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誰要和你睡覺

第6章 印痕技能

  「呃…」

  伴隨着口中發出的一聲難過的痛哼聲,張煥緩緩睜開了雙眼。

  「啊!#@¥%!」

  張煥雙手不自覺的胡亂揮舞着,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前一秒那種絕望和痛楚似乎仍舊籠罩在他的心頭。

  「我…我沒死?」

  張煥摸了摸肩膀,連牙印都沒有,而且背後的疼痛也消失不見了。

  這個時候他也發現了,之前自己穿的一整套衣服也都不見了,身上除了一條破爛褲子以外,光溜溜的露出六塊腹肌。

  一切似乎都回到了原點,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張煥不明所以的癱坐在沙灘上。

  「張煥?」

  一道熟悉且動聽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張煥轉過頭看去,正是之前消失不見的陳又雪!

  「陳又雪?」

  陳又雪聽到了張煥的聲音,踩着盈盈步伐跑了過來,滿臉寫着高興,抓着張煥的雙手,上下打量着說道:「張煥,真的是你!我還以為你拋下我離開了,你知不知道我一個人在這裡很害怕,你還算不算男人了!」

  張煥看着陳又雪潔白如玉的臉頰,心想之前都說讓你跟在身後了,結果你自己跟丟了,現在還反過頭來怪罪我,我找誰說理去。

  不過,當你有和女生講道理這個心思出現的時候,你就已經輸了。

  所以張煥也沒打算和她理論,只能苦笑了一聲說道:「怎麼可能,我不會丟下你的。」

  誰知道,就是這麼簡簡單單的一句話。

  原本臉上喜怒交加的陳又雪一下子紅了雙眼,緊接着淚珠如串似的掉落了下來。

  這可就難為了張煥這個雛兒了,怎麼還給她弄哭了呢。

  不知所措的張煥還在思索着該如何安慰陳又雪的時候,一股芳香撲鼻而來。

  陳又雪居然一下子撲進了張煥的懷中,不斷的啜泣着。

  破爛的衣服絲毫不影響陳又雪動人的身材,軟如無骨的軀體配上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體香,讓張煥明白了一個道理——

  所謂的柳下惠坐懷不亂純屬扯淡,這個場景試問哪個幹部能接受的住考驗?

  良久,陳又雪啜泣的聲音漸漸弱了下去,張煥低着眉眼,陳又雪似乎睡著了。

  狹長的睫毛,潔白的面龐,紅潤的雙唇。這精緻的五官,驅使着張煥產生了一親芳澤的想法。

  「你不要動什麼歪心思,不然廢了你。」

  陳又雪閉着雙眼,冷冰冰的傳來一句話,嚇得張煥一哆嗦,像是披了霜的茄子。

  張煥撓了撓腦袋,尷尬的輕咳兩聲,陳又雪這才坐了起來,瞥了他一眼,將頭扭到了一邊,那抹淺淺的不易察覺的紅霞也迅速消散了。

  「這是你說的,如果你丟下我獨自離開,我不會放過你!」

  「不會不會,我怎麼會丟下你這個弱女子呢。」

  「最好是!」陳又雪捋了捋秀髮,「你還沒說之前你去哪了?」

  「我不是說去看看那個光柱的情況嘛,等我到了之後才發現你不見了。你不是一直跟在我身後嗎?」

  「你還好意思說,你跑那麼快,害的我摔了一跤,叫你你也不應。你越跑越遠,等我重新站起來的時候,你早就跑遠了,所以我就一個人朝着光柱那裡跑,跑着跑着,我就看到前面有一隻長得很兇悍的動物,我沒敢繼續往前跑,就原路返回了。」

  原來如此!想必陳又雪遇到的那隻生物就是自己遇到的那隻會噴綠汁的恐龍。

  陳又雪拍着胸脯,一臉劫後餘生的樣子。

  不過張煥卻想着,別拍了,拍壞了怎麼辦啊?

  「不過你是從哪裡冒出來的?我怎麼沒發現你回來?」陳又雪轉過頭一臉疑惑的看着張煥問道。

  張煥收回目光,鎮定的說道:「我也不知道,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前面很危險,不瞞你說我是經歷了九死一生的人,現在還能坐着和你聊天,你就偷着樂吧。」

  陳又雪嘁了一聲,接著說道:「對了,那個光柱你找到了嗎?」

  張煥點了點頭,「找是找到了,不過沒有什麼線索。」

  接着張煥將自己的所見所聞和陳又雪說了一遍,陳又雪聽的一愣一愣的,隨即打量了一番,說道:「那你的衣服呢?」

  「不知道啊,後來被迅猛龍抓住的時候,我都已經做好死亡的準備了,結果我現在還好端端的坐在這裡。」

  陳又雪托着腮,思考了一番,突然茅塞頓開般的站了起來,看着張煥說道:「你會不會陷入循環了吧?」

  循環?

  張煥想了想也有這種可能,但是現在這樣胡猜也不是個辦法。

  張煥將自己之前的發現告訴了陳又雪,讓她跟着自己照做。

  陳又雪雖然不太明白張煥要幹什麼,也只好跟着他將手抬了起來,隨後手腕上的菱形塊開始投射出全息投影。

  陳又雪沒有張煥那麼淡定,嚇得差點摔倒在地上,結結巴巴的說道:「這…這是什麼東西?」

  「我也不太清楚,不過好像是可以記錄自己狀態的一種裝置,它好像是鑲嵌在了我們手腕上。」張煥舉起手,指着上面的菱形塊說道。

  陳又雪這才半信半疑的再一次舉起手,看了看自己的狀態。

  在張煥看來,此刻的陳又雪彷彿陷入了冬眠一般,一動不動,只有從菱形塊中投射出來的光芒照在她潔白的臉上,顯現出了隱約的畫面。

  「張煥,為什麼我的食物和水分只有10啊?」陳又雪舉着手,一動不動的說道。

  張煥也看了一眼自己的狀態,水分和食物倒是還有90。

  「可是我沒有感覺口渴和飢餓啊。」陳又雪放下了手臂,同時全息投影也消失了。

  「那我就不清楚了。不過你這麼說,我才發現現在天色晚了,我們要想辦法找地方睡覺了。」

  陳又雪先是一愣,隨即又羞又惱,指着張煥罵道:「你不要得寸進尺!誰要和你睡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