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官場權力,從出獄平步青雲 第10章 _塔靜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午休?哼哼!
那個傢伙,打我來了以後,就沒見他午休過,只會在那鬥地主!」
說到正事的時候,秦飛鴻沒有和林岩峰打馬虎眼,直接就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與此同時,她的這句話也算回答了林岩峰最開始提出的那個問題。
秦飛鴻說完後,眨着一雙好看的眼睛望向林岩峰,彷彿是在等待什麼。
林岩峰雖然沒有立即說話,但他心裏清楚的很。
秦飛鴻話說到這個份兒上,在某種程度上,已經表現出了誠意。
雖然不知道這位美女書記的目的是什麼,但林岩峰能夠感覺到,對方似乎並沒有什麼惡意。
「秦書記,你的意思是,找我麻煩的另有其人?」
林岩峰最後試探性的詢問道。
既然李文虎沒有午休的習慣,那就是擺明了故意找自己茬唄!
今天是林岩峰第一天上任,和李文虎更是素未謀面,發生這樣的事情,只可能是有其他人在背後作梗。
想通這一點之後,林岩峰心中更加鬱悶。
自己才剛到溪雲鎮,怎麼就莫名其妙的把某人給得罪了。
「王金才,溪雲鎮副鎮長王金才,這個人,你以後一定要小心!」
彷彿是看透了林岩峰內心的想法,秦飛鴻適時的開口。
沒有任何遮遮掩掩,秦飛鴻直接甩出一個名字。
說話的時候,她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嚴肅,語氣也出奇的帶上了一股凝重的味道。
「王金才?副鎮長?」
林岩峰面帶疑惑的重複了一遍。
此時他心中的第一個謎團還沒完全解開,秦飛鴻就劈頭蓋臉的扔過來一個更大的。
要知道,秦飛鴻可是溪雲鎮的鎮委書記,正兒八經的一ba手。
但她說出「王金才」三個字的時候,明顯透着一股濃濃的忌憚。
除此之外,林岩峰還聽出了一絲咬牙切齒的感覺。
「這裏面的事情有些複雜,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楚。
這麼說吧,如果沒有我,溪雲鎮的鎮長,甚至是鎮委書記,就是王金才!
如果沒有你,這一次王金才就不再是副鎮長了!」
還沒等林岩峰追問,秦飛鴻便意味深長的補充道。
秦飛鴻的這番話,讓林岩峰眼睛猛地一縮。
在來溪雲鎮之前,他光想着帶領這裡的鄉親們脫貧致富。
現在看來,溪雲鎮的水,似乎比林岩峰想像中的要深得多。
林岩峰承認,空降這種事情,確實容易引起類似的問題。
但抵觸歸抵觸,第一天就給人下馬威的,林岩峰還是頭一次聽說。
要知道,這種事情,打的可不光是林岩峰的臉,秦飛鴻這位鎮委書記的臉上,同樣不好看。
雖然秦飛鴻沒有明說,但林岩峰已經感覺出來了。
這位溪雲鎮的鎮委書記,怕不是外人看上去的那麼風光。
當然,這種事情,秦飛鴻不主動說,林岩峰也不會打破砂鍋問到底。
「到了,就是這裡。」
就在這時,秦飛鴻帶着林岩峰來到了一棟小樓面前。
和**大院的辦公樓比起來,這裡的條件明顯簡陋了不止一個檔次。
小樓孤獨的佇立在街頭,彷彿是被時光遺忘的角落一般。
道路兩旁雜草叢生,磚石牆面斑駁,幾扇破舊的木窗半開半閉,隨風輕輕搖晃。
陽光透過稀疏的樹葉,灑在樓面上,形成斑駁的光影。
走進小樓,一股潮濕的氣息撲面而來。
樓內陳設簡陋,房間里只有幾件破舊的傢具,牆壁上掛着幾幅泛黃的畫報。
「這裡的二樓和三樓幾乎都是空的,你自己選一間吧。」
秦飛鴻抹了抹額頭上細密的汗珠,伸出手示意林岩峰挑選宿舍。
「秦書記,為什麼兩邊的條件差這麼遠啊?」
眼前的破敗景象,讓林岩峰最終還是問出了口。
