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被雷劈了會變聰明?

第7章 預判了他的預判

「沒錯,全殲!這五萬重甲騎兵就是陛下的膽氣,若是打掉他們,從今以後,這朝廷對我們也該客氣多了!」

蕭斬風微笑着說道。

「話雖然是這麼說,可是,現在這個時候,我們手裡的兵力想幹掉他們恐怕有些……」

和其他時候不一樣,現在的北境人心思動。

整個北境所有人都知道,鎮北王的兩個兒子戰死,只剩下了最後一個兒子還被天雷劈了。

鎮北王自己更是重傷瀕死,這個時候,很多將領就算沒有反意,也必須得給自己留下一條後路啊!

除了白城的這些死忠之外,剩下的那些人,很難保證他們在面對朝廷大軍的時候,到底會做什麼事情。

「若是我們在這裡設伏呢?」

蕭斬風說話之間,伸手在沙盤上,指了指面前那狹長的峽谷。

「黑風峽雖然是個設伏的好地方,可是,王維心也是軍中宿將,他不會選擇走這裡吧……」

靳未離皺着眉頭說道。

「這個你倒是不用擔心,他不走這裡,我們可以讓他走這裡!」

蕭斬風笑着說道。

「世子,他們畢竟是朝廷的大軍,我們現在這個時候,就算是拼掉了他們,又能怎麼樣呢?到時候我們手頭最後的這點力量沒了,我們又該怎麼面對剩下的危局?」

看他這麼堅持,靳未離終於還是說出了自己的顧慮。

「如果我們依託城池的話,固然是可以守住白城,但是,卻不足以震懾人心!之前的一戰下來,我們損失慘重,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舔舐傷口,若是不重拳出擊,誰會給我們喘息的機會?」

「可是,這要是真的跟他們打起來,那朝廷那邊……」

靳未離有些擔心的看着蕭斬風。

「你是擔心朝廷會大軍討伐?不會的!等我們幹掉他們之後,他們就成了勾結魏國,偷襲邊城的叛軍!你明白嗎?」

看着蕭斬風臉上的笑容,一旁的靳未離忽然感覺後背一陣的發涼。

這真的是王爺那個痴痴傻傻的兒子?

這小子也太狠了吧!

殺了人還要給人家栽贓?

不過,這但凡王爺要是有這麼一點心思,他們這次何至於拼的這麼慘?

自家王爺就是太仁義了,以至於,這才被人給欺負成這樣!

「最後一個問題,就算我們提前設伏,他們全都是重甲騎兵,這恐怕一時三刻之間也很難對付他們啊!」

問題再次回到了原點,這些人連人帶馬全身都是鐵甲,他們就算是中了埋伏,恐怕這一時三刻之間,也很難對他們造成致命的傷害。

畢竟,這全身上下七八十斤的鐵甲,那可不是在開玩笑的!

相比於他們,這北境騎兵的裝備簡直可以被稱為乞丐裝了。

要不是鎮北王帶兵有方,這些將士們又每戰以命相搏,哪裡有那麼容易能打得下魏武卒?

「這個簡單,你附耳過來!」

蕭斬風嘿嘿的怪笑了兩聲,然後壓低了聲音說道。

看着他臉上怪笑的表情,靳未離有些疑惑的把耳朵湊了過去。

「妙啊!」

靳未離自己就是帶兵打仗的大行家,對於這軍中的事情自然是知道的甚多。

正常情況下,他們三萬對五萬機會是沒有勝算的,可要是按照蕭斬風的計策的話,那可就不一定了!

「那這件事就可交給你了,記住了,我們就是發現王維心勾結魏國,意圖陰謀綁架公主為人質,所以才出手勸阻!可是,奈何他們眼看着陰謀敗露……」

「世子放心!我記住了!」

靳未離的嘴角瘋狂的抽搐着,這種鬼話別說是皇帝了,就算是他都不相信,不過,不重要了,希望皇帝知道以後,不會被活活氣死吧!

靳未離走了,蕭斬風長長的伸了個懶腰,伸手摸摸自己光禿禿的腦袋,還真是感覺有點不太習慣。

這渾身上下現在是徹底的清潔溜溜了,這是一點的毛髮都沒給他留,細細的品味一下的話,這種感覺還真是有點怪怪的。

不過很快他就把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給丟到了九霄雲外,畢竟,比較起這個來,他還是有很多事情要乾的。

蕭戰天的傷口開始化膿了,單單依靠鹽水來消毒效果實在是有限的很。

最簡單的自然就是醫用酒精了,雖然,他現在也不方便露面,不過畫個圖樣還是沒問題的。

天鍋蒸酒這種事情,實在是算不上什麼秘密了,他們這些特種兵,在這些事情上那可是受過專業訓練的。

「沈叔叔,我畫個圖樣出來,您幫我找個信得過的鐵匠給做個東西出來,可能做到嗎?」

蕭斬風琢磨了片刻之後,直接朝着沈從龍問道。

「當然沒有問題,世子放心,軍中最不缺的就是鐵匠!就是不知道世子要做什麼?」

沈從龍好奇的問道。

「這個我一時也說不清楚,不過,這個很緊急,用來給父王治病的,最好可以快一點!」

蕭斬風也沒辦法跟他解釋太多,乾脆直接推到了蕭戰天的病上。

「世子放心!我親自去盯着,絕對不會耽誤世子的事情的!」

一聽是和蕭戰天的病情有關係,沈從龍立刻拍着胸脯開始保證。

「很好,你且等我一會!」

蕭斬風說完之後,直接走到了旁邊的書桌。

只不過,這毛筆用來作圖,實在是在給自己找麻煩。

無奈之下,他只能先從外面的花樹上折了一根花枝,削出了尖端,這才蘸着墨水開始作圖。

沒有作圖工具,沒有合適的鉛筆,鋼筆,蕭斬風一邊畫圖,一邊不住的吐槽着這個世界的懶鬼們。

就不能發明點什麼圓規、直尺、三角板嗎?

一直折騰了一個多時辰的時間,蕭斬風這才算是完成了天鍋的圖紙。

他一邊標註着尺寸,一邊隨口跟沈從龍解釋着這東西的看法。

雖然連續聽了十來遍,這才算是勉強弄明白了這東西的到底 是個什麼玩意,可是,沈從龍這心裏對自家世子卻是佩服到了五體投地。

難道,這被雷劈一下真的能變聰明嗎?

自己要不要找個機會,也去被雷劈一下呢?

從蕭戰天的院子里走出來的時候,沈從龍還在琢磨着這個問題。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