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顧瑤方旭為主角的小說有哪些 第6章_塔靜小說
◈ 第5章

第6章

我媽的電話從老家打過來,我看着屏幕猶豫了半天才接起來,我媽在電話那邊問道:「你和楊曼是不是吵架了?為什麼我打她電話她沒接就給我掛斷了?」

我不想讓我媽知道已經離婚的事,更不想讓他知道我現在的無家可歸,撒謊說道:「楊曼可能在忙着開會吧,你打電話給她幹什麼?有事啊?」

我媽無比關切的說道:「沒啥事,我前幾天郵寄了一些風乾腸到你那,剛剛短訊提醒已經簽收了,楊曼不是喜歡吃嘛,我打電話告訴她一聲,這東西吃不了要放在冰箱冷凍。」

「知道了!」此時聽到我媽還那麼關心楊曼,心裏就覺得憋屈,於是我想早早的結束這個電話,「上次你郵寄風乾腸的時候就說過了,我們一直冷凍保存呢。」

我媽特別欣慰的說道:「知道就行,你平時多照顧着點楊曼,別沒日沒夜的工作,晚上早點回家,你們都二十七八歲了,年齡也不小了,差不多就要個孩子了。」

「行了行了!」這話題越聊越遠,「我知道了,您快別在電話裏面催了。」

「好,我不在電話裏面催,下個月有空我和你爸去昆明看你們。」

「下個月再說!」

說完我就把電話給掛了,心裏越想越難受,轉身就回去找楊開福要我媽郵來的風乾腸,就算喂狗我都不給他們楊家人吃了。

再次回到那個熟悉的那道門,敲了很久才被打開,楊開福一臉不耐煩的問道:「你又回來幹什麼了?你的東西都給你了,你走吧,這裡已經不是你的家了。」

我看着楊開福問道:「下午有個快遞,是不是被你們取回來了?」

「什麼快遞?我沒看到!」

「我媽給我郵寄的特產風乾腸。」

「有有有!」楊開福他老婆抱着一個紙殼箱來到門口,一把將箱子丟了出來,風乾腸散落了一地,她很嫌棄的說道:「拿走拿走!快點拿走別再回來了,說的好像我們故意貪污你幾根火腿腸似的。。」

說完,那扇門再一次被狠狠的關上,我忍着淚彎腰把這些散落在地上的風乾腸一一拾起,於我而言,這並不是一根根香腸,更是我媽在萬里之外對我們的關心。小心翼翼的裝在紙殼箱內,把紙殼箱放在行李箱的拉杆上,落寞的離開。

路燈把我的影子拉的好長好長,獨自走在街上,漫無目的的遊盪。

幾天前的我有價值百萬的豪車、有兩百多平米的房子,還有一個自認為很溫馨的家與她,這一切如雲煙一般消散的無影無蹤。

公園內,我坐在自己的行李箱上,扯開了一包風乾腸,就這一瓶礦泉水算是把晚飯解決了,我媽自己做的風乾腸絕對是貨真價實的純肉腸,吃到一半的時候我想到了一直都很照顧我的桃子,反正自己也吃不完這麼多,索性送給桃子一些。

打電話給桃子,桃子聽說我要送她好吃的,開心的不得了,要親自過來找我。

當桃子在公園找到我的時候,她整個人都震驚了,隨後捂着嘴笑道:「你這是演的哪一出?坐在行李箱上面吃香腸喝礦泉水?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剛下火車的打工仔呢。」

我仰視桃子說道:「剛下火車的打工仔都知道自己何去何從,我現在還不如他們呢。」

「怎麼了?」桃子坐在我身邊問道:「怎麼把自己說的那麼慘?」

「我被楊曼離婚了。」

「被離婚?」桃子沒理解我要表達的意思,「『被離婚』是什麼意思?」

我把今天離婚的經過和桃子說了一遍,桃子無比的震驚,小心翼翼的問道:「真的么?電視劇導演都不敢這麼拍戲,你確定你沒和我開玩笑?」

我苦笑道:「拿這種給自己扣綠帽子當王八的事開玩笑?我吃飽撐的?」

桃子蠻同情我的,對我說道:「走吧,我帶你先回我那安頓一下吧,你的風乾腸就當是房租了,過兩天楊曼想清楚,肯定後悔,哭着回來找你複合。」

桃子自己租了一套兩室一廳的小區房,她的次卧一直當雜物間了,今晚是臨時收拾一下給我住,為了讓我能住的舒服一點,她還在我休息的時候去樓下的便利店買了一套全新的床單被罩給我用。一直自命不凡的我怎麼都沒想到會有一天過着寄人籬下的生活。

桃子很照顧我的感受,沒有用過激的語言詆毀楊曼,也沒有說那些場面上的廢話安慰,第二天上午,她就開始努力動用自己身邊的資源,希望能幫我談成一兩單生意。結果事與願違,可我仍舊發自心底感激桃子。

住在桃子家的第三天,我必須重新審視一下自己目前的狀況,「被離婚」的時候,我所有卡上加一起也只有不到一萬塊錢,租的寫字樓下個月就要到期,房東又催我付下一年的房租,我不得不面對「公司經營不下去」的事實。

而我也不能一直賴在桃子這裡,畢竟她也要自己的私生活。

我開始處理曾經的辦公用品,幾百平米的寫字樓,把桌椅和電腦全都白菜價賣掉之後,回收了不到三萬塊錢。

最值錢的也就是12台服務器,當時購買的價格6萬多一台,自己又給每個服務器改裝了內置電源,現在的成本總價在八十多萬。

我把這些當成二手閑置發在了網上,很快就被拉薩旅遊公司的人發現了,打電話給我要購買,對方開價30萬,但必須讓我親自把服務器帶去拉薩,當面驗貨交易,並且負責免費調試。

因為改裝了電池,服務器無法空運,陸運又擔心暴力運輸造成損傷,畢竟這樣的案例在國內屢見不鮮,經過反覆思量,我決定租個車自駕去拉薩交付這些服務器。

當天晚上我請桃子去外面吃火鍋,感謝她這幾天收留了我,順便把我要去拉薩交付服務器的事告訴了桃子。

桃子聽後問道:「你還記得上次在星巴克跟我一起喝咖啡的顧瑤么?她一直想要自駕去拉薩旅行,但她的車技很差,如果你們一起同行,彼此都能節省很多開支,最主要的是又省下一筆租車的費用,你覺得怎麼樣?」

顧瑤——那個美的有點過分的女人,我們有可能一起同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