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官場權力,從出獄平步青雲! 第6章 _塔靜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喂?老王啊?」
劉建發拿着電話走進了病房自帶的衛生間,肖文慧這時候才敢大大的喘了一口氣。
「劉,劉大廳長,您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哈哈,難道您也知道我要升鎮長了嗎?受寵若驚,受寵若驚啊!」
劉建發口中的老王,說話時帶着十分明顯的恭維。
「老王啊,你可能又要空歡喜一場了!」
劉建發沒有寒暄,一開口就替對方惋惜起來。
「啊?劉廳長,您這話是什麼意思啊?」
電話那頭明顯愣了一下,後面的語氣也變得焦急起來。
「我說,你們溪雲鎮的鎮長,又不是你!」
劉建發一字一頓的重複了一遍。
說話的時候,劉建發的臉上難得的露出一絲莞爾。
此時和他通話的人,名叫王金才,是滄至縣溪雲鎮的副鎮長。
沒錯,就是林岩峰即將調任的那個溪雲鎮!
作為慶南省掛名的貧困縣,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有對點幫扶的任務,劉建發也曾參與其中。
用一些人的話來說,王金才這個人十分上道。
原本劉建發就比王金才大不了幾歲,二人聚在一起後,更是臭味相投。
雖然幫扶的時間只有三個月不到,劉建發吃的是腦滿腸肥。
後面劉建發一路高升,基本不主動聯繫王金才,但對方可沒少上門恭喜。
劉建發自己也沒有想到,居然還有用到對方的一天。
沒去過溪雲鎮的人可能不知道,在當地,王金才這個副鎮長,說話甚至要比鎮長和書記好使!
當初劉建發就和對方探討過這個問題,以王金才的手段,升到縣裡是輕輕鬆鬆的事情。
然而按照王金才的說法,他不喜歡外面那些條條框框。
相比被人呼來喝去的束縛感,王金才更喜歡在溪雲鎮當一個土皇帝。
事實上,王金才也真的做到了。
靠着各種各樣的手段,王金才籠絡了眾多溪雲鎮的幹部,好多重要的位子,全是他手底下的人在坐。
當然,王金才也不可能真的甘心一直當一個副鎮長。
可最後一次換屆的時候,因為老書記退休,鎮委書記的位子是空了,但新上來的鎮長年紀還差得遠。
王金才雖然在溪雲鎮說一不二,但也不可能越過鎮長的位子,直接升任書記,這不符合程序。
溪雲鎮這個地方,基本很難做出什麼政績,等鎮長退休,王金才也差不多了。
至於劉建發為什麼表情玩味,也和後來發生的事情有關。
一年前,溪雲鎮的鎮長醉酒溺水,鎮長和書記的位子雙雙空缺。
原本王金才以為自己會順理成章的被提拔,畢竟溪雲鎮這種地方,只要是個幹部就不願意沾染。
當時王金才升遷宴都擺了,溪雲鎮有頭有臉的人幾乎都來了。
萬萬沒有想到,縣委組織部派人送委任書的時候,一同前來的,還有一位空降的鎮委書記。
至於王金才心心念念的鎮長職位,也由那位新書記臨時兼任。
因為這件事,王金才不知道鬱悶了多久。
就在昨天,縣委組織部副部長周德華告訴王金才,這兩天溪雲鎮鎮長的委任書就會下發。
光顧着激動的王金才根本沒有仔細打聽,直接又張羅起了慶功宴。
想想也是,溪雲鎮鎮長的位子,怎麼也該輪到這位「勞苦功高」的副鎮長了!
王金才絕對不會想到,會有林岩峰再次空降!
這也是劉建發為什麼會說出「又」這個字的原因。
當然,有了上一次的心理陰影后,王金才這一次只喊了自己的幾個心腹。
劉建發給王金才打電話的時候,眾人都是屏息凝神的等待着。
王金才雖然詫異劉建發主動給自己打電話,但想着又能藉機向眾人炫耀一番,索性直接開了免提。
但當劉建發再次重複了一句後,王金才一把關掉了免提,抓着手機就出了包廂。
「好我的劉大廳長,這種事情您可不能和我開玩笑啊!
您這不是要我的老命嘛!」
王金才抱着手機縮在角落,黝黑的瘦臉直接扭成了苦瓜模樣。
「你覺得我有那個閑工夫和你開玩笑嗎?」
這一次,劉建發的語氣明顯多了一絲不耐煩。
「沒有沒有,我只是,只是……」
王金才聽出了劉建發的不滿,慌亂的想要解釋。
可惜的是,他的內心已經亂了,半天都沒說出個所以然。
「行了,你當不當鎮長,溪雲鎮不都是你說了算?
我這次找你有正事,辦的好了,你鎮長的事情大概率也有戲。」
劉建發隨口打斷了王金才。
「劉廳長,您吩咐!」
原本心情一落千丈的王金才,眼睛瞬間亮了起來。
「這件事情真說起來,你幫我就是在幫自己。
你們鎮子這次的新鎮長叫林岩峰,之前是我手底下的人。」
劉建發的一句話,徹底打破了王金才心中僅剩的一絲幻想。
「劉廳長的意思是,讓我多關照關照這位新鎮長?」
王金才猶豫了一下後,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一般來說,這種大領導找下面的人,還提到自己的屬下,都是想讓對方幫襯幫襯的。
好傢夥,這是送走了老的,又來了小的啊!
王金才暗暗腹誹。
按照王金才的想法,林岩峰能在劉建發手底下幹活,肯定也好不到哪兒去!
然而讓王金才意外的是,劉建發的語氣突然變得詭異起來。
「沒錯,我就是想讓你幫我好好的關——照、關——照!」
說話的時候,劉建發故意將後面的幾個字拉的老長。
更關鍵的是,王金才隱約聽出了劉建發對於林岩峰的恨意。
心思玲瓏的王金才立刻意識到,事情似乎並不是自己想像的那樣。
「劉廳長的意思是讓我整那個傢伙?」
王金才的語氣重新變得興奮起來。
要是能在林岩峰屁股還沒坐熱的時候好好整對方几次,這位新鎮長搞不好就得灰溜溜的滾出溪雲鎮。
「老王啊,我只是找你敘敘舊,什麼都沒說過,你懂吧?」
劉建發突然話鋒一轉。
「明白,我都明白!
劉廳長,要不我直接把那個傢伙永遠留在溪雲鎮?」
王金才並沒有詢問劉建發為什麼要刁難林岩峰,轉而問出了另外一個問題。
有些事情,上面的人不說,下面的人最好也不要問。
聽到王金才的話,劉建發心中微微一動,但很快就壓下了心中的想法。
「不用,需要的時候我會聯繫你,就這樣。」
劉建發直接掛了電話。
王金才雖然說的比較含蓄,但他知道對方是什麼意思,而且他也知道對方有那個能力,但現在時機不合適。
林岩峰說出劉建發家中受賄的事情,確實讓這位大廳長生出了殺心。
但劉建發清楚,秦國濤安排林岩峰到溪雲鎮當鎮長,短時間肯定還會有所關注。
再加上溪雲鎮上一任鎮長意外溺亡剛滿一年,要是再死一個新鎮長,上頭必定要大動干戈。
到那個時候,說不定還會連累到自己的頭上。
劉建發雖然對林岩峰恨之入骨,但也不想和對方一起陪葬!
「林岩峰是吧?不整死你小子,老子跟你姓!
呸!」
王金才收起手機,狠狠的往地上啐了一口,最後更是用力的抹了幾腳,彷彿踩的是某個人的腦袋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