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官場權力,從出獄平步青雲 第7章 _塔靜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再次回到包廂,王金才宛如沒事人兒一樣繼續張羅着眾人點菜。
「鎮長,剛才什麼情況?」
桌子上一個五大三粗的壯漢好奇的開口詢問。
此人看上去三十有六,個子不高,額頭處還有塊黑色的胎記。
「好好吃你的飯,別瞎打聽!」
王金才沒好氣的瞪了對方一眼。
劉建發最後的表現,顯然是不想讓別人知道二人的談話。
說話的男人名叫魏大良,是溪雲鎮財政所的所長,也是王金才的心腹之一。
被刺了一句的魏大良顯然也習慣了王金才的這副做派,索性專心研究起了菜單。
眼看和王金才關係最好的魏大良都碰了個軟釘子,桌子上的其他人紛紛識趣的轉移了話題。
沒過多久,這個溪雲鎮排得上號的包廂裏面,很快就傳出了眾人推杯換盞的聲音……
「兒子?!
你,你怎麼回來了?」
當林岩峰站在家門口的時候,姚鳳蘭整個人都是懵的。
她不敢相信,自己昨天還只能去監獄裏探望的兒子,今天居然就活生生的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事實上,林岩峰在肖文慧和劉宇飛那裡收完利息之後,直接坐車回到了滄至縣的家。
當初林岩峰到了上學年紀的時候,他們一家人就從鄉下搬到了縣城裏面。
「媽,組織上已經把我的事情調查清楚了,我沒事了。」
林岩峰笑着解釋了起來。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兒子,你還沒吃飯吧,媽給你做你最愛吃的紅燒肉!」
姚鳳蘭激動的將林岩峰引進屋子後,轉身將桌子上的白水面端進了廚房。
對於林岩峰的話,姚鳳蘭不疑有他。
她沒在體制裏面待過,自然也不會知道。
即便林岩峰被證明是清白的,按照正常程序也得幾天後才能出來。
林岩峰能這麼快出來,李雲書和其背後的秦國濤功不可沒。
林岩峰看着脊背隱約挺拔了幾分的姚鳳蘭,對方背過身往圍裙上抹眼淚的動作,並沒有逃過他的眼睛。
「媽,我來給你打下手。」
帶着愧疚的心情,林岩峰緊跟着鑽進了廚房。
然而下一秒,他就被姚鳳蘭強行按到了沙發上。
「你好好休息,我這邊馬上就好。」
姚鳳蘭扔下一句後便重新進了廚房。
沒一會兒的功夫,廚房門縫透出來的肉香味,讓林岩峰一陣陣的恍惚。
雖然有着上一世的記憶,但他幾乎已經忘記了這種味道。
這種失而復得的感覺,讓林岩峰更加下定決心,自己一定要守護住這份美好!
「慢點兒吃,不夠的話鍋里還有。
你說你,一不注意都長這麼大了!」
看着飯桌上狼吞虎咽的林岩峰,姚鳳蘭一臉的慈祥。
話雖如此,她手上替兒子夾肉的筷子就沒有停過。
一頓溫馨的晚飯過後,林岩峰強硬的將姚鳳蘭趕出了廚房,一個人仔仔細細的將這裡收拾了一遍。
「媽,我可能明天就得去溪雲鎮報到了!」
和姚鳳蘭坐在沙發上聊了許久,林岩峰最終還是拋出了這個話題。
「啊?明天就走啊?
沒事,工作要緊,媽理解。
鄉下那種地方不比城裡,條件可能要艱苦一些,你可得堅持啊!
過去之後……」
姚鳳蘭聽完以後,強壓着心中的不舍,絮絮叨叨的叮囑起了林岩峰。
以往還經常覺得有些不耐煩的林岩峰,這一次卻聽的格外認真,彷彿是要把每一個字刻進心裏一般!
為了不耽誤林岩峰休息,姚鳳蘭主動結束了自己的嘮叨。
然而躺在床上的林岩峰,腦海中閃過無數的畫面,久久都沒有入睡。
等到後半夜的時候,巨大的困意終於襲來,林岩峰這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天剛亮,林岩峰就睜開了眼睛。
新人生的開啟,讓他渾身都充滿了幹勁兒!
