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顧瑤方旭楊曼大結局 第7章_塔靜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如果真的可以開着顧瑤的車一起去拉薩,倒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至少我可以省下一筆租車的費用,沿途的油費又能平攤,這樣也挺好的。桃子也不管我是否同意,就自作主張要幫我聯繫顧瑤,讓我等消息。

晚上,我爸打來電話給我,告訴我二叔家的弟弟結婚,二叔找他借錢當彩禮,我爸自己沒有多少錢,又不敢跟我媽說,所以他想讓我給他拿一點。

其實我媽不是計較的人,主要是這些年我這個二嬸有點過分了,尤其是在我開公司之後,知道我家裡有錢,屢次借錢不還,這事被街坊鄰里知道了,我二嬸又開始對外說我媽不講人情,兒子都那麼有錢了,還盯着借給她家那點錢不放。

這話傳到我媽的耳朵里,她肯定是不高興的,告訴我爸以後別跟我二叔家來往。我爸肯定是做不到啊!畢竟我二叔是他唯一的弟弟。

當時我全部家當也只有不到四萬塊錢了,並且是剛剛賣掉舊桌子和電腦拿到的。我告訴我爸,最多只能拿三萬塊錢,多了我也沒有。

我爸聽到這個數之後挺不高興的,不過他也沒多說什麼,隔着手機我都能感覺到他的情緒,掛斷電話之後,我在微信上轉給了他三萬塊錢,至此,我全部卡里加一起也不到六千塊錢了。

我不想評價我二叔一家人怎麼樣,人性不過如此。那些親戚認為你有錢了,你就有義務把錢無償的拿給他們用,在他們看來,這是理所應當的,動不動就拿「自家親戚」做道德綁架。

我離婚破產的消息對我爸一個字都沒有提,到了這個年紀,早就習慣了對家人報喜不報憂。

我目前全部的希望都在這12台服務器上面,這12台服務器帶到拉薩賣掉,還能有30萬的收入,拿到這筆錢之後,我打算一切重新開始。

第二天早上桃子就來敲開我的門,告訴我顧瑤已經同意拼車去拉薩,中午一起吃個飯商量一下路線,以及前期必要的準備,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費用問題,這個要提前說清楚。

十一點,桃子開車帶我去飯店赴約,路上有點堵車,到飯店包間的時候,已經是11:45分了,顧瑤和另外一對情侶已經在這裡等着我們了。

見面之後,顧瑤給桃子一個大大的擁抱,桃子道歉說道:「路上有點堵車,讓你們久等了。」

顧瑤微笑說道:「沒關係,還有兩個朋友也在路上,都是準備一起去拉薩的。對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我朋友呂勝,他也帶着女朋友孫淼跟我們一起出發。」

我向呂勝主動伸出手,呂勝特別客氣的對我說道:「聽顧瑤說你已經自駕過很多條進藏路線了,這次還希望多照顧照顧,麻煩您了。」

「您太客氣了,大家一起同行,相互幫助是應該的。」

顧瑤笑着說道:「真看不習慣你們這麼客氣的樣子,咱們又不是談生意幹嘛的,大家就別客氣了好么?對了方旭,呂勝的車是新買的奧迪Q5沒問題吧?也是個SUV呢。」

「我們是走滇藏線進去就完全沒問題,現在通麥天險都通車了,沿途都是鋪裝路面,只要車不壞,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

呂勝笑道:「新車,哪那麼容易壞呢?對吧!」

我們正聊着呢,門外又進來兩個女生,走在前面的女生叫李思嬌,身上背着一個LV的包,進門就抱怨道:「誰選的這麼個破地方見面?堵車都要堵死了,真煩。」

另外那女孩的裝扮跟李思嬌差不多,她名叫喬麗,找了個空位坐下來左右看了看問道:「人都到齊了么?我們不會是最後來的吧?」

顧瑤撇嘴說道:「就你們倆慢。」

李思嬌翻着白眼說道:「誰讓你選這麼個破地方了?還怪我慢,我還沒怪你選的地方不好呢,真是的。」

顧瑤也沒太在意,把李思嬌和喬麗介紹給我們認識,這兩個都是她的朋友,貌似跟呂勝、孫淼都不熟。

這幾年開公司,我和各種各樣的人打交道,雖然是第一次見面,我就已經看出來李思嬌和喬麗這兩個女孩不是那麼好相處,身上帶着「大小姐」脾氣,說話完全不顧別人感受的那種。

說真的,跟這種人出去很累,好在我開的這輛車是顧瑤的,而且顧瑤是很好相處的女孩,至少自身的素養比較好。

大家確定了出發的時間是五天以後,我帶着顧瑤還有遲到的兩個女孩開顧瑤的豐田陸巡,呂勝和孫淼開奧迪Q5,一共兩台走滇藏線去拉薩。

費用方面,呂勝和孫淼自己承擔奧迪Q5的一切開銷,陸巡的油費由我們四個人平攤,沿途的住宿各自承擔各自的。吃飯的費用現場A,之所以不提前收費,主要是考慮到沿途會有一些特色小吃,如果某一餐沒有一起吃飯,那就不需要A這頓飯錢。

席間,這些女孩子各種討論要帶什麼樣的衣服在沿途拍照,聽她們的口氣,恨不得把整個車裡全都塞滿漂亮的衣服,根本就不考慮別的了。

午宴散去後,我和桃子一起回去,坐上了車之後,桃子略帶同情的對我說道:「遲到的那兩個女生絕對不是省油的燈,這一路你可能要飽受折磨了。」

我轉過頭看着坐在副駕駛的桃子問道:「你以前認識她們倆?」

桃子搖頭,對我說道:「不認識,但是聽顧瑤提起過這個李思嬌,好像是她的大姨家的女兒,從小被寵壞的那種。」

太多的事我也沒問,開着車直接去了戶外用品店,去拉薩還是要提前準備一些的,比如便攜式氧氣就必須有,我對自己的身體倒是很自信,畢竟自駕西藏已經有幾次了。

但是那幾個女孩全都是第一次去西藏,高反也是很有可能發生的。

除了便攜式氧氣之外,我還買了丁烷氣管、爐頭、便攜式套鍋、對講機等等,這些是戶外做飯應急的,最後給自己買了一套衝鋒衣,老闆還送了一個鎂塊打火石,和幾個保溫毯,這種保溫毯實際上就是一層很薄很薄的塑料膜,摺疊起來都不如一個手絹大,打開之後有三平米,一面是銀色一面是金色塗層。贈送的這幾樣東西加一起也不過30塊錢左右,但卻救了我們的命……

離開戶外用品店之後又去藥店買了幾盒紅景天、攜氧片還有西洋參含片。

桃子說我買的很多東西都是大家公用的,為什麼不在吃飯的時候提出來,這筆錢應該算在大家A的範圍內。

我說算了,也就兩千塊錢不到,花就花了吧,要一起走那麼多天呢……主要我就不是那種計較的那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