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官場權力,從出獄平步青雲 第5章 _塔靜小說
◈ 第4章

第5章

江城市第一人民醫院。
肖文慧坐在椅子上,獃獃的看着被纏成木乃伊一般的劉宇飛,臉上依舊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
「嘭!」
病房的木門突然被人重重的推開,被嚇了一跳的肖文慧立刻從椅子彈了起來。
下一秒,穿着白色襯衣的劉建發陰沉着臉大步走了進來。
劉建發今年已經快五十了,白皙的皮膚雖然讓他看上去年輕不少,但眉宇間的那絲陰冷格外明顯。
「怎麼回事?小飛為什麼會變成這幅樣子?」
原本還在開會的劉建發,收到兒子被打的消息後,當場離開。
看着因為生理和心理雙重打擊昏迷不醒的劉宇飛,劉建發的語氣前所未有的嚴厲。
他只有劉宇飛這麼一個兒子,自然是從小就寵溺無比。
別說是打罵,劉建發連一句重話都沒有朝自己的兒子說過!
可就在今天,劉宇飛居然被人打的都快沒了人樣!
更可氣的是,動手的人似乎還是那個妄想舉報自己的愣頭青!
「劉廳長,是這樣的……」
肖文慧快速的將之前發生的事情敘述了一遍。
說到後面的時候,肖文慧明顯帶上了哭腔。
「混賬東西!」
弄清楚前因後果之後,劉建發忍不住爆了粗口。
但肖文慧沒有注意到的是,此時這位慶南省國土資源廳廳長的眼中,多了一絲陰晴不定。
劉建發同樣想不通,林岩峰是怎麼知道如此隱秘的事情!
如果不是林岩峰準確的報出時間地點和姓名,他肯定會懷疑對方是在虛張聲勢。
更關鍵的是,今天讓劉建發意外的事情不止一件。
就在剛才,組織部沒有徵詢自己的意見,直接調任林岩峰為溪雲鎮的鎮長!
一心想要林岩峰翻不了身的劉建發當即表示反對,但對方只說了一句話。
林岩峰的調動,是李雲書一手操辦的!
就這麼一句話,劉建發將所有的準備好的說辭都咽了回去。
最近慶南省最大的地震,莫過於新省長的任命。
原本秦國濤入獄,所有人都認為省長的位子和他沒有任何關係。
萬萬沒有想到,秦國濤的以退為進,讓最後的結果來了一個巨大的反轉。
秦國濤的競爭對手,非但沒有得到任命,反而背了一個不大不小的處分,以後怕都是升遷無望!
劉建發又不是剛剛進入體制的生瓜蛋子,自然不會在秦國濤新官上任的時候唱對角戲。
今天發生的事情,明顯透着一絲詭異。
關於林岩峰疑似掌握自己受賄的信息,劉建發並不在乎。
因為他清楚,以林岩峰的性格,要是手上真有切實的證據,肯定會一刻不停的上交給相關部門。
那樣的話,劉建發現在怕是已經被紀委喊去喝茶了。
劉建發斷定,林岩峰只是根據一些線索有所猜測罷了。
也就是劉宇飛不懂其中的門門道道,白白挨了林岩峰一頓毒打,還以為自己維護了劉建發。
劉建發當然不會想到,現在的林岩峰其實是一個重生者。
真正讓劉建發投鼠忌器的是,林岩峰工作上的調動。
尤其是李雲書親自督辦這件事,代表的肯定是新省長的意思。
難道這傢伙真的有了這麼大的靠山?
劉建發心中的不甘難以言述。
林岩峰調動的消息一出,劉建發立即就聯繫人打探監獄裏面發生的事情,只是到現在都沒有回信。
倘若林岩峰真的攀上了秦國濤這棵大樹,劉建發就真的拿對方沒什麼辦法了。
更難受的是,林岩峰要是死咬着劉建發不放,時不時給秦國濤吹一吹耳邊風,他這位國土資源廳的廳長,遲早要出事!
現在劉宇飛又被林岩峰追上門打了一頓,這種囂張的轉變,極有可能是找到了新的靠山!
如果沒有足夠的依仗,林岩峰絕對不敢這樣光明正大的毆打劉宇飛!
劉建發不知道的是,林岩峰的確可以把劉建發的事情告訴秦國濤,即使最後不能真的查出什麼,但敗壞形象是板上釘釘的事。
但林岩峰沒有這麼做。
上輩子劉建發父子害的自己家破人亡,他一定要親自向對方復仇。
林岩峰確實是刻意找秦國濤做自己的靠山,但他並不准備把這件事當做資本。
林岩峰想要的,只是能讓自己有一個被公平對待的機會。
沒辦法,宦海浮浮沉沉,上頭沒人,寸步難行!
劉建發罵完一句話後,臉色難看的盯着病床上的兒子,兩隻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升任慶南省國土資源廳廳長之後,劉建發已經很久沒有這樣投鼠忌器的感覺了。
肖文慧見狀,自然是不敢一個人坐下,只能靜默的陪劉建發站着。
「叮鈴——」
就在這時,劉建發的手機突然響起。
看到來人後,劉建發的表情略微鬆動了一下。
「喂?劉廳長,您打聽的事情有消息了。
是這樣的……」
電話接通後,對面傳來了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
對方沒有啰嗦,直接將林岩峰入獄後的情況全部彙報了一遍。
「好,我知道了。」
劉建發點點頭掛了電話。
肖文慧一直暗暗的觀察着劉建發,對方的表情從最開始的憤怒、不甘,現在變得有些興奮、陰狠。
劉建發變色龍一般的轉變,明顯和最後的這通電話有關係。
肖文慧雖然好奇,但劉建發沒有開免提,顯然就是不想讓她聽到。
「我就說那愣頭青怎麼可能有這麼好的運氣!」
心思流轉之際,劉建發一巴掌拍在了病床的欄杆上。
本來他還好奇呢,秦國濤既然這麼看重林岩峰,那為什麼又要把對方發配到溪雲鎮那種鳥不拉屎的地方?
劉建發已經託人打聽清楚了,林岩峰對於秦國濤來說,不過是一個解悶兒的棋搭子。
去溪雲鎮的想法,很可能是林岩峰自己提出來的。
林岩峰得罪了自己這個頂頭上司,出來後自然是不想被穿小鞋。
提前出獄,安排新工作,秦國濤對林岩峰可以說是仁至義盡了。
劉建發幾乎可以肯定,二者以後基本不會有什麼交集。
當然,雖然劉建發對林岩峰和秦國濤的關係做出了判斷,但生性謹慎的他,自然不會在這麼敏感的節點親自出面。
上趕着找死的兔崽子,溪雲鎮那個地方,可是很有意思的!
劉建發心中暗暗發狠的同時,再次掏出了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