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世人皆怨》長姐死後,我成了後宮中最得聖寵的妃嬪。
世人羨慕我好命,踩着長姐的屍骨上位。
可我只不過是想把皇帝頭上的十二旒冠冕,戴到我長姐的頭上罷了。
*楚皇后歿了。
我斜倚在金絲軟榻之上,懶懶地抬起眼睛,白玉般的手輕輕在前來稟報的宮女眼前滑過。
那宮女似是瞥見我勾起的嘴角,便大起了膽子,上前一步獻媚道:「皇后歿了,皇上下旨,一切從簡,連國母身後的體面竟都未給,可見皇上是有多討厭皇后娘娘。
奴婢在此,恭喜娘娘,賀喜娘娘。」
聽了宮女一番話,我卻並未打賞,也並未做任何反應。
原是這宮裡人人都知道,我與皇后不睦,甚至於是水火不容,若說宮裡誰最盼着皇后死,那非我莫屬。
那宮女見我久久不回話,好半天才敢小聲地提醒我一句:「貴妃娘娘?」
我回過神來,遞了一個眼神給我的心腹嬤嬤清如,清如心領神會,道:「娘娘知道了,你一番忠心對娘娘,娘娘自然不會虧待你,你且跟我去領賞吧。」
小宮女歡天喜地地跟着清如走了出去。
腦海中浮現出剛才小宮女說的那番話,我不自覺地笑了笑,若說我與楚皇后有什麼血海深仇,那倒也不是,楚皇后是我一母同胞的親姐,我是宮中地位僅次於她的楚貴妃。
只是她太過於耀眼,只要她在的地方,就沒有人能看見我,我多少是有些嫉妒她的。
說起出身,我們別無二致,都是鎮北侯府的嫡出貴女,只是她從小跟隨父母在邊關長大,而我則因體弱,自小就養在京中的鎮北侯府中。
所以,從一開始,我與楚長歌雖為嫡親姐妹,卻從來都不是一路人。
直到我們十四歲那年,父母才終於從邊關回京長住。
鎮北侯府有三房,父母覺得將我從小留在鎮北侯府中,雖有二房和三房照看,但到底不是親生父母,對我頗有虧欠,是以對我更加疼愛,有時都忽略了楚長歌。
我能看出來,楚長歌雖然也會因為父親母親的忽略而難過,但對我卻也是真心愛護,讓我感受到了以往在二房三房都沒有感受過的手足之情。
我們相處得還算融洽。
一直到楚長歌見到六皇子江淮的那天。
江淮是所有皇子中身世最為卑微的那一個,即使如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