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荒野求生爆紅後,我退圈養老了小說 第8章_塔靜小說
◈ 第7章

第8章

等了一會兒,晏瑤瑤卻沒從她臉上看到任何感動的神色。

晏悄搖搖頭,「不用了,謝謝你。」

晏瑤瑤鬆了一口氣,幸好沒收,不然自己晚上得餓肚子了。

她這種顯然鬆了一口氣的模樣,讓直播間笑瘋了。

【又想立人設,又不想付出,晏瑤瑤不覺得臉疼嗎?】

晏瑤瑤當然不知道臉疼,因為她沒有上帝視角。

她還以為晏悄在逞強,中午沒吃,看着她的泡麵,肯定饞壞了。

「晏悄,你不會想着你的竹籠真能抓到蝦吧?靳老師說了,蝦沒那麼容易抓到,你還是吃我的泡麵吧,我中午吃過半包,能撐到明天的。」

晏瑤瑤一副委屈自己成全她的模樣。

直播間的粉絲紛紛噤聲,恨不得從鏡頭鑽出來捂住她的嘴。

晏悄依舊是那句話:「謝謝你的好意,但是不用了。」

晏瑤瑤眉頭緊鎖,佯裝同情:「那行吧,看來你今天是要餓肚子了。」

晏悄勾了下唇角,從她身邊走了過去,往自己放籠子的方向走去。

在她直播間里的人同樣緊張,期待着晏悄的竹籠。

阮茶憋着壞,走到了晏瑤瑤面前。

「瑤瑤,你知道晏悄中午吃了什麼嗎?」

晏瑤瑤一愣,「她中午吃了東西?」

「吃了,她運氣好,在外面撿到了不少海鮮,還有八爪魚呢,吃得可飽了。」

晏瑤瑤:「!!!」

那她剛才在幹什麼?丟臉死了!

看着晏瑤瑤腳趾抓地,恨不得土遁的便秘表情,阮茶疑惑問道:「瑤瑤,你怎麼啦?」

晏瑤瑤幾乎要懷疑人生,恍恍惚惚搖搖頭。

「沒什麼。」

直播間一水的嘲笑聲。

【茶茶你就寵她吧,特地跑過去告訴她真相。】

另一邊,晏悄已經把竹籠拎了起來。

長長的藤蔓被她卷了起來,漸漸的,竹籠浮起,顯露真面目。

【上來了上來了!】

【你們這麼激動做什麼,要是隨便做個籠子都能捉蝦,大家都去做了。】

【6,有本事你們隨便做個這樣的籠子給我看!】

晏悄這個竹籠雖然粗製濫造,做得並沒有很走心,但也需要一定的技巧,不是每個人都會做。

晏悄拿起籠子,沒有第一時間查看,而是賣了個關子,慢悠悠拎着籠子回去。

【啊啊啊她為什麼不看!】

【可惡,這和拿了一堆快遞迴家卻不拆有什麼區別!】

晏悄勾起唇角,心情頗好,吊足了他們的胃口。

叫他們在直播間罵人,好好等着吧。

不管直播間的人怎麼叫囂,反正晏悄都看不到。

阮茶是第一個看到晏悄回來的,連忙跑上去。

她的反應,就和那些網友一樣,問出了他們最想知道的答案。

「晏悄,捉到蝦了嗎?」

晏悄笑道:「我也不知道,還沒看呢。」

阮茶:「……你是怎麼忍住不看的。」

晏悄拍拍籠子,「我想回去再看。」

也就是說,就算阮茶開口了,她也沒打算打開來看。

直播間的網友們恨得牙痒痒,一邊想看看裏面捉到蝦沒,一邊暗戳戳威脅要退出直播間了。

晏瑤瑤插了一句嘴:「要我看,晏悄你不會根本沒捉到蝦吧,故意在這裡賣關子。」

晏悄挑眉,「沒事,就算沒捉到,也不會跟你要半包泡麵吃。」

剛才的尷尬被晏悄再一次提起,同樣讓晏瑤瑤腳趾摳地。

晏悄沒再和她拌嘴,拎着籠子回去營地。

阮茶忍不住跟了上去,她的表情,和在直播間的網友如出一轍。

晏悄找了塊石頭當矮凳,坐下後,先慢悠悠解開上面的漏斗狀蓋子,往裏面一看,看到了還在跳動的海蝦。

「阮茶,幫我把竹籃拿過來。」

阮茶哦哦兩聲,拎着籃子走過去。

晏悄把籠子倒扣,拍拍底部,把裏面的東西倒了出來。

阮茶簡直就是網友們的嘴替,尖叫出聲:「哇!真的有蝦,好多!靳老師,蝦真的有這麼蠢誒!」

她一句話,便讓大家想到了靳聞先之前對晏悄的嘲諷。

靳聞先原本想沉默,不發表見解,盡量讓大家忽略剛才自己說的話。

奈何被阮茶cue到,臉真疼。

這下,他可不能裝作沒看見的樣子。

靳聞先走過來看了一眼,驚訝道:「晏悄真厲害,竟然真的有蝦,還不少呢。」

他心裏其實有些羨慕,這些蝦都不小,都有巴掌長了。

新鮮的海蝦,就算沒有油鹽調味,就這樣吃也能補充蛋白質。

晏悄挑了挑眉,「還行,看來我的腦子還是比這些蝦聰明一些。」

又被提起一遍,靳聞先徹底笑不出來。

臉疼。

「你們忙,我還有事兒。」

腳底抹油,溜了溜了。

晏瑤瑤咬着唇,心裏的嫉妒恨都快溢於言表了。

她突然笑了起來,調皮地眨眨眼,「晏悄,這個竹籠那麼有用,你給我們也做一個唄。」

阮茶皺了下眉頭,好大的臉面。

這是真人秀,更是比賽,人家憑什麼幫你?

晏悄卻笑着應下:「好呀。」

晏瑤瑤眼睛一亮,「真的嗎?」

「真的呀。」晏悄眼眸彎彎,「一個籠子五百塊錢,先到先得。」

晏瑤瑤:「……」這才第一天,大家的錢都買物資買掉了,哪裡還有錢買籠子。

她老大不高興道:「你不想給就算了,幹嘛跟我開玩笑呀。」

「不是你先跟我開玩笑的嗎?」晏悄反問。

讓她辛辛苦苦給大家編個竹籠,把她當慈善家呢。

晏瑤瑤神色尷尬,連忙轉身離開。

【晏悄真小氣啊。】

【不就是個竹籠嘛,有什麼了不起。】

【不是你們都沒有三觀的嗎?雖然我也不喜歡晏悄,但這波我站她。】

【竹籠沒什麼了不起,晏瑤瑤幹嘛開口就跟人要啊,這不是道德綁架是什麼。】

【小氣小氣,她就是小氣,一點互幫互助的精神都沒有!】

緊接着,晏悄數了數海蝦,差不多有二十隻。

她分出了一半,用芭蕉葉卷着,遞給了阮茶。

「給你吃。」

阮茶手指蜷縮了起來,詫異地問了句:「給我吃嗎?」

「給你吃,你自己吃,不準給別人。」

這裡的「別人」,當然是指臧鳴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