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顧念姝雪 顧念姝雪第2章 初見在線免費閱讀_塔靜小說
◈ 顧念姝雪第1章 向父親一樣光榮的緝毒警在線免費閱讀

顧念姝雪第2章 初見在線免費閱讀

「淮安,節哀順變~」身穿警裝的男人心疼的拍了拍顧淮安的肩膀。

顧淮安緊握着拳頭,抬頭滿眼淚水的看向男人:「魏叔,我想重啟父親的警號!」

男人不可思議的看着眼前這個堅定的男生:「好!等你今年畢業以後,魏叔就給你安排好!」

顧淮安抿了抿乾巴巴的嘴巴,然後向前一步走向父親的墓碑,輕輕地摸着墓碑上冷冰冰的字:「有你這樣的爸爸,我真的很自豪!」

天空突然下起了零碎的小雨,然後漸漸變大,魏叔耐心的將傘撐向顧淮安,不知道過來多久,顧淮安慢慢站起身,朝着墓碑深深地鞠了一躬。

魏盛明將警帽重新戴回頭上:「老顧,我會照顧好淮安的,你安心走吧!」

顧淮安退後一步,然後走回了人群中。

陰暗的倉庫正中間一個男人被五花大綁在一個椅子上,眼睛上矇著一個不透光的黑色厚布條,嘴巴先是被一個毛巾塞住又粘了兩圈膠帶,完全發不出一點聲音。

沒過一會,倉庫的門口就被拉開了,一個身材明顯很嬌小的女生走在最前面,後面還跟着四個壯漢,女生的頭髮和眉毛都是黃白色的,嘴巴里還塞着一個棒棒糖,右手拿着手槍,一步一步的靠近綁着的男人,然後把槍一下頂在男人的額間,男人感覺到自己的額頭被一把槍指着的那一顆,已經嚇的不知所措了,在椅子上瘋狂的抽搐。

女生拿出嘴裏的糖,一把扯下了蒙住男人眼睛的布條:「東西在哪?」

男人看到面前的小女生,不可思議的向後看了看那幾個壯漢,女生歪着頭看着面前滿臉是血的男人:「問你話呢,你往後看什麼?」

男人緊張的咽了咽口水,然後示意他不會說話,眼角可以清晰地看到眼淚,女生往後招了招手,其中的一個壯漢上前拿下男人嘴裏的東西,然後就退到了一邊。

女生不耐煩地皺了皺眉:「說!在哪,我沒時間和你耗!」

男人嘴巴打顫,但還是回答着女生:「我真的不知道貨現在到誰手裡了,我只負責拿錢。」

女生聽到這話,用手槍柄朝着男人的額頭就是一下,鮮血一下就濺到了她的黑色外套上,她扔掉左手的棒棒糖,氣憤地看向濺了血的外套:「該死了!」然後又惡狠狠的看了看椅子上的男人,把槍正正的指向了男人的大腿就是一槍:「還是不說嗎?」

男人在突然地疼痛下立馬求饒:「我說我說,五百萬在我自己的倉庫保險柜里,東西已經被另一個人交給了我們老大!」

女生嘴角微微上揚:「你早說不就好了嘛,真不知道你們老大給了你什麼好處。」

說完,女生就轉身離開了,走之前看向一旁的壯漢眨了眨眼。

原本還在一邊叫喚的男人隨着壯漢的一聲槍響瞬間沒了聲音,女生出了倉庫的門,就坐上了車,冷冷的說道:「去官珩那!」

司機透過後視鏡看了看有點血色的衣服:「小姐,要不要換個衣服?」

林姝寒搖搖頭:「不用,先過去吧!」

司機點點頭,然後就發動了汽車,女生在后座看了看手錶,然後抓起身邊的平板開始玩小遊戲,沒過一會,就到了一個別墅區,由於是在下雨的天氣所以整個環境都是暗沉沉的,和傍晚沒有什麼區別,女生看到熟悉的房子,把槍別在腰間就下車了,身後的車上也下來兩個人,緊緊地跟在林姝寒的身後。

林姝寒打着傘堅定的往前走着,敲了敲別墅的門,裏面的阿姨一打開門就被門口的人物嚇的不知所措,林姝寒一步進到屋子裡,然後很無所謂的看向阿姨:「趙姨,官珩在哪?」

阿姨看了看她身後的兩個壯漢,手指哆哆嗦嗦的指向二樓,然後嘴巴里很小聲的吐出『書房』兩個字!

林姝寒點點頭,然後叮囑道:「趙姨,守好門,別讓任何人進來,就說官珩今天有事不在家,我讓他們兩個在這邊陪你,免得你害怕!」

雖說是陪她,但是完全還是不相信這個阿姨,畢竟輕易相信人的代價一般都很大。

林姝寒熟練的坐上電梯,來到二樓後一腳踹開了書房的門,裏面的椅子上的官珩嚇得往後退了一點,看清楚來的人以後,立馬笑臉盈盈的展站起身:「林大小姐今天怎麼有時間來看看我了?」

