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穿越回遠古

第2章 信不信我閹了你

  「呃…」

  伴隨着口中發出的一聲難過的痛哼聲,張煥緩緩睜開了雙眼,陡然闖入眼前的光明令他下意識的眯起了眼睛。

  「這是什麼地方?」

  漸漸適應了陽光的亮度後,張煥慢慢從地上坐了起來,有些僵硬的扭了扭脖子,睡眼惺忪的向四周看去。

  「海灘?」

  張煥心頭充滿疑惑,自己什麼時候跑到海灘上來了?

  剛剛從昏迷中蘇醒的他,此時記憶還處於模糊的斷片狀態。

  他搖晃着腦袋,從地上緩緩的站了起來,開始打量這一片看上去異常原始的地方。

  遠處層層的浪花拍打着礁石,發出清脆響亮的聲音,幾棵不知道什麼品種的樹木零星的散布在周圍,樹葉在海風的吹拂下左右輕輕搖擺,整個世界看上去顯得頗為原始自然。

  「嗯?」

  張煥定睛看到不遠處的沙灘上似乎躺着一個人,隨即走了過去,這才發現是辦公室里公認的女神陳又雪!

  此時的陳又雪,散亂的秀髮上是一張精緻、楚楚動人的白皙臉龐,破爛的衣服恰到好處的露出了一絲絲嫩白緊緻的肌膚,似乎吹彈可破,陽光灑在她的軀體上,世界名畫也不過如此了。

  聯想到平時在辦公室里,陳又雪總是如一座冰山一般,高高在上,任何人都入不了她的雙眼。

  而此刻的陳又雪,彷彿一隻熟睡的小貓咪,這種反差感居然讓張煥鬼使神差的伸出手去。

  張煥的雙手觸及到陳又雪柔軟卻富有彈性的肌膚之時,感受到了上面心臟的跳動。

  「還有心跳,我還以為她死了呢。」張煥舒了一口氣。

  「呃…」

  伴隨着一陣嬌聲,陳又雪緩緩的睜開了雙眼,和張煥四目相對,同時發現張煥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身上,一抹飛霞浮上臉龐。

  啪!!!

  「啊!流氓!」

  一聲脆響伴隨着陳又雪的尖叫聲,將張煥從幻想之中拉回到了現實。

  同時,陳又雪發現自己的衣服居然破爛不堪,而張煥也脫的只剩下一塊爛褲子的時候,又羞又怒的她再一次揚起了手。

  啪!!!

  「變態!下流!齷齪!」

  陳又雪一手擋在胸前,一手擋在下半身,從地上跳了起來,紅着臉哭着跑了出去。

  蹲在沙灘上的張煥,左右臉頰紅彤彤的,直到陳又雪離開,這才緩過神來。

  他揉着臉頰站了起來,看着陳又雪離開的方向,苦笑了一聲,「果然不是在做夢。」

  直到這個時候,張煥才發現自己身上除了一塊爛褲子以外,什麼東西都沒穿,也難怪陳又雪會罵自己了。

  不過想了想,在這個荒島上,她一個女孩子就這麼鑽進了叢林之中,多少還是有點危險的。

  張煥沒有多想,一頭也扎進了叢林之中。

  剛進入叢林,張煥就聽到了一聲尖叫。

  陳又雪有難!

  張煥拔腿朝着聲音發出的方向跑了過去,沒跑多久,就看見了癱坐在地上瑟瑟發抖的陳又雪。

  此刻的她,臉頰煞白,雙眼之中充滿了恐懼。

  張煥貓着身子,順着陳又雪的目光看了過去。

  只見一隻高約2米,全長約5米,圓形帶有褶皺的頸盾上長着兩根長長的白色尖角,狹長的尖嘴之上還有一根略短的尖角,通體墨綠色,帶有土黃色的條紋,正發出呼呼的響聲,緩慢的移動着。

  「三…三角龍?」張煥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生物竟然是已經滅絕幾千萬年的恐龍!

  但凡有點常識的人,都能認出這就是出現在各種科教頻道或者是書籍上的生物,因為它頭上的三根長角太具有辨識度了!

  三角龍踩着咚咚咚的聲音,正在一步步的靠近已經失魂落魄的陳又雪。

  張煥沒有多猶豫,小心翼翼的快速朝着陳又雪走了過去。

  如果張煥沒有記錯的話,這是一種食草類的恐龍,在沒有威脅的情況下,它是不會主動攻擊其他生物的。

  陳又雪已經被嚇的魂不附體了,癱坐在地上,渾身哆嗦,雙目死死的盯着三角龍。

  張煥很順利的就走到了陳又雪身旁,伸出手抓住了她潔白的手臂,嚇的陳又雪差點叫了出來。

  好在張煥眼疾手快,伸出手捂住了陳又雪的嘴巴。

  雖然說三角龍是食草龍,但是保不齊它會受到驚訝從而威脅到兩個人的生命安全。

  張煥鎮定的看着陳又雪,搖了搖頭,示意她不要輕舉妄動,陳又雪瞪大了水汪汪且紅腫的雙眼,之前發生的一切早已經被恐懼所佔據,只能機械的點着頭。

  張煥這才鬆開了手,壓低聲音安慰道:「放心,我現在帶你離開這裡。」

  「好好好!」

  張煥將她從地上攙扶了起來,仍舊驚魂未定的陳又雪雙腿一軟,好在張煥平時也有鍛煉,這才不至於讓她摔倒。

  「我們慢慢的離開這裡。」張煥雙眼盯着前方不遠處的三角龍,低聲的對着陳又雪說道。

  陳又雪點着頭,雙手死死的抓着張煥的手臂,將他的手臂緊緊的貼在自己的身上,一股柔軟的感覺從手臂上傳來。

  不過張煥並沒有沉浸在溫柔鄉之中,他明白此刻的他們是異常危險的,當務之急是立刻離開這裡,回到沙灘上去。

  兩個人小心翼翼的挪動着腳步,逐漸的離開了三角龍的視線範圍,張煥這才敢拉着陳又雪朝着沙灘的方向跑了起來。

  一股陽光從樹林的盡頭照射了進來,疲於奔命的二人終於衝出了叢林,撐着膝蓋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氣。

  良久,二人才從驚慌中恢復過來。

  「謝…」

  陳又雪抬頭看向了張煥,一個謝字剛說出口,就想起了之前的事情。

  啪!!!

  還沒有反應過來的張煥,又結實的被打了一巴掌。

  張煥不明所以的瞪大了雙眼,摸着滾燙的臉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