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瘋了吧,你管這叫敗家子? 第3章 有我在的一日,鎮北王府便無人可撼_塔靜小說
◈ 第2章 鎮北王世子

第3章 有我在的一日,鎮北王府便無人可撼

聽着奶娘的話,蕭斬風自己都覺得有點怪怪的。

這個貌似不用這麼多人了吧,自己一個人就行了,這要是找個幾十萬人來助威,貌似有點過分了。

劉氏關上了房門,那些聞聲趕來的公主侍女們一個個頓時面面相覷。

劉氏剛才的話可就是對她們說的,這話都說到了的這個份上,她們一個個就算是再忠心,現在也不敢上前啊!

「放開我,你這個登徒子!」

李樂瑤的聲音中充滿了憤怒,可是,現在的她卻很是無可奈何。

可是,就在蕭斬風準備提槍上馬的時候,這才發現,自己這具身體,他不光是有點弱,貌似還有點虛啊!

這都開始限制級畫面了,怎麼開始渾身無力了?

我尼瑪!

蕭斬風現在都恨不得一頭撞死了,不過,很快他就腦子裡就想起了李樂瑤這些天給他吃的那些葯了。

娘的!

該死的女人!

自己不會剛穿越就變太監吧?

如果真要是這樣的話,自己還不如一頭撞死了算了。

想到這裡的時候,蕭斬風剛才還火熱的心,這下子徹底的沒了興趣。

感覺到蕭斬風終於鬆開了手,李樂瑤如同是逃命一般的直接從他懷裡掙扎開來。

扭頭直接就沖了出去,看着她身上凌亂的衣衫,再估摸一下時間,劉氏沒來由的嘆了一口氣。

「這孩子雖然虛,可是,這時間也太……」

聽着門外傳來的劉氏的話,蕭斬風忍不住一陣老臉通紅。

「還愣着做什麼?還不進去幫世子收拾一下!」

劉氏沒好氣的白了那些丫鬟一眼之後,這才扭頭回了自己的房間。

王爺現在危在旦夕,可是,這王府中最後的男丁卻是現在這個樣子,這讓她這個忠心的老僕婦都忍不住心生悲涼。

「喂喂喂,你們幹嘛?」

看着那些進來二話不說,就扒自己衣服的丫鬟,蕭斬風一陣的尷尬。

「世子殿下,您剛剛……需要沐浴凈身!」

凈身?

「我不要凈身,我不要當太監!」

蕭斬風徹底的傻了,自己雖然是佔了點公主的便宜,可是也用不着凈身這麼毒吧?

「呃……不是那個凈身,就是沐浴……」

幾個丫鬟一臉的黑線。

早說嘛!

嚇得人家小心肝撲通撲通的!

說了半天,原來是場誤會,蕭斬風這才算是鬆了一口氣。

這洗澡的過程雖然香艷無比,可是,奈何這小兄弟不爭氣啊!

懷着忐忑的心情,蕭斬風總算是撐到了天亮。

後世嚴格的軍事訓練讓他迅速的就冷靜了下來,為了印證自己的想法,他天一亮就鑽進了書房裡。

整整一上午的時間,翻閱了大量的書籍後,他徹底的迷茫了。

陌生又熟悉的山山水水,五嶽鎮四方,黃河曲九重還在,可是,那巍峨的秦嶺去了哪裡?

更難受的是,看着史書上一個個陌生的名字,他徹底的迷茫了,這個朝代的所有的歷史他從來沒有聽說過。

即便是久經沙場的他,也用了很長的時間才算是鎮定了下來。

這個世界從東漢滅亡之後,一下子徹底的脫離了原本的軌跡。

甚至,就連那條功在千秋的大運河,也變得無影無蹤。

強悍的大唐王朝甚至都沒有出現,就更不用說那震古爍今的大唐飛歌了。

如今的世界,長城以北的草原民族建立了強大的大魏國,大梁帝國則穩穩的佔據了黃河流域佔據中原,而長江以南的部分,則被大齊佔據。

天下承平幾十年,南方的大齊忙於和西南方的蠻族對抗,無暇顧及北方。

只是苦心經營長江防線,和大梁帝國以長江為界,雙方多年不事征伐。

而北方的大魏國虎視眈眈,歷年來多次挑釁大梁,企圖吞併大梁一統北方。

幾次險些破關而入,幸好有大梁鎮北王蕭戰天一脈鎮守邊城。

雖然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可是卻讓大梁百姓免遭兵禍。

整理完了自己能找到的所有資料之後,蕭斬風的心情鬱悶到了極點。

自己這是被某個不靠譜的神仙,給一腳踢到了異界啊!

這要是給他踢到歷史上的那個朝代,或許他還能憑藉著自己腦子裡的記憶混的風生水起。

可是現在,他被一腳踢到了這個不靠譜的世界,雖然都是一樣的黃皮膚,黑眼睛,一樣的方塊字,但是這整個歷史一團糟讓他怎麼混啊!

「賊老天,你特么是不是玩我啊!有種你一雷劈死我啊!」

鬱悶到了極點的蕭斬風,憤怒的朝着天空咆哮了起來。

「轟——」

話音剛落,一道晴天霹靂響起,蕭斬風頓時就感覺渾身一陣的**,整個人直接倒在了地上。

「靠!我就是開開玩笑,你要不要這麼當真?」

張嘴吐出了一道黑煙之後,蕭斬風終於閉上了眼睛。

終於又死了嗎?

我為什麼要說又呢?

帶着最後的靈魂拷問,蕭斬風終於失去了意識。

……

「風兒!風兒!你要是就這麼死了,你讓爹娘如何自處啊!」

「蒼天啊!我鎮北王一脈為了大梁國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我蕭家滿門忠烈,護佑了大梁百姓百餘年,這天地之大,難道就容不下我蕭家的唯一的血脈了嗎?」

恍惚之間,一個男人的吐血的聲音傳來,緊接着,蕭斬風就感覺到自己的臉上忽然多了點什麼東西。

那種溫溫熱熱的液體順着他的臉頰慢慢滑落到了嘴裏,有些腥甜,可是,卻終於讓他清醒了過來。

「王爺!王爺,世子醒了!世子醒了!」

看着剛剛睜開眼睛的蕭斬風,劉氏驚喜的直接把他抱在了自己的懷裡。

「風兒,風兒,你可還覺得哪裡不舒服嗎?」

面色慘白的蕭戰天,掙扎着從病床上伸出了手,眼角滿是渾濁的淚水。

這一刻,他不再是無敵的戰神,只是一個垂死之際,依舊不舍自己兒子的父親。

看着他那充滿了殷切期盼的目光,不斷顫抖的身體,因為重傷蒼白的臉色,蕭斬風忽然有種莫名的感動。

比較起自己那個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四天都在外地的父親來,蕭戰天幾乎已經完美的契合了他夢想中的父親形象……

這一刻,他遲疑了……

「爹爹,孩兒沒事了,爹爹不用擔心!」

這一刻,兩個蕭斬風的記憶徹底的重合了。

不就是異界嗎?

不就是金戈鐵馬嗎?

小爺堂堂天朝陸軍,何懼之有?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