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荒野求生爆紅後,我退圈養老了小說 第10章_塔靜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晏悄的葯竟然真能驅蚊!神了!】

【還有什麼是這個女人不會的!】

【啊啊啊我也想要,能不能上鏈接,誰懂我這個招蚊體質的痛苦!】

【上鏈接+1】

直播間剛湧進來沒多久的網友紛紛叫起來。

儘管之前大家對晏悄的觀感都不怎麼樣,但她在真人秀節目中表現實在出色。

她有一種魅力,讓人忍不住想把目光放在她的身上,總是好奇她下一步會做什麼。

每走一步,都能給人驚喜。

不知不覺,晏悄的直播間人氣在肉眼可見的往上漲。

沒有充足的淡水可以洗漱,晏悄不能刷牙洗臉,草草抹了一把臉,做了幾個拉伸運動,才開始動起來。

直播間還在刷着「跪求驅蚊草藥方子」的彈幕,但晏悄看不到,什麼都白搭。

【晏悄昨天有介紹那幾種草藥的,可我都沒記下。】

網友一片哀嚎。

導演見熱度還不錯,便叫來了張頌。

「你去找晏悄要驅蚊方子,回頭掛在我們官博上。」

張頌覺得這個主意不錯,便去找了晏悄。

晏悄意外道:「你們要買?」

張頌:「……不能是送嗎?」

晏悄樂了,白送?

想的真美。

「你們能花多少錢跟我買。」

張頌為難了,回去和導演商量了一下。

回來之後,他開了價:「200!」

晏悄看了他一眼,「500。」

「300!」

晏悄:「600!」

張頌臉黑了,「400!」

晏悄:「700!」

「你夠了,500就500!」

晏悄扯了下唇角,「你一開始答應不就行了。」

張頌給她的ID賬戶裏面轉了賬,晏悄的賬戶餘額終於不再是0,變成了500。

拿到了錢,她翹着唇角把藥方寫了下來。

其實都是很簡單常見的草藥,島上一抓一大片。

寫下來之後,張頌眉頭一皺。

「就這些?」

晏悄點點頭,他才拿着藥方回去。

不多時,晏瑤瑤也過來了,她同樣是想要驅蚊的藥方。

晏悄想了想,開了價:「300塊錢。」

晏瑤瑤臉色微變,這剛好是他們的賬戶餘額。

給出去,就分文不剩了。

「你昨天也給了阮茶,你都沒收她錢。」

憑什麼現在和她要錢。

晏悄微微一笑,「不好意思,我就喜歡區別對待。」

晏瑤瑤:「……」她不知道在直播嗎?為什麼不能表現大方友好一些!

晏悄就不怕被直播間里網友罵嗎?

她這個還真白擔心了。

一來,晏悄又不是第一次被罵,早就習慣了。

二來,現在的直播間大家都在笑,根本想不起來要罵晏悄。

【區別對待哈哈哈,還是我們茶茶善良可愛,連晏悄都沒能逃過她的美麗。】

【笑死,晏瑤瑤的臉都黑了。】

【嘖嘖晏悄,你就寵茶茶吧。】

晏瑤瑤尷尬地站在原地,她也不知道要不要買。

回去問席洛也沒用,蚊子不知道怎麼回事,不咬席洛,光咬她。

「300太貴了,不能便宜一點嗎?或者,我們拿純凈水跟你換,你現在應該很缺水吧?」

晏悄偏不,「300就300,不能討價還價,我不要水。」

晏瑤瑤:「……」

她咬着唇,「晏悄,你是不是不喜歡我呀?」

晏悄奇怪地看着他,臉上是真的疑惑表情。

「我為什麼要喜歡你,你又不是人民幣。」

晏瑤瑤氣得臉都青了,「是因為上次沈舟的事嗎,對不起,我也不知道……」

「沈舟?」

晏悄挑眉,好久沒聽過這個名字了。

差點忘了,沈舟是她現在的未婚夫,從小定的娃娃親。

上次見他,是在她「費儘力氣」弄到請柬的酒會上。

她為了證明自己認識沈舟,被同行的小明星激得上前和沈舟攀談。

結果沈舟根本不給她面子,連話都沒和她講,徑直走到晏瑤瑤面前邀請她跳舞。

就因為這件事,晏悄遭到了全網群嘲,也成功把晏瑤瑤推到了大家面前。

說實話,晏悄都快忘記沈舟的樣子了,她鹹魚一條,第一世的時候就是按部就班吃吃喝喝長大,根本沒想過嫁人的問題。

「和沈舟沒關係,就當我跟你氣場不合吧,話說你還買不買?」

晏瑤瑤咬着唇,猶豫不決。

【她就是針對我們瑤瑤!】

【沈舟不理她,關瑤瑤什麼事,晏悄就是惱羞成怒!】

【瑤瑤好可憐,被晏悄針對了。】

不一會兒,靳聞先也過來了,還是想買草藥。

晏悄開了同樣的價格,一點優惠都沒有,一視同仁。

靳聞先的賬戶餘額也是0,當然買不起。

他問:「能賒賬嗎?」

晏悄抬眼看他,「靳老師,別人可以,但你不行。我太愚蠢,怕玷污了您高貴的靈魂。」

靳聞先:「……」

她難道不知道現在有三個直播間的網友盯着她嗎?

作為一個公眾人物,她這是被罵多了開始放飛自我?

「為什麼我不行?」

晏悄道:「我跟你氣場不合。」

晏瑤瑤鼻子都快氣歪了,神他爹的氣場不合!

晏悄就是針對。

靳聞先臉上腫癢難忍,聽到晏悄的話愈發煩躁,轉身大步走了。

而晏瑤瑤,在幾經猶豫之後,還是決定花300塊錢和晏悄買。

要是再被蚊子咬一晚上,她肯定會瘋掉的。

把錢轉過去之後,晏悄把草藥給了晏瑤瑤,轉而去開椰子。

剛起來,她滴水未進,只能喝椰子水。

晏瑤瑤說道:「晏悄,光喝椰子水可不行,長時間下來會出問題的,我們手裡有純凈水,你可以跟我們買。」

可她不一定會賣。

晏悄瞥了她一眼,「你們純凈水還剩很多嗎?四瓶,還是五瓶?」

晏瑤瑤臉色一僵,還真被她說准了,就剩四瓶。

「總比你沒有好。」

晏悄笑了聲,「不勞費心。」

晏瑤瑤氣鼓鼓走了,她直播間的粉絲都在罵晏悄不識好歹。

喝完了椰子水,臧鳴啟過來了。

大家都以為晏悄應該會很高興,可一看,她神色平淡,和剛才晏瑤瑤過來的時候沒什麼兩樣。

「晏悄,謝謝你昨天給我們的東西。」

他手上拿着茶葉蛋,昨天留着沒吃,今天特地送過來給晏悄。

晏悄瞥了一眼,「不用你謝,我給阮茶的。」

【哈哈哈晏悄這是化身晏懟懟了吧。】

【晏悄:莫挨老子。】

【有一說一我覺得她是真的不喜歡臧鳴啟了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