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官場權力,從出獄平步青雲! 第8章 _塔靜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原本林岩峰還因為打擾別人有些不好意思,但男人的行為,瞬間讓他臉色冷了下來。
更關鍵的是,事情還沒有結束。
「咚!」
下一秒,一個玻璃制的煙灰缸,重重的砸到了門框上。
幸好林岩峰閃的及時,不然的話,搞不好就得腦袋開花!
上任第一天就被人開瓢,他這個溪雲鎮的新鎮長怕是瞬間就成了一個笑話。
「你想幹嘛?」
林岩峰冷着臉將房門徹底推開。
下一秒,一張同樣滿是怒氣的臉龐闖進他的視野。
這是一間聯合辦公室,裏面一共放着四張辦公桌,桌子上的文件雜亂的堆放着。
因為整個房間只有一個人,所以林岩峰很輕易就鎖定了目標。
此時一個中年男人正站在桌子後面指着林岩峰,表情看上去似乎更加憤怒。
要是換做不知情的人,恐怕還以為那個煙灰缸是林岩峰砸的呢!
男人看上去比林岩峰大了將近一輪,圓臉,身材肥碩,鼻子上還架着一副無框眼鏡。
要不是確定自己所處的位置是溪雲鎮的**大樓,林岩峰都要懷疑他是不是跑到畜牧局分管的廠子了。
「我想幹嘛?
你管老子幹嘛!
不知道現在是下班時間嗎?
趁老子沒徹底發火之前,趕緊滾蛋!
睡得好好的,遇到你這麼個喪門神,真他娘晦氣!
呸!」
男人的嗓門再次提高了一個檔次。
說到最後,男人往腳下啐了一口,然後還不忘用腳狠狠的摩擦幾下。
原本光潔明亮的地板,瞬間多了一道難看的痕迹。
「啪!」
「你哪個部門的?叫什麼名字!」
林岩峰快走幾步,蒲扇一般的手掌直接砸到了男人面前的桌子上。
男人種種的惡劣行徑,讓林岩峰直接放棄了最開始友好交流的想法。
似乎是沒有想到林岩峰會突然爆發,男人下意識的往後縮了一下,眼睛裏也跟着多了一抹懼色。
然而下一秒,男人像是猛地反應過來一般,同樣用力的一拍桌子。
「你算哪根蔥哪根蒜?
還問我哪個部門的?
怎麼?想告我?
你去,你趕快去!
老子是鎮委辦的主任李文虎,你要是能動我一根手指頭,我都算你厲害!
毛都沒長齊的小子,憑什麼想管到老子頭上!」
李文虎一臉不屑的嘲諷起了林岩峰。
林岩峰聽到李文虎囂張的言論後,微微皺了皺眉頭。
他沒有想到,這個一言不合就拿煙灰缸砸人的傢伙,居然還是溪雲鎮鎮委辦的主任!
真是好大的官威!
同樣作為體制里的人,林岩峰從對方身上看不到任何幹部應有的涵養和擔當。
無理由的肆意辱罵他人,林岩峰更願意相信李文虎是一個潑皮無賴!
「啪!」
林岩峰也沒有和李文虎廢話,直接將背包中的委任書拍在了對方面前。
原本還想說些什麼的李文虎,頓時被林岩峰的動作給打斷了。
「就憑這個,我,能不能管?」
林岩峰表情不變,嘴裏輕輕的飄出幾個字。
他的聲音雖然不大,但其中那股不怒自威的感覺,讓李文虎內心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
陽光透過窗子灑在白紙上,那紅色公章顯得格外醒目。
然而讓林岩峰意外的是,李文虎僅僅只是愣了一下後,很快又恢復到了之前的狀態。
「這是啥?老子不識字!
別拿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糊弄老子,看着就心煩!」
李文虎再次語出驚人。
林岩峰聽到對方的這番話,差點就被氣笑了。
堂堂一個鎮委辦的主任,居然大字不識一個,說出去誰信?
林岩峰認為,對方就是看踢到鐵板了,所以故意裝傻充愣。
他敢肯定,自己如果只是溪雲鎮的普通村民,李文虎的這頓罵只能白白挨着。
林岩峰可不是那種喜歡以德報怨的性格。
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因此,林岩峰的眼神變得更加凌厲。
「你——」
「你們兩個幹嘛呢?」
然而就在林岩峰準備開口的時候,房門口突然響起一個清脆的聲音。
因為角度的緣故,李文虎第一時間就發現了來人。
奇怪的是,李文虎除了眼神微微一閃之外,並沒有絲毫的反應。
林岩峰暫時沒有和李文虎繼續糾纏,轉而望向了聲音傳來的位置。
下一秒,林岩峰的眼中浮現出一抹驚艷。
原來不知道在什麼時候,一個女人已經出現在了林岩峰之前的位置。
女人看上去比林岩峰要小上一兩歲,眼神卻無比深邃,彷彿藏着無盡的故事。
陽光灑在女人的臉上,使得她本就十分精緻的五官更加立體。
烏黑的長髮隨意散落,更是平添了幾分颯爽的味道。
大概是因為天氣的緣故,女人將白色襯衫的袖子高高挽起,白皙的皮膚頓時暴露在了空氣當中。
說話的時候,女人習慣性的將一縷髮絲挽到了耳後,渾身上下散發著難以言喻的魅力。
兩世為人的林岩峰不是沒見過美女。
別的不說,那肖文慧雖然一副蛇蠍心腸,但一直都是班花、校花的存在。
如若不然,對方也勾搭不上劉宇飛這個廳長的兒子。
但要是把肖文慧和林岩峰眼前這個女人放在一起,前者怕是得自卑的睡不着覺。
無論是外貌還是氣質,這個女人都把肖文慧甩了好幾條街!
「咦?你就是新來的鎮長啊?你好年輕啊!」
女人的聲音重新在林岩峰耳邊響起。
開口詢問的時候,女人並沒有傻站在原地乾等,而是快步靠近了林岩峰和李文虎二人。
桌子上那紙委任書,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女人眼中。
林岩峰啊林岩峰,一個女人而已,你至於嘛!
回過神的林岩峰,看到女人正一臉好奇的打量着自己,心中暗暗自嘲。
「呀!原來您真的是新鎮長啊!
真是不好意思,我還以為有人拿我尋開心呢!
大水沖了龍王廟,大水沖了龍王廟啊,哈哈哈……」
女人叫破林岩峰的身份後,李文虎的態度立馬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林岩峰看到李文虎那二皮臉的做派後,甚至都懶得搭理對方。
要知道,剛才林岩峰只是拿出了委任書,並沒有提到上面寫的什麼。
但聽李文虎現在的意思,分明是之前就知道了委任書的內容,哪有什麼不識字一說?
常言道:伸手不打笑臉人。
看着不停打着哈哈的李文虎,林岩峰也沒了和對方計較的心思。
自己初來乍到,對方也開口道歉了,林岩峰不想把關係徹底鬧僵。
但林岩峰心中清楚,李文虎這樣的人就是一塊純粹的毒瘤,自己必須儘早的將對方踢出隊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