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人工呼吸

第9章 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明顯加快了逃跑速度的渡渡鳥,面對張煥的追趕也是無可奈何,他一個箭步就追了上去,又是一斧頭砍了下去。

  嗷!

  沙灘上,一隻鳥一個人,你逃我追,你越叫我越興奮。

  最終,血淋淋的渡渡鳥躺在了張煥的腳下,徹底失去了生機。

  【你殺死了一隻渡渡鳥,等級35!】

  張煥沒有多猶豫,拿着斧頭對着渡渡鳥就開始了獸皮的採集工作。

  【獸皮15,生肉8】

  張煥大喜,趕緊回到陳又雪身旁,打開印痕技能製作了一個革制水袋。

  叮叮咚咚…

  一個革制水袋片刻功夫就出現在了他的物品欄之中。

  他走回到海里,將水袋拿了出來,舀了滿滿一袋的海水,這下就不用擔心水分會流失了。

  拿着裝滿水的水袋,張煥扶起了陳又雪,將水袋口對準了那張櫻桃小嘴,甘甜入口,滋潤着陳又雪的身體。

  片刻之後,陳又雪終於喝完了一整袋的水,她的水分也回到了100,但是眩暈值卻不見往下掉,想必是食物度沒有了緣故。

  剛好剛才殺了一隻渡渡鳥,拿到了一些生肉,張煥將8個生肉拿了出來,放進了篝火之中,很快從篝火之中就傳來了芳香的烤肉味。

  張煥也已經快要一天沒有吃東西了,肚子早就餓的咕咕叫了,要不是有陳又雪在,這麼美味的烤肉哪裡輪的到她啊。

  肉沒一會兒就烤好了,張煥從篝火中取出香氣撲鼻,甚至還不斷的往外冒着油水的烤肉,咽了咽**的口水,有點不舍的拿了過去。

  昏迷中的陳又雪只能靠張煥用手拖着她的下巴,這才能夠讓烤肉在她口中慢慢被嚼爛。

  一連吃了好幾塊,陳又雪的嘴角流淌着些許烤肉汁液,但是仍舊雙目緊閉,沒有要蘇醒的樣子。

  「可能堵在食道上了?」

  張煥看着陳又雪昏迷不醒的樣子,心裏也着實着急,迫於無奈只好慢慢的俯下身去打算進行人工呼吸,幫助她疏通食道。

  「醒來之後,你可千萬不要怪我啊,我這也是為了你好。」

  張煥將陳又雪的身子放在沙灘上,保持平躺的姿勢,同時一隻手微微的抬起她的下巴,讓她的呼吸道可以徹底打開。

  他慢慢的靠了上去,緊張的只好閉上眼睛。

  雖然這是在救人,但是對於張煥這個雛兒來說,別說是親嘴了,就是女孩子的手都沒有牽過!況且對方還是女神陳又雪!

  張煥越靠越近,近到都能聞到陳又雪身上的芳香,更加讓他把持不住了,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看着眼前楚楚動人的女神。

  可誰知這個時候,陳又雪居然神奇的睜開了雙眼,而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張嘟着嘴巴朝自己襲來的臉龐。

  兩個人四目相對,張煥咽了咽口水,尷尬的笑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的,你聽我…」

  「啊!變態!」

  啪!!!

  張煥一下子被打懵了,看見陳又雪怒火中燒的瞪着自己,同時餘光看見她的腿部的動作,下意識的朝一旁滾了過去。

  好在張煥反應迅速,不然這一下致命打擊,絕對會讓張煥斷子絕孫的。

  他一手撐着地面,一手捂着臉頰,往後退去,吼道:「你有什麼毛病!怎麼那麼愛打人巴掌!」

  「我說了你要是有什麼非分之想的話,我一定會閹了你!」

  陳又雪站了起來,朝着張煥走了過去,張煥猛的站了起來,氣勢洶洶的指着陳又雪,「我都說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為什麼不聽完我的解釋?」

  「解釋?還有什麼好解釋的,你就是趁我昏迷了,想要非禮我,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陳又雪斬釘截鐵的回應道。

  張煥張了張嘴,發現自己現在說什麼,似乎陳又雪都不會相信了。

  「行,你愛這麼理解就這麼理解,小爺我不伺候了!」

  「誰要你伺候了!整天光着身子在我眼前晃來晃去,我看着就覺得噁心。」

  「說的你好像穿的很多的一樣。」

  陳又雪低頭一看,這才意識到自己身上的衣服雖然有衣服,但是卻破破爛爛的,一下子漲紅了臉。

  「我殺了你!」

  陳又雪紅着臉,四下看了看,抓起一塊石頭,就要朝着張煥砸過去。

  張煥一看,這要是被砸到,那還了得,趕緊撒腿就跑。

  「最好別讓我再看見你,死變態!爛流氓!」

  身後傳來了陳又雪氣急敗壞的聲音,張煥在沙灘上跑的飛快,再也聽不到陳又雪的聲音。

  跑出去老遠,張煥才停下了腳步,撐着膝蓋大喘氣。

  張煥回過頭,看着氣得直跺腳的陳又雪,一雙雪白的大長腿就算隔着老遠也能被它所迷倒。

  「多好的架子啊。」同時,張煥搖着頭嘟囔着說道,「早知道不救她了,趁機揩點油不香嗎?張煥啊張煥,你也太正人君子了,這年頭上哪裡找這麼玉樹臨風這麼正直的小夥子去,陳又雪看不上你,是她眼瞎了。」

  嗯,一定是這樣的。

  另一邊的陳又雪,在看見張煥跑出去老遠,扭頭坐回到了篝火旁,看着自己的纖纖玉手,心中百感萬千。

  「也不知道打疼了你沒有,你做的一切我都知道,對不起,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