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張愛玲曾說過:人到中年的男人,時常會覺得孤獨,因為他一睜開眼睛,周圍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卻沒有他可以依靠的人。

以前不曾有深刻的理解,直到陪我一同創業的兄弟禾豐坐在我對面哭着和我說要分道揚鑣的時候,我信了!

我,標準的90後!2013年大學畢業,我帶着幾個同學一起創業,搞了一家網絡公司。第二年我就年入百萬,風風光光的把昔日的班花變成了現在的老婆,跟着我一起乾的兄弟們也都發了小財,在昆明買車買房,我成了朋友口中的「旭哥」。

2016年,中國經濟危機爆發,公司業績一落千丈。半年後,一同創業的兄弟們陸續選擇分紅撤資,留下一個爛攤子給我。

我不怪任何人,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何況公司的業績也說明了一切,如果我那個時候收手,我名下至少還有一個獨棟別墅,和兩個價值百萬的豪車,銀行卡上還有個幾百萬的存款。

可是我沒有向命運妥協,因為我知道,一旦我申請公司破產,跟着我打拚了好幾年的下屬將比我更慘,大環境不好,任何人找工作都不容易。我懷揣着希望用積蓄維持公司的運營,想讓跟着我混的人有口飯吃……

然而內行人都知道,「網絡公司」實際上就是燒錢的機器,上千萬丟進去都打不起了水漂來。

在大環境面前,我終究沒有反抗的餘地。在2017年年初,公司運營徹底癱瘓,曾經近百人的公司,只剩下我、禾豐還有郭少陽。

今晚禾豐喝的有點多,他跪在我面前哭着和我說:「兄弟,對不起……我真的堅持不住了……這些年的賺的錢我全都拿出來維持公司運營了……我現在每個月要還5800的房貸和4700的車貸,我上有癱瘓在床的老爸,下有兩個上幼兒園的兒子……我老婆現在每天下班之後還要去做兼職……四個老人兩個孩子全指着我們倆……我真的堅持不住了……你別怪我丟下你自己走行么?」

我跪在禾豐面前抱着他,告訴他我真的不怪他在這個時候選擇離開,公司已經一年多沒有給他發過工資了……不僅如此,禾豐還把自己的積蓄都拿出來給了我……我真心希望他過了今晚就能找一個好的工作,至少可以維持生計。

我的情況比禾豐輕鬆一些,我和楊曼結婚多年,卻一直沒有個一兒半女。我父母生活在老家,有退休金。岳父是麗江的一個地方官,收入頗豐。即便是我的公司一直在倒貼錢,生活上也還說的過去。

深夜,代駕開着我的車把我送回到小區,去年為了渡過難關,我把別墅賣掉後全款買了這套商品房。現在我名下最值錢的也就只有這套商品房,和我的這輛寶馬X6了。

回到家,楊曼聽到開門的聲音,穿着睡衣從卧室走出來,一臉不高興的問道:「公司都要破產、倒閉了,你還有心思跟別人喝酒?你也不看看這都幾點了?」

我扶着牆走到客廳坐在沙發上,望着天花板木木的對楊曼說道:「明天,我把我的車賣了吧。」

「幹什麼?」楊曼一臉警覺的說道:「公司就剩下你們三個人了,又沒有員工需要發工資,你賣車幹什麼?車賣了我們用什麼?」

我很無奈的說道:「你不是還有一個奔馳C代步家用么?我把X6賣了錢給禾豐,這兩年禾豐跟着我我把賺的錢全都倒搭回來了,他上有老下有小的,我不想看着他活的那麼辛苦。」

「不行!」楊曼態度堅決,「車是我們的共同財產,我不同意你這麼做,禾豐是咱們的同學這不假,但是出來打拚創業本來就有風險,現在公司成這樣,這也不是你的錯,你沒必要可憐他,賺錢的時候,他怎麼不想着把自己的錢給你一些呢?」

這一刻,我突然覺得眼前的楊曼如此的陌生呢?

她也看出來我的眼神不對了,站在一邊態度堅決的開口道:「不管你怎麼想,賣車這件事我堅決不同意!」說完,楊曼轉身回了卧室,還重重的摔上了門。

我雙眼望着天花板,在酒精的作用下頭痛欲裂,禾豐跪在我面前流淚的那一幕揮之不去。

我們都已年近三十,00後見面都開口叫「大叔」了,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誰又願意讓自己如此狼狽呢?

人到中年不如狗!

我還是決定不顧楊曼的反對,把車賣掉拿錢給禾豐,因為他父親每個月的醫藥費就要上萬。我心裏默默的告訴自己:再窮也不能讓咱爸看不起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