林姝寒慢悠悠的坐在書房的沙發上,拿起桌子上的水喝了一口:「你不知道我為什麼來找你啊?嗯?」

官珩笑着坐到林姝寒的身邊,一把抱住脖子準備吻上去,林姝寒快速把頭轉向一旁:「別搞這些有的沒的,我的東西在哪?」

官珩無奈的用手摸了摸太陽穴:「什麼東西啊?」

林姝寒笑着站起身,從腰間掏出手槍指向官珩的腦子:「別讓我說第二遍,東西!有些時候別把事情做太絕了,對你沒有好處!」

官珩順勢向後躺在了沙發上,歪了歪頭:「狗東西,出賣我!」接着又看向林姝寒「別生氣嘛,怎麼能拿槍指着我呢?」

林姝寒看着官珩,把手槍又重新別回腰間:「今天晚上,錢和東西給我完完整整的送回茶莊,錢少一分,貨少了一條我都可以整死你!」

官珩微笑着點點頭:「好好好,我知道啦~」

天上的已經停了,但是天還是灰濛濛的,林姝寒面無表情的坐上車:「回家!」

司機從後視鏡向她點點頭,然後發動汽車。

車子在不久之後就停在了一個看着很有歷史的古宅,大門上赫然的寫着兩個大字『林宅』。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什麼民國時期就有的房子。

林姝寒拿着平板走在最前面,宅子前面停了幾輛布加迪和四輛勞斯萊斯,加上林姝寒做的這一輛就是五輛勞斯萊斯。

林姝寒徑直往裡走,身後跟着的人在快要到主廳的位置停下來站在兩側,她坐到茶桌的椅子前,對面的男人看到林姝寒,不緊不慢的給她倒上一杯茶:「找到了嗎?」

「找到了,等會就送過來了!」她邊說邊把要見的搶放在桌子上。

男人點點頭,將茶杯移向林姝寒:「喝茶!」

林姝寒拿起桌子上的茶杯:「還有什麼事情需要交代我嗎?沒有的話我就先上樓了!」

男人拿起茶壺繼續續上杯中的茶:「三叔今天說,他的身邊有個條子卧底,雖說已經解決掉了,但是不能保證以後就再也沒有了,如果三叔那邊出事了,我們的整條鏈就都會出問題!」

林姝寒慢慢向後靠,然後用手揉了揉脖頸,繼續說出男人沒說完的話:「所以需要我去調查調查對吧!」

男人笑道:「你從小就比別的孩子聰明許多,需要用到的東西已經為你準備好了,你先回房好好休息吧,明天開始做事!」接着就把一個檔案袋放在了一旁的茶几上。

林姝寒點點頭,抓起桌子上的槍和檔案袋慢慢離開,男人滿意的看着林姝寒的背影點了點頭。

林姝寒推開卧室的門,迎面飄來的香薰味讓她瞬間不舒服,以最快的速度打開了窗戶,然後將床頭新打開的香薰扔出了窗外,隨後抓了抓自己的頭髮坐到沙發上打開檔案袋,資料首頁的自己照片雖然是黃色的頭髮,但是怎麼看都不像自己,照片里的自己由內而外的都是很溫柔的氣質,感覺很平易近人,再往後翻了翻,林姝寒嘴角微微上揚,不禁點了一根煙,然後邊吸邊看自己的新身份,看完後叼着煙走到全身鏡面前:「你好,我是林業傳媒的實習記者-阮晗!」

天色漸晚,夜幕降臨,這是林姝寒最喜歡的時間點,因為這個時候整個世界都會安靜下來,沒有心機,沒有心驚膽戰,林姝寒起身穿上自己衣櫃里唯一一件淡白色的長裙,繞過院子爬上側房的屋檐,那一刻,她誰也不是,不是爸爸的工具,不是心狠手辣的林姝寒,她只是自己,那個曾經被媽媽不惜一切代價都要帶走的乾淨的林姝寒,林姝寒將手慢慢舉起來,然後突然愣在半空中,內心深處突然有個聲音:『不禁想想有多少人的命都在她的這雙手上,她這樣的人死了也不能上天堂吧,只能在地獄一直徘徊!』

她默默放下半空中的雙手,然後悻悻的回到了房間,不舍的脫下身上的白色連衣裙,滿懷心事的淺淺睡去。

顧淮安蜷縮在客廳的沙發上,身體不覺得開始發抖,他慢慢坐起身,看着空蕩蕩的房子,然後眼淚慢慢流下來,但是眼淚好像是源源不斷的海水一樣,根本停不下來,只是流到嘴裏的眼淚不像之前一樣咸,很苦很苦!

恍惚間,顧淮安看到了在廚房忙碌的父親,他慢慢起身走進廚房,摸着沒有一點溫度的灶台,隨後整個人像被瞬間抽空一樣倒在了地上。

不知道過了多久,顧淮安隱隱約約的看到一個人影在很慌張的扶他起身,但是整個人已經處於無力的狀態。

等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後半夜了,他看着周圍陌生的環境,又看了看身邊趴着的人,很難受的閉上了眼睛,身邊的人像是感覺到了他醒了一樣,立馬起身幫忙倒水:「淮安,你醒了啊,蘇媽給你倒杯水啊!」

顧淮安沒有說話,只是很麻木的點了點頭。

女人急急忙忙的倒了一杯水,然後很小心的端給他:「來~慢點!」

顧淮安接過杯子,然後很抱歉的看向女人:「蘇媽,我怎麼在醫院裏啊?」

女人聽到這話開始小聲的哭了出來:「你說為什麼,你知不知道我要是今天有什麼事情耽擱了來不了了,可能我就再也見不到你了,怎麼這麼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呢?啊!」

顧淮安努力撐着身體坐了起來,然後很自責的低着頭:「蘇媽,我只是…只是突然接受不了這樣的變故,我還需要習慣習慣。」

女人默默點了點頭:「好好好,千萬不可以想不開啊,你要是出點什麼事情,要我怎麼向文錦和明德交代啊。」

顧淮安一把抓住女人的手,然後細心的安慰道:「蘇媽,我不會的,我也要成為像父親一樣的人,怎麼會輕易的尋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