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官場權力,從出獄平步青雲! 第4章 _塔靜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江城市,天緣小區。
出獄之後的林岩峰,第一時間來到了這裡。
而這裡,正是他之前和肖文慧居住的地方。
上一世,林岩峰提前出獄後,第一時間回來,想把這個好消息告訴肖文慧。
然而當他滿懷欣喜的回到家,卻是撞到了肖文慧和劉建發的兒子劉宇飛的**。
難以言喻的羞辱感,讓林岩峰忍不住撲了上去。
雖然劉宇飛的鼻子被打出了血,但林岩峰也因為這件事,再次被拘留判刑入獄……
回想起上輩子的屈辱,林岩峰握緊了拳頭。
他這次過來,就是想看看肖文慧和劉宇飛在不在家裡。
他是專門過來揍人的!
而這一次,他有十足的把握,讓劉宇飛乖乖挨打,不敢反抗,更不敢報警!
屋中,身材肥胖,樣貌醜陋的劉宇飛,和肖文慧睡在一起。
從肖文慧臉上還未褪去的潮紅來看,二人顯然剛剛經歷過一番大戰。
「我爸安排的事情,你做的怎麼樣了?」
劉宇飛手裡夾着一根香煙,吐出長長的煙霧。
「放心吧,叔叔交代的事情,我早就開始辦了。
估計就這兩天,林岩峰的那個蠢娘就能把100萬弄到手。」
肖文慧邀功一般的說道。
「那就好,林岩峰那個傢伙,真是上趕着找死!
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身份,還想舉報我爸?這次非得叫他家破人亡不可!」
劉宇飛得意的哈哈大笑。
「咚咚!」
就在這時,響起了敲門聲。
「誰啊?」
劉宇飛套上短褲,踩着拖鞋就走向了門口。
他剛把門打開一條縫,屋外的林岩峰,卯足力氣一腳踹向房門!
「嘭!」
房門用力撞在了劉宇飛的臉上,他發出一聲慘嚎,躺在地上,眼睛被撞的瘀青泛紅。
「林岩峰?!」
聽到動靜的肖文慧,披了一件睡裙,顧不上扣扣子就跑了出來。
看到門口那個來者不善的男人竟然是林岩峰,她頓時愣住了。
經過最初的震驚後,肖文慧快速的將劉宇飛扶了起來。
「你怎麼回來了?是越獄了吧!」
肖文慧的臉上,帶着無比陌生的冰冷。
和上一世一樣,被林岩峰撞破**後,肖文慧沒有任何愧疚的感覺。
「姓林的,你居然敢把我的眼睛搞成這樣!
我要報警,越獄加上故意傷人,老子要讓你一輩子待在那個該死的地方!老子要讓你家破人亡!」
劉宇飛捂着已經開始發青的左眼,惡狠狠的威脅起了林岩峰。
「啪!」
讓劉宇飛沒有想到的是,林岩峰的回答,居然是一記響亮的耳光!
「你敢打我?」
劉宇飛摸着臉上的巴掌印,眼中滿是震驚。
肖文慧同樣一臉意外的看着林岩峰。
面前這個和自己生活了五年的男人,似乎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
她還從來沒有見過林岩峰這副樣子。
「我為什麼不敢打你?」
林岩峰話音剛落,劉宇飛的臉上再次多了兩個巴掌印。
「肖文慧,報警!這次把他送進去之後,我一定讓我爸弄死他!」
劉宇飛氣急敗壞地叫囂道。
從小到大,劉宇飛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委屈。
林岩峰這次動手打了他,他在驗傷的時候,只要稍微動動關係,林岩峰就是三年以上七年以下!
肖文慧也沒有任何猶豫,立刻掏出手機就要報警。
然而讓二人沒有想到的是,林岩峰居然絲毫沒有阻止的意思。
「2009年7月,劉建發於家中受賄兩千萬元人民幣,行賄人馬明軍……」
林岩峰突然冷冷的敘述一段內容。
肖文慧還在一頭霧水的時候,劉宇飛的冷汗已經浸**後背。
這件事極為隱秘,除了他和自己的父親以外,壓根就沒人知道才對!
林岩峰看着驚疑不定的劉宇飛,露出胸有成竹的笑容。
早在動手之前,林岩峰就盤算好了!
上一世他舉報劉建發沒有成功,但並不代表對方就會一直沒事。
在幾年之後,劉建發的問題被一一查出。
林岩峰現在說的,正是上一世,劉建發被調查之後,親自交代的!
雖然林岩峰現在手上沒有直接的證據,但讓劉家父子投鼠忌器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肖文慧見劉宇飛滿頭大汗,也是意識到了不妙,沒敢撥打報警電話。
「現在,你說我敢不敢打你,嗯?」
林岩峰再次湊到了劉宇飛的跟前。
劉宇飛臉色難看,說不出話來。
「啪!」
「啪!」
「啪!」
林岩峰再次開始動手。
這一次,他不再有任何留手。
左手累了就換右手,右手累了再換左手。
姚鳳蘭的勞累致死,自己的含冤入獄。
林岩峰將上一世所有的怨氣,全部化作了一道道響亮的耳光。
即使現在不能直接扳倒劉建發,但林岩峰不介意先從他的兒子這裡收一些利息!
到了最後,林岩峰的雙手都開始發麻了,劉宇飛的臉更是腫成了豬頭。
整個過程中,肖文慧不止一次的想要阻止林岩峰。
結果,劉宇飛卻是主動攔住了肖文慧。
等把劉宇飛打的爬都爬不起來的時候,林岩峰又狠狠踩了他幾腳。
「林岩峰,你別打了,看在我的面子上……」
肖文慧心驚肉跳的攔在了劉宇飛的面前。
「你的面子?一個賤貨,你有什麼面子!」
林岩峰怒喝一聲,狠狠一巴掌甩在肖文慧的臉上,將她抽得嘴角流血,跌倒在地。
「你打我?林岩峰,你竟然連女人都打!」
肖文慧瞪大眼睛,怎麼都沒有想到,曾經一向對她和顏悅色的林岩峰,竟然連她都打。
他以前可是最疼愛自己的啊!
「賤貨一樣的東西,我為什麼不能打?我告訴你,你幫他們父子做的那些犯法勾當,我都知道,你以後最好給我安分一點,否則我把你送進去!」
林岩峰破口大罵,最後更是狠狠的威脅了一句,才算徹底出了這口惡氣。
在兩人惶惶不安的注視中,他又各自踹了兩人幾腳,這才心滿意足地摔門離去。
今天揍他們,只是收個利息。
遲早有一天,他要把肖文慧和劉建發父子,全都送到監獄裏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