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官場權力,從出獄平步青雲 第2章 _塔靜小說
◈ 第1章

第2章

2013年,江城市,青山監獄。
「小林啊,沒想到你年輕輕輕,不光棋下的好,在政治和民生上的見解也是高瞻遠矚啊。」
一間環境雅緻,配套齊全的單人間牢房裡,一老一少相對而坐。
兩人面前的圍棋,已經下到了錯綜複雜之勢。
「秦老,您謬讚了!」
林岩峰將手中的白子輕輕落在棋盤上面,微笑着回應道。
說完後,他看了一眼面前的老者。
對方雖然面帶微笑,但無形之中透出一股上位者的威嚴。
在這個監獄裏面,人人都稱呼老者為「秦老」。
即便是這座監獄的獄警乃至獄長,對這位老者都格外客氣。
私底下,關押在這座監獄的犯人,沒少猜測秦老的身份。
唯有林岩峰知道,自己面前的這位老者,身份是何其驚人。
他就是慶南省省委副書記——秦國濤,名副其實的省部級大佬!
林岩峰之所以知道這些,倒不是秦國濤透露給他的,而要歸因於他重生者的身份。
上一世,林岩峰同樣在監獄裏遇到了秦國濤。
但那個時候,他並不知道對方的真實身份。
只是因為會下圍棋,才會被秦國濤安排在白天的時候過來陪對方下棋。
既然老天給了他一次重生的機會,他自然要牢牢的抱緊秦國濤這條大腿。
因為林岩峰清楚,秦國濤的入獄,不過是他在政治博弈中的一次以退為進。
今天中午,秦國濤就會被人恭恭敬敬的請出這座監獄。
而且在仕途上,還會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直接升任慶南省省長一職,完成從副部級到正部級的完美蛻變!
「我再問你一個問題,今年起全國開始土地確權工作,你覺得在農村,確權工作應該注意些什麼?
不要怕說錯,放心大膽的講!」
秦國濤輕輕的放下一枚黑子後,看了眼林岩峰,目光中蘊藏着一絲欣賞,再次問道。
面前這個劍眉星目的小夥子,可以說是秦國濤這次入獄最意外的收穫。
他不光圍棋下的有模有樣,在政治民生上的見解也極其老道毒辣。
即便是秦國濤,在某些方面也會自愧不如。
林岩峰沉吟起來。
他十分清楚,自己的每一次回答,甚至是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會影響秦國濤心中對他的評判。
片刻後,林岩峰緩緩道:「土地是農民的命根子,而糧食是國家的命脈。這土地確權,是涉及到民生國本的問題。
但凡和土地有關的政策,都需要慎重去解決……」
秦國濤聽完後,眼神微微一閃。
在進監獄之前,秦國濤和一眾領導班子開會討論過土地確權的工作及可能出現的各種問題。
會議最後的結果,和眼前這個年輕人說的,幾乎沒有什麼區別。
「不知道你聽沒聽說過一個叫做溪雲鎮的地方?」
秦國濤沉默片刻,轉而拋出了另一個問題。
林岩峰微微一笑:「我就是在溪雲鎮附近長大的,小的時候,我沒少到那個地方游泳、抓魚。」
秦國濤緊緊盯着林岩峰:「那你應該也清楚,溪雲鎮是整個慶南省出名的貧困鄉鎮之一。
那裡的老百姓,每年辛苦耕種,也只能勉強維持溫飽,土地確權的工作,在這樣的貧困鄉鎮開展難度極大。
你覺得應該怎麼去做,才能讓土地確權的工作順利開展下去,並且用這項政策,改善溪雲鎮的百姓生活?」
雖然不知道秦國濤為什麼突然把話題扯到了溪雲鎮,但林岩峰依舊認真的思考了起來。
