基層幹部,張音雖然剛剛上任,但是已經走訪了很多農戶。

眼前這個院子她還是第一次來。

院子不算乾淨,地面之上經常可以看到一些豬屎豬尿,但是張音並不在意。

想到大學畢業之時,自己的父母極力反對自己下鄉,張音心中更是提起一口氣,她要做出個樣子給父母看一下。

突然。

張音的目光不由的看向了豬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