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荒野求生爆紅後,我退圈養老了小說 第9章_塔靜小說
◈ 第8章

第9章

阮茶眼睛彎彎,晏悄才不小氣,主要得看對方是誰。

她捧着晏悄拿來的蝦,看着竹籃里剩下的海蝦。

就剩十隻了,夠吃嗎。

「晏悄,我還有一個茶葉蛋,拿過來跟你換吧。」

晚上他們其實還可以吃泡麵。

晏悄擺擺手,「不用,你自己留着吃。」

緊接着,她把手伸進竹籠里,拿出了今天的意外驚喜。

她也是剛才才看到,裏面還有一隻大龍蝦,因為鉗子卡在了竹籠上出不來,她只好自己伸手抓了。

這隻籠子勁兒還挺大,晏悄兩隻手才把它抓穩。

原來下面還有龍蝦,下次她可以潛水下去看看。

阮茶震驚地張着嘴,「龍……龍蝦?」

晏悄臉上掛着樸實無華的笑容,「對,我吃這個就夠了。」

阮茶:「……」夠了!

【……你們…想不想打她?】

【眾籌五毛,誰幫我揍晏悄!】

【我是來看他們開荒的,她竟然在吃龍蝦!】

阮茶艱難地咽了咽口水,轉移了視線,才發現晏悄這邊有一股清新的草藥味。

「晏悄,你掛的這些是什麼呀?」

「驅蚊蟲的草藥,你要嗎?」

阮茶眼眸一亮,立馬道:「要!我才剛上島沒多久,就咬了好幾個大包了,這上面的蚊子又多又毒。」

咬了之後奇癢無比,她不敢撓得太重,怕破皮,後面還會感染。

晏悄看了一眼她的手臂,阮茶骨架小,有點肉感,白皙的胳膊上腫起了兩個包。

「你等等。」

她又拿了幾樣草藥,用石頭搗碎了,敷在了阮茶被蚊子咬的地方。

阮茶驚喜道:「冰冰涼涼的,好舒服!」

晏悄又給她割了幾塊布做香包。

「這個掛身上,或者掛在棚子裏面外面都可以,剩下的這些,灑在營地周圍。」

阮茶像得了寶貝似的,揣着晏悄給的東西。

「可是,拿了你這麼多東西,多不好意思呀,我用什麼跟你換吧。」

晏悄說道:「你不是有純凈水嗎?」

「有……」不過就剩下一瓶了。

「用你純凈水的瓶子跟我換,行嗎?」

阮茶不知道她要瓶子做什麼,欣然答應。

其實就算把純凈水給晏悄,她也是願意的。

但她還有個隊友,這件事她一個人沒有辦法決定。

阮茶的粉絲已經心累了,自家偶像會不會太傻白甜了。

晏悄以前糾纏臧鳴啟,欺負她的時候,阮茶都忘記了嗎?

他們總覺得晏悄肯定是在憋什麼大招,先讓臧鳴啟和阮茶卸下心房,最後橫刀奪愛。

說白了,晏悄的最終目的,肯定還是臧鳴啟。

粉絲們操碎了心,看着阮茶樂呵樂呵抱着東西回去。

等她走後,晏悄跑到另一邊海灘上,撿了幾個塑料瓶。

這邊雖然是荒島,可是有很多被海水衝上來的瓶瓶罐罐。

她挑了兩大兩小,用海水沖洗着。

可是怎麼洗,都會有一種咸腥黏膩的感覺。

管不了這麼多了,弄好這些,晏悄又裝了一瓶水帶回去。

她轉了一圈,在離自己營地不遠的地方,挑了一個無遮擋能夠完全曬到太陽的地方,挖了兩個淺坑。

緊接着,用短刀把大的塑料瓶去底,而後把底部的邊緣朝着裏面翻折。

而後把小的塑料瓶一分為二,中間一杯海水,用大的塑料瓶罩住,四周用泥沙覆蓋,確保空氣不會流通。

另外一個坑也是如法炮製。

這是用來取淡水的方法。

當然,這樣製作的淡水,她也不敢直接喝,還得想辦法過濾、加熱。

做完了這些,已經是傍晚時分,海的另一邊泛着紅霞,美不勝收。

晏悄開始生火,大龍蝦用竹子串着烤,體積小一些的海蝦則是放進了竹筒。

和中午吃的差不多,都是海鮮。

晏悄真怕一個月這樣吃下去,會得痛風。

捧着大龍蝦啃,面對大海欣賞晚霞的美麗少女,為自己可能得痛風嘆了一口氣。

【不是……我還沒嘆氣呢!】

【她要不要看看晏瑤瑤和席洛,這倆貨在分吃半包即食麵!】

【眾籌一塊錢,誰幫我揍晏悄。】

無人發現,「#晏悄吃龍蝦嘆氣#」的詞條,熱度越來越高,悄悄登上了熱搜榜的末尾。

晏悄參加《荒島之家》的第一天,小小漲了一波粉絲。

夜晚,直播間關閉,是允許歸還手機的。

只要在次日直播開始之前,把手裡交到大本營就行。

晏悄也拿到了自己的手機,打開了一看,只有經紀人盧琪的消息。

盧琪:【做的很好,繼續保持。】

晏悄印象中,盧琪其實對她還不錯,是盡心儘力為她服務,被公司壓榨的社畜。

如果不是她不斷踩在邊緣線作死,盧琪原本應該有更好的發展。

晏悄把手機交回到了大本營,在這個荒島,她好像沒有用手機的必要。

躺在了臨時搭建的簡陋小屋裡,晏悄看着望着星空。

好久好久沒有看像銀河一般的星空了,真美。

晏悄彎着唇角,真好呀,她回來了。

儘管是在野外,晏悄還是很快入睡。

夢裡,她聽到了小七的聲音,圍着她轉一圈說要帶她回家過養老生活。

晏悄高興得不行,一伸手,小七化為泡影不見了。

她猛的睜開眼,天亮了。

晏悄起床後,抬眼看着直播設備。

還沒開。

這邊的時間比國內快了差不多兩個小時,沒那麼早開也正常。

有了驅蚊蟲的草藥加持,晏悄睡了一個好覺,醒來身上一個包都沒有。

但其他人可就沒這麼幸運了。

尤其是二組,晏瑤瑤和席洛都不可避免被咬了。

席洛上半身蓋了外套,基本沒怎麼咬到,但兩條腿慘不忍睹。

晏瑤瑤臉頰正**被蚊子咬了一個包,看起來有些滑稽。

靳聞先就更慘了,眼睛和嘴唇被咬了,又紅又腫,幾乎要看不出他原本的面目。

就連張頌第一眼看到他,都忍不住一口水噴了出來。

靳聞先滿臉尷尬,生無可戀。

六位嘉賓,就只有晏悄和一組是完好的,由此可見,晏悄給的草藥有用,而且效果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