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念姝雪第2章 初見在線免費閱讀

顧念姝雪第3章 《水邊的阿狄麗娜》在線免費閱讀

蘇媽不知道說點什麼,站起身準備離開:「淮安,蘇媽先回家準備一些你需要的東西,等早上的時候帶着早飯過來,這期間有什麼不舒服按床頭的呼叫器,難受是要叫醫生的,知道了吧!」

顧淮安點點頭,然後乖乖的答應了女人。

等蘇媽走後,他還是睡不着,就那樣靜靜地看着窗戶外面,直到小鳥開始在樹梢嘰嘰喳喳的叫着。

顧淮安才把臉別到一邊,他自己都不知道過了多久,蘇媽推開門走了進來,跟在身後的還有魏盛明。

蘇媽把東西放在一旁的小桌子上,魏盛明臉色低沉的坐在窗戶邊上的小沙發上,一言不發。

顧淮安艱難的坐起來,微笑着看着他:「魏叔,我沒事,只是昨天太累了!」

魏盛明這才責怪的看向顧淮安:「淮安啊,我知道出了這樣的事情對你的打擊有多大,魏叔理解,但是你不能這樣傷害自己的身體啊,怎麼能回去以後不吃不喝的呢,這樣,魏叔和蘇媽給你找個阿姨,先暫時照顧你的生活起居。」

顧淮安剛要開口拒絕,蘇媽立馬打斷:「別說不需要,你現在的狀態身邊很需要有一個照顧你的人!」

顧淮安無奈的笑了笑,然後用手輕輕按了按鼻根:「好!我知道了,您和魏叔說了算!」

蘇媽這才放心的瞥了瞥嘴角,魏叔起身走到顧淮安的床邊,心疼的看着他:「淮安,快點好起來,警局和警號我都安排好了!」

顧淮安激動的看着魏盛明:「謝謝魏叔!」

蘇媽把飯菜端到顧淮安的病床小桌子上,打趣道:「謝謝魏叔,好了好了,快點吃飯吧,都是你愛吃的!」

顧淮安點點頭,又滿臉笑意的看向蘇媽:「也謝謝蘇媽!」

「好啦好啦,不用謝蘇媽,只要你健健康康的,蘇媽就很開心了,快點吃吧,再不快點吃就涼了!」

顧淮安馬上抓起筷子,邊流眼淚邊笑着往嘴裏塞飯。

林宅里,林姝寒站在全身鏡前,鏡子里的自己穿着靚麗的牛仔褲,白色的襯衫,長長的頭髮很隨意的披在肩上,再配上簡單的單肩包,整個人都顯得乾淨又利落。

他滿意的看着鏡子里的自己,然後關上房門就走向了書房,她敲了敲門,然後在幾秒後聽到裏面的『進』字的時候才推門進去。

書房裡的男人帶着一副老花眼鏡靠在椅子上看報紙,林姝寒慢慢的坐在他的面前:「父親,我收拾好了!」

男人摘下眼鏡,仔細的看着眼前的女生,然後又很滿意的點了點頭:「不錯,槍帶了嗎?」

林姝寒端莊的坐在椅子上,兩隻手自然地放在雙腿上:「沒有,今天大多時間都在外面,帶槍不方便。」

男人稍微歪了歪頭:「槍還是要帶的,萬一有什麼緊急情況也好應對,你放在車上就好了!」

林姝寒聽後點點頭,然後起身朝着門口喊道:「司行,槍!」

門口的人立馬跑去取槍,林姝寒繼續看着男人:「爸,我不喜歡香薰的味道。」

男人聽到後只是背過身開始在書架上找着什麼,滿不在意的回道:「我知道!」

林姝寒靜靜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說什麼,此時司行小跑着把槍交給林姝寒,男人這才開口接著說道:「去吧,注意安全!」

林姝寒很識趣的轉身離開,司行也跟着林姝寒離開。

坐上車以後,副駕駛的司行立馬開始彙報今天的行程:「今天上午我們要先去市警察局召開的一個關於禁毒工作成效的新聞發佈會,然後下午去醫院看望一個叫顧淮安的警察就好了!」

林姝寒將手槍塞到座椅的下面,然後閉上了覺得疲憊的雙眼:「顧淮安?誰啊?」

司行往後翻了幾頁資料,然後將資料遞給林姝寒,林姝寒睜開暗黑色的瞳孔:「不想看,你讀!」

司行立馬把剛剛的資料拿回手裡,開始讀起來了:「顧淮安,現在是警大的畢業生,父親在幾天前因為追擊毒販,不小心被毒販擊中,搶救無效死亡,母親是因為生他難產去世的,從小都是被他父親帶大的,母親叫夏文錦,父親叫顧明德,還有就是…」