因為歷史的局限性,溪雲鎮的情況確實讓人頭大。
斟酌了一下語氣後,林岩峰這一次給出了更加具體的方案。
「以溪雲鎮現有的條件,發展其他的產業顯然是不現實的,最後還是得看農作物的種植。
我覺得土地確權的工作,如果做好了,是可以加強農民對耕地的利用,提高種植產量……」
林岩峰原本的身份,是慶南省國土資源廳的一名副科級幹部。
他因為發現自己的直屬領導劉建發貪污受賄,就搜集證據,打算向紀委檢舉揭發,卻因為提前走漏了風聲,反被劉建發給構陷入獄。
這個問題本就是林岩峰熟悉的領域,再加上他還有未來十幾年的重生經歷,回答的內容,條理清晰,堪稱高瞻遠矚。
聽得秦國濤是一個勁兒的點頭。
相比之前,秦國濤現在看向林岩峰的眼神,明顯變得更亮了一些。
他張了張嘴,正要說話,卻聽外面突然傳來一陣密集的腳步聲。
「來了!」
林岩峰的心中微微一動。
很快,就見一名帶着眼鏡的中年男子,在監獄長和一眾獄警的陪同下,出現在門外。
中年男子個頭不高,五官端正,穿着一件筆挺的深色西裝,整個人透着一股子書生氣。
林岩峰見過對方,這副場景和上一世,幾乎如出一轍!
他知道,這名中年男子是秦國濤的秘書,本名李雲書,這次來就是為了接自己的老領導出獄。
「老首長,您可以出去了!」
李雲書恭恭敬敬的向秦國濤說道。
「任命書呢?」
秦國濤盯着棋盤,頭也不抬的反問道。
「下來了,是您。」
李雲書面帶微笑的繼續回答。
此話一出,牢房外眾人的腰,明顯彎的更深了。
聽到預想中的答案後,秦國濤淡淡一笑。
「還別說,住在這裡的這段日子,挺舒服的。
每天喝喝茶、下下棋,早睡早起,老毛病都犯得少了。
真到走的時候,居然有點兒捨不得了。」
秦國濤衝著眾人輕聲感嘆道。
李雲書眼眶含淚,「老首長,慶南省的百姓可是一日也離不開您呀!」
秦國濤哈哈一笑:「老頭子我就是個勞碌命,以後的擔子,可是更重嘍!」
說完,他慢悠悠的站起身來,林岩峰忙上前攙扶了一把。
「小林啊,我就先出去了。
希望我們還有再見面的機會!」
秦國濤拍了拍林岩峰的手,接着便向外走去。
李雲書掃了林岩峰一眼後,緊緊的跟上了秦國濤的步伐。
監獄長和那些獄警,同樣加入了送行的隊伍。
秦國濤離開後,林岩峰靜靜的等着被人帶回屬於自己的牢房。
然而沒過多久,林岩峰等來的,卻是自己的鋪蓋卷。
原來秦國濤臨走的時候,特意囑咐過監獄長,讓林岩峰就留在這間牢房裏面,多加照顧。
林岩峰心裏一喜。
上一世,秦國濤離開後,可沒有讓他享受這份特權待遇。
看來,他重生回來這幾天的努力,已經見效了!
看着獄警重新鎖上牢門,他陷入了回憶當中。
上輩子秦國濤離開之後,大概過了半個月的時間,就把自己給安排出獄。
然而那個時候的秦國濤,不過是看在自己陪他下棋的些許情分上。
這一次,秦國濤顯然更加的看重自己,說不定就能更早的放他出去。
不過秦國濤的決定,顯然不是林岩峰能夠控制的,他現在能做的,只有等待。
不知過了多久,一名獄警來到門外,和善地笑道:「林岩峰,你家裡人過來探監了。」
聞言,林岩峰也不知想到了什麼,面色猛地一沉。
他深吸口氣,沉聲問道:「是不是我媽?」
「嘿,你還猜的挺准,就是她,快跟我過去吧。」
那獄警有些驚訝地笑了笑,打開牢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