「溪雲鎮是慶南省出了名的貧困,這一點林鎮長來之前不就應該知道嗎?」
秦飛鴻對這個問題似乎早有預料,略微的停頓過後輕聲反問。
「我知道,可是那——」
林岩峰知道溪雲鎮窮,他也是被秦國濤派過來解決這個問題的。
可他想不通,既然這裡都窮的叮噹響了,為什麼還勞民傷財的搞出那麼高規格的辦公樓。
然而不等林岩峰把話說完,秦飛鴻就開口打斷了他。
「我知道你的意思。
溪雲鎮的確窮,但溪雲鎮的人,不一定都窮啊!」
這一次,秦飛鴻的語氣明顯帶着一絲感慨和悵然。
這位美女書記雖然沒有明說,但林岩峰已經敏銳的從裏面嗅到了一些味道。
林岩峰心中思考的同時,腳步不停的向著三樓走去。
他喜歡住在高處。
每天早上迎着朝陽伸懶腰,總是會讓林岩峰心曠神怡。
「秦書記,我就選那間吧。」
林岩峰將背包放到一個房間的木桌上,隨後將門鎖上的鑰匙放進了自己的口袋。
這裡的宿舍並沒有統一管理的說法,所有的鑰匙都是吊在門鎖上面。
溪雲鎮有外來幹部過來,挑選完直接自己保管好鑰匙,調走的時候再還回去就行。
秦飛鴻看到林岩峰選擇的房間後,輕輕的愣了一下,卻也沒多說什麼。
「秦書記,我失陪一下。」
林岩峰打了一聲招呼後,快步向著走廊盡頭的衛生間走去。
原本下車後就想找廁所的林岩峰,此時多少有些憋不住了。
「嗯,沒事,你去——呀!」
原本還自顧自念叨着的秦飛鴻,彷彿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尖叫一聲之後,整個人直接沖了出去。
而此時的林岩峰,也是略微有些僵硬的愣在原地。
剛才他推開門之後,想像中那種臭烘烘的味道並沒有出現,反而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三樓的這個衛生間不大,除了洗臉池和淋浴之外,只帶了一個馬桶和洗衣機,因此林岩峰一眼就掃到了香味的源頭。
下一秒,林岩峰瞳孔微張,臉上也同時浮現出一抹怪異之色。
此時衛生間頂部的晾衣桿上,掛着一個鳥籠式的固定內衣架。
內衣架的上面,掛滿了五顏六色的蕾絲內衣!
白色,黑色,紅色……
從某些褶皺的痕迹來看,這些東西明顯已經被穿過不止一次了。
林岩峰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只是單純的上個廁所,結果卻碰到了這種鬼東西。
不過也是,正常情況下,怎麼會有人在公共衛生間掛這種私人物品?
更要命的是,因為衛生間狹小的緣故,那個內衣架的位置正對着馬桶。
如果林岩峰想要解決個人問題,他的臉免不了就得埋進那堆不知道有沒有乾的內衣裏面。
可林岩峰現在的情況,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短暫的猶豫過後,林岩峰硬着頭皮解開了褲腰帶。
下一秒,噴涌而出的水柱落在馬桶裏面,砸出淅淅瀝瀝的聲音。
與此同時,林岩峰鼻腔裏面的那股香氣變得更加濃郁。
彷彿是為了減少內心的罪惡感,他主動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終於得到釋放的林岩峰,忍不住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嘭!」
然而就在這時,衛生間虛掩着的房門被人一把推開。
着急上廁所的林岩峰,剛才哪顧得上什麼反鎖。
「呀,大色狼!」
還沒等林岩峰作何反應,耳邊就響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林岩峰舒氣的聲音,顯然讓來人產生了某種奇怪的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