還沒等司行讀完,林姝寒就打斷了司行:「顧…顧明德」

司行納悶的看向後面的林姝寒:「小姐,你認識他?」

林姝寒像是想起什麼一樣,久久說不出一句話:「他就是小時候把我從火海里救出來的緝毒警!」

司行激動的將半個身體都轉向林姝寒:「那個為了保護小姐中槍的緝毒警嗎?」

林姝寒不知道為什麼,鼻子突然酸的說不出來話,只能一個勁的點頭,她轉過手腕看了看時間,然後叫住司機:「先去墓園!」

司行看了看時間,又從後視鏡里看到滿臉淚痕的林姝寒:「小姐,你先過去吧,發佈會那邊我來想辦法!」

林姝寒點了點頭,然後慢慢向後靠在座椅上。

沒過一會,車子就穩穩地停在了墓園的門口,林姝寒站在門口遲遲不敢進去,思來想去很久就準備回到車裡,司行像是看出了什麼一樣:「小姐,你今天就是來看看救命恩人,和其他一切無關。」

林姝寒看向司行,微微點了點頭,然後無畏的走進去,在門衛那邊查到具體的位置後,就抱着一大束白菊花走了過去,直到看到墓碑上那個熟系的面孔,林姝寒的臉上就已經有眼淚滑下來了,她從來都沒有想過會以這樣的方式再見到彼此,他可是除了媽媽以外給了她第二次生命的人。

林姝寒慢慢把花放在墓碑前,然後深深的鞠了一躬,隨後就蹲在墓碑前看着眼前依舊很和藹的恩人:「顧叔叔,好久不見,您變老了呀!」

說完自己又不自覺的笑了笑,接著說道:「我還記得當年您一邊幫我擦眼淚一邊還安慰我說不是我的錯,還說救我是您該做的事情,當時我只覺得這樣的您真的很傻很傻,怎麼能為了救別人就不顧自己呢,直到後來我才明白,您看到現在的我是不是很失望,當時您拿命護下來的我,現在變成了您最討厭的那種人,您當時就不應該救我,不救我的話,您守護的世界還會少一個惡人,您也不用在鬼門關走那麼一遭!」

說著說著林姝寒的臉上突然掉了一滴雨水,她起身輕輕地撫摸着墓碑上的照片,然後眼神堅定的說道:「您放心,我會為您報仇的!」

雨越下越大,林姝寒還是站在墓碑前,司行拿着黑色的雨傘走到她的身邊幫她撐着,她看着墓碑嘴角微微上揚,然後轉身離開。

坐上車的林姝寒擦了擦臉上的眼淚,然後清了清嗓子:「司行,幫我查一下打死顧叔叔的人是誰,是誰的人?」

司行點了點頭:「好的,我知道了,發佈會內容我已經讓人整理好了,晚上休息前發給你,現在我們要去醫院了,好好收拾一下!」

林姝寒點了點頭,然後用毛巾擦了擦頭髮,開着暖風前往醫院。

醫院的藥水味對林姝寒來說就是很噁心,一點也接受不了,如果讓她選擇待在滿是屍體的房間還是醫院的病房裡,她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屍體的房間。

她走到顧淮安的病房門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將記者的身份牌戴在了脖子上,面帶微笑的敲了敲病房的門。

裏面的顧淮安聽到敲門聲後,放下了手裡的刑偵書:「請進!」

林姝寒將果籃放在床頭柜上,然後退一步開始介紹自己:「你好,我是林業傳媒的實習記者—阮晗,按領導要求需要出一個關於烈士的報刊,所以想採訪一下你可以嗎?」

顧淮安看着眼前的女生,禮貌的笑道:「只是我父親前些天才剛剛過世,現在採訪我的話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林姝寒將頭慢慢低了下去:「抱歉,是我們考慮的不周全!」

顧淮安看着她,還是很不忍心:「這樣吧,你給我個名片,等過段時間我聯繫你!」

林姝寒點點頭:「麻煩你了!謝謝!」

說完林姝寒就轉身離開了,她害怕再不離開,可能會更愧疚眼前的男生。

她剛走到醫院門口,官珩的車就停在了她的面前:「林大小姐今天走的風格和往常區別太大了吧!」

林姝寒打開車門坐上了副駕駛:「別胡鬧,今天在辦正事!」

官珩嘴角微微上揚:「我爸叫我帶你回家吃頓飯!」

林姝寒點了點頭:「行吧,官伯伯找我是要商量什麼事啊?你先給我透露透露。」

官珩用手捂了捂嘴巴,然後很寵溺的說道:「我是他親兒子,他知道我多喜歡你,就很平常的叫兒媳婦過去吃一頓飯而已!」

林姝寒拿出口袋裡的棒棒糖塞進嘴裏:「但願如此!」

富人區的別墅大多都是奶白色的,像是宮殿一樣,對比林姝寒的家,他們家就偏歐式。

林姝寒剛一進門就開始換鞋,像是自己家一樣,官珩跟在她的後面一起走向客廳,客廳里的男人看到林姝寒以後,一下就站了起來:「姝寒來了啊!」然後又看向身後的官珩,埋怨的說道:「這臭小子,早讓他叫你了,就是拖時間,一拖再拖的!」

林姝寒坐在男人的身邊:「伯伯,我這不是來了嘛,您別怪他啦,是我自己太忙了,沒時間過來看看您,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