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顧瑤方旭楊曼大結局 第10章_塔靜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我拿着手機轉身,因為太過生氣而忘記了自己說話的聲音,一點情面不留的拿着電話冷笑道:「懷孕了?我的?呵,你憑什麼說孩子是我的?你又怎麼證明孩子是我的?」

楊在電話那邊用更高的聲音吼道:「方旭你王八蛋,我是你老婆,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還能是哪個王八蛋的?」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楊曼此時的憤怒,我反而很開心,情不自禁的笑着說道:「我哪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哪個王八蛋的?有本事你生下來看看長得像不像我?還有,拜託你你搞清楚目前的狀況,我們已經離婚了,孩子在你肚子里,你願意生還是願意做了都和我沒關係,懂了沒?少他么的給我打電話煩我。」

在我掛斷電話轉身的一瞬間,發現顧瑤正在用一種「不可理喻」的眼神看着我,在我們對視的瞬間,她主動移開的自己目光,冷冷的說道:「我辦完入住手續了,先去休息一下。」

我讓老闆給我一個最便宜的房間,158元搞定,我拉着行李箱回到房間,微信自駕游的群里就出現了一條消息,是顧瑤發出來的:晚上不聚餐了,大家想吃什麼自己就出去找吧。

如果大家都是各自出去吃東西,我也就不會多想了,事實上那天晚上,是他們五個人一起吃的晚飯,唯獨沒有帶我。

講真,這種挺讓人難受的,雖然我不是多麼的期望跟他們一起吃飯,但是這種被孤立……完全又是另外一種感覺了。

深夜,無法入眠,手機上有很多條楊曼發來的信息,越看越是心煩,索性一個人來到客棧二樓的露台上發獃,面前就是深邃的洱海,在夜色的籠罩下,隱約可以看到零星的漁船閃着昏黃的燈光。

在我的背後,就是顧瑤、李思嬌她們幾個的房間,幾個女孩子正湊在一起閑聊,她們的話題忽東忽西變幻莫測。

不知道是誰突然問起了顧瑤,跟我是怎麼認識的。

顧瑤無奈的嘆息道:「是桃子介紹的,第一次見面是他找桃子辦事,把家裡的房產弄到了妻子的名下,聽他自己說,以前是做網絡公司的,現在干不下去了。要去貸款,但是又擔心投資失敗牽扯到妻子。」

Q5車上的女孩孫淼驚訝的說道:「好男人啊!」

顧瑤不屑的回應道:「那時候我也這麼想,但是剛剛辦理入住的時候,我看到他手機上有個備註為『親愛的』人給他打電話,聽語氣好像是他老婆,人家懷孕了,他還說這跟他無關,瞬間覺得這個人太不負責了。」

李思嬌下定義式的說道:「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全都是提上褲子就不想負責的。」

顧瑤低聲說道:「算了,咱也別背後討論人家了,畢竟咱不是當事人,可能也是另有故事唄。」

李思嬌嘟囔道:「最討厭渣男。」

我把手裡的煙掐滅,轉身下樓回到房間,只想好好睡一個安穩覺。

第二天約好九點之前出發,原計劃是走香格里拉、德欽然後直奔鹽井,也就正式進入西藏了。香格里拉的帕拉格宗、白水台,都是值得逛一逛的地方,再就是過飛來寺的時候,可以看到梅里雪山的主峰——卡瓦格博。

出發之後,大家就開始討論今天一定要在鹽井吃加加面。

鹽井的加加面25塊錢 一個人,無限量的吃。據說記錄是吃了260多碗,打破記錄還有獎勵。

我們兩輛車剛過德欽還沒等到鹽井就被攔下來了,被告知前方60公里處山體滑坡,已經不具備通行能力了。

這下可急壞了李思嬌,她推開後面的車門就下了車,追問道:「多久才能通車么?」

路政的工作人員開口道:「這次塌方有點嚴重,至少3-4天才可以通車。」

李思嬌傻了,完全不講理的說道:「不就是個塌方么?你們怎麼不快點搶修呢?」

顧瑤見李思嬌的話有點過分了,急忙給人家賠禮道歉說道:「不好意思,我朋友性子有點急,我們是要自駕去拉薩,抱歉。」

路政的工作人員直接不搭理李思嬌了,對顧瑤說道:「你們自駕去拉薩只能換路線了,走川藏線或者丙察察都可以,這個季節我倒是建議你們走川藏線,丙察察也不靠譜了。」

坐在我車上的另外一個女孩問道:「丙察察是什麼?」

我解釋道:「號稱進藏最難走的一條路,從大理到六庫,然後進入丙中洛、察瓦龍、察隅,察隅又可以走左貢方向,路線比滇藏線要短一些。路況稍微差了那麼一點點,大部分還是鋪裝裏面了,大流沙和老虎嘴都是網紅景點。」

路政的工作人員笑着說道:「看來你對那邊很熟啊,能走丙察察進藏一次,那也是值得炫耀的一件事了。多少人望而卻步的一條進藏路。」

李思嬌道:「行,那我們就走丙察察,你們都沒意見吧?」

這一次,我跟李思嬌的想法不謀而合,因為走丙察察比走川藏線更快,至少可以節省3天的時間。

奧迪Q5的司機呂勝卻顯得有點為難,主動遞給路政的工作人員一根煙,指着自己的車問道:「你看我這車能走丙察察么?不會有事吧?」

李思嬌鄙夷的說道:「你怕什麼啊?新買的奧迪越野車啊,就走這條路了。」

我心裏暗笑,城市SUV和越野車都分不清,還在這裝內行。

路政的工作人員問道:「你這車是四驅么?」

呂勝略帶自豪的說道:「全時四驅。」

路政的工作人員自信十足的說道:「那沒事,隨便跑。」

於是,我們就這樣被指引到了一條不歸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