至於睡懶覺,這個年紀,你睡得着覺?
然而姚鳳蘭比林岩峰起的還要早上不少。
當林岩峰抓着放有委任書的背包從房間出來時,餐桌上已經滿是姚鳳蘭精心準備的各種早餐。
為了減少離別的傷感,林岩峰快速的吃完早餐,直接背起包出了門。
「兒子,到了那邊一定要照顧好自己!」
姚鳳蘭用力的揮舞着手臂,直到林岩峰消失在她的視線都沒有停下……
溪雲鎮位於滄至縣的最北邊,下面一共有七個村子。
溪雲鎮的街道只有兩條,南北方向的稍短一些。
因為貧困的原因,好多人都選擇到外面打工維持生計,人員流失極為嚴重。
再加上夏天這燥熱的天氣,街道上幾乎極少看到行人。
當林岩峰從溪雲鎮的車站出來,耳邊只有幾道有氣無力的吆喝聲。
因為沒有錢修路,從縣上到溪雲鎮這段路都是土路。
林岩峰從上學的時候就開始鍛煉身體,素質遠勝一般人。
繞是這樣,現在的他都隱隱有了一絲暈乎乎的感覺。
「大爺,鎮**怎麼走啊?」
林岩峰對溪雲鎮的印象還停留在小時候,現在自然只能拉着人問路。
他一邊說著,一邊從口袋中掏出一張一元的紙幣。
「小夥子,看到那個十字路口沒有?
在那裡向北走到頭,鎮**就在那裡。」
賣糖葫蘆的大爺,笑逐顏開的接過林岩峰遞過來的紙幣,嘴裏還不忘給他指路。
林岩峰微笑頷首,隨後便將手中的糖葫蘆遞給了一旁的小女孩。
小女孩扎着兩個衝天辮,高興的圍着林岩峰轉了好幾圈。
溪雲鎮這種小地方,雖然和江城市這樣的省會城市沒有可比性,但久違的淳樸讓林岩峰心情大好。
有劉建發那樣的狗屁領導,當初林岩峰在國土資源廳上班的時候,簡直比上墳還要難受!
當火熱的太陽升到頭頂的時候,林岩峰正式踏進了溪雲鎮**的大門。
有着那紙委任狀,門衛自然不敢有任何的阻攔。
溪雲鎮的**大院,規模說不上多大,但也絕對不算小。
一抬頭,一幢三層的黃色辦公樓遠遠的佇立在院子的大後方,左右還各有一棟二層小樓。
辦公樓的牆壁被粉刷得雪白,鮮紅的國徽高高懸掛在大門上方,顯得格外醒目。
院子的中間是一個巨大的花壇,花壇前則是大理石修葺的升旗台。
此時在陽光的照耀下,鮮艷的五星紅旗正迎風飄揚!
進了辦公樓,內部的走廊乾淨整潔,牆上掛着一幅幅展示國家輝煌歷史的照片,這也讓整個大樓充滿了嚴謹而莊重的氣氛。
然而就是這幅景象,讓林岩峰的眉頭快速的皺了起來。
他以前下鄉的時候,別說是鄉鎮了,就是好多縣**的辦公樓都不一定有這個水平!
這真的是慶南省最窮的的溪雲鎮?
林岩峰暗自疑惑。
溪雲鎮的**大院就像是一堵牆,內外的差別讓林岩峰心裏莫名的感覺到一陣不舒服。
大概是到了午休的時間,林岩峰走了半天都沒見到一個活人。
門衛只是告訴溪雲鎮的幹部都在這辦公。
「你好,我是——」
好不容易看到有間辦公室的房門虛掩着,林岩峰禮貌的小聲敲門詢問。
然而還不等他把話說完,房間裏面就傳來了一個無比煩躁的聲音。
「滾蛋!敢打擾老子睡覺,是不是找死?」
男人粗暴的謾罵,瞬間打破了辦公樓的那股莊嚴和肅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