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回院里養着。
打那以後,村裡不喜女娃娃的家庭都有樣學樣,後來院門口裝了攝像頭也無濟於事,他們把剛出生的娃娃扔在竹林里。
村長村幹部也都睜隻眼閉着眼,假模假樣調解一番,又避重就輕地揭過,結果無非是誰心疼孩子誰輸。
阿媽把眼淚往肚子咽,我看着她這些年的疲態,再也不敢偷懶了。
每天都早早起床,先去背語文書,再背幾個英語單詞,然後打盆熱水洗臉,摘野菜的間隙複習昨日學的課文和數學公式再去上學。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沒有什麼特別的,除了遙遙老師的到來,除了一周一頓的撒了醬油和蔥花的水蒸蛋。
直到這一天謝家的到來。
這些年院里陸陸續續也送走了一些年紀小又乖巧的孩子。
我自小跟着阿媽,如今已是十二歲這般不大不小的年紀了。
阿媽和漂亮阿姨在商量大事,我這樣想,給她們送完雞蛋就安心跑回房間看手裡的故事書。
「我的呢?」
他冷不丁出現在我身旁,又冷不丁地冒出這樣一句。
我被嚇了一跳,心虛地摸摸棉襖兩側口袋裡兩個熱乎乎的雞蛋,扔了一個給他,又心疼地說道:「這是阿姨額外獎給我的。」
他接住了,聞言好笑地撇撇嘴。
我看他慢吞吞地就着垃圾桶剝蛋殼,殼裡摻着嫩嫩的蛋白,手上也是殼皮蛋白混黏着,怪不像話的。
我拿走他手裡的那顆蛋壓在桌上滾一圈把蛋殼滾得四分五裂,撕開一個角,殼全都脫落了。
我把這顆白嫩嫩的蛋遞給他,往蛋殼裡倒了一點醬油讓他蘸着吃。
少年失語笑笑,把完整的蛋掰成了兩瓣,分了我一半。
我詫異地看向他的眼睛,裏面搖晃着淺淺的星星,清澈見底。
我猶豫了下還是接過了,嫩嫩的蛋黃沾上了醬油的鮮味,是意料之外的好吃。
我小口小口吃完,就擺擺手說還有事情,落荒而逃了。
一個十二歲的小姑娘會有什麼要緊事呢。
我把兜里剩的雞蛋給了院里的弟弟妹妹,拿了一本故事書自己跑到門口的樹下坐着看。
阿媽和阿姨好似還在商量大事,過了一會謝易槿也被招呼走進房門去。
我也知道,他們是來收養孩子的。
這些年院里收養出去的孩子並不多,大多是衣着樸素的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