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官道之步步生蓮 第7章 _塔靜小說
◈ 第5章

第7章

【內容與書籍無關,繼續閱讀請下拉底部觀看】
「你要幹什麼?」

女人見陳建峰忽然把她鞋子脫掉,立刻大驚失色。

她身上有傷,又是在空間狹小的車裡,面對陳建峰這樣一個高大挺拔身強力壯的男人,如果對方強行對她做些什麼,她根本沒有反抗餘地。

「你的腳踝錯位了,我幫你恢復,要不然不小心再碰一下更疼。」

「你……你是醫生?」

「不是,但我爺爺是老中醫,小時候耳濡目染跟着學了幾手。」

陳建峰嘴上說著,手裡動作卻並沒有停。

他一隻手端着女人的玉足,另外一隻手輕輕在她的腳踝位置輕揉。

老天爺對這個女人真是十足的偏心,不僅給了她一副天使面孔,更給了她完美無瑕的身體。

女人的腳很美,白嫩嬌瑩,光滑柔美。

從腳背到晶瑩玲瓏的腳趾,飽滿晶瑩不顯臃腫,光滑細嫩不失光澤。

再加上柔弱無骨的觸感,簡直是美妙天成,芳菲無雙。

也許是緊張,也許是羞澀,在陳建峰給女人揉腳時,她白璧無瑕的腳背微微弓着,宛如一把勾魂利器撩人心弦。

「不用緊張,我會很輕,不會弄疼你。」

陳建峰為了安慰女人,示意道。

哪知他這句話一出口,女人絕冷的俏臉卻更加滾燙。

這話聽起來怎麼那麼像是……不過隨着腳踝處傳來的溫熱舒適感,讓她也漸漸放鬆對陳建峰的質疑。

漸漸的,女人發現陳建峰並沒有騙她。

他的手所過之處,不僅不會讓她有半點疼痛之感,反而卻會帶來說不出的舒服。

甚至有幾下,那種張馳舒爽的美妙感覺,讓她都差點沒忍住叫出聲來。

要不是極力咬着嘴唇,她又要失態了。

看着認真幫她按腳的陳建峰,女人幽眸中思緒複雜。

一向不拘泥形式的她原本今天獨自開車報到,結果沒想到卻因為不熟悉道路差點喪命,如果不是眼前這個男人,她今天恐怕……不僅如此,之前很討厭男人接近的她,此刻卻任由陳建峰雙手在她腳上遊走。

她非但不生氣,心裏竟不由浮起一絲暖意。

這難道就是被人關心的滋味嗎?

這難道就是被人呵護疼愛的感覺嗎?

「好了,你可以輕輕踩地試試。」

就在女人思緒飄飛的時候,陳建峰卻已收手。

「啊?

這麼快就結束了?」

女人話剛出口,忽然意識到她好像說錯了。

不知為何,她竟然有些沉迷剛才那種感覺,潛意識裡竟然希望陳建峰能按的更久一點。

自己怎麼會有如此羞恥的想法,真是……「已經沒事了,休息一兩天就好了,你要是不放心,也可以去醫院再做個檢查。」

陳建峰沒有注意到女人臉上的羞紅,他對自己的手法很有信心。

女人輕輕踩了兩下,發現真的不疼了,而且就連腳踝處的紅腫也消散許多。

真是神了!

「你今天救了我的命,又幫了我這麼大的忙,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謝謝你。」

女人開口道。

「不用客氣,你現在要去哪裡,或者我可以先送你去醫院。」

陳建峰想到還要趕過去見新書記,朝女人問道。

「你手機能不能借我用下,我手機在車裡沒拿出來,我打個電話。」

陳建峰將手機遞過去,女人打出一個電話:「王部長,我是尹雪晚,今天前往新禾縣報到出了點狀況,跟您彙報一下,可能報到時間要晚一點。」

……二人通話很短。

大致是尹雪晚將剛才發生的情況大概做了彙報,那邊一聽立刻命令尹雪晚好好休息養傷,同時在電話里嚴厲表達對新禾縣領導班子的不滿。

陳建峰在一旁卻聽得滿臉驚訝。

「尹書記,你是尹書記?」

看到尹雪晚掛斷電話,陳建峰下意識問道。

「嗯?」

尹雪晚沒有多說,只是黛眉微蹙看着陳建峰。

「實不相瞞,我是陳建峰,剛才接到縣委辦的電話,說您要見我,所以我就抄近道想趕緊過去,沒想到……」接下來的事,二人都已經知道了。

尹雪晚也沒想到會這麼巧。

早些時候她在路上接到新禾縣領導班子的電話,問她還有多久達到,尹雪晚對於迎接儀式並不感冒,只是提了一下想要見見陳建峰。

沒想到正是因為她的隨口一提,竟然陰差陽錯中救了她一命。

這難道就是緣分嗎?

得知尹雪晚的真實身份,陳建峰堅持要把她送到醫院。

並不是因為尹雪晚身嬌體貴,而是新任縣委書記上任第一天,總不能讓對方一瘸一拐出現在大眾面前。

這是陳建峰刻在骨子裡的秘書準則,時刻要維護和保持領導絕對的正面形象。

雖然很好奇這位新書記為何會點名見自己,但陳建峰幾年的官場摸爬滾打經驗告訴他,該請示的一定要請示,但不該問的堅決不問。

尹雪晚一開始不同意,但是聽到陳建峰委婉提醒,她再次對陳建峰刮目相看。

這個男人不僅有勇有謀,而且還心思細膩,不愧是之前的縣委書記大秘。

在醫院剛把尹雪晚安排好,陳建峰接到一通電話。

「秦局長,你先暫時不要來縣委了,尹書記臨時有事,見面改天再說。」

縣委辦打來的。

看來尹雪晚出事的消息已經通過上面逐層傳達給了縣領導班子。

「尹書記,李縣長他們估計已經正在趕來途中,您安心休養,我就先回去了。」

「你……我現在這種樣子有些狼狽,等您身體恢復了,我再當面詳細彙報。」

尹雪晚聞言,心中對陳建峰的看法再次改觀。

居功不驕躁,行事知分寸。

如果陳建峰憑着救了她一命,藉此機會在整個新禾縣領導班子面前好好長個臉,那也完全說的過去。

畢竟據尹雪晚所知,陳建峰這半年在官場過的很不如意。

今天對他而言絕對是個大好機會。

然而陳建峰卻放棄這個機會,表面上看是陳建峰的損失,但這恰恰卻是這個男人的高明之處。

官場上每一次擇時而動都十分關鍵,在不確定她究竟是敵是友的前提下,陳建峰選擇繼續隱忍慎行,並不打算輕易去刺激曾經看他不順眼的某些高層。

從這一點看,陳建峰有很成熟的政治情商,這種人一旦得勢,前途不可估量。

想起她此次被委派來此的隱藏任務,尹雪晚忽然喊住走到門口的背影:「陳建峰,你有沒有興趣重返縣委辦?」

【內容與書籍無關,繼續閱讀請下拉底部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