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等我們還沒吃好 第一章_塔靜小說
◈ 第5章

第一章

南梔不知道他為什麼莫名其妙提到溫晏華,不過她還是解釋道:「我自己打車回去。溫醫生是我同事,我和他……」

「你們睡過了?」

南梔一下卡了殼,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看着傅夜寒,不懂他為什麼這樣說。

男人盯着她,突然像是瞭然了似的,似笑非笑起來。

「怪不得把我甩了,原來是攀上高枝里。怎麼,他比我在床上更能滿足你?」

「傅夜寒!」南梔被羞辱到了,咬牙切齒的看着他,「你胡說八道什麼?溫醫生是個好人,他和你不一樣!我們不是你想像的那種你關係!」

「怪不得把我甩了,原來是攀上高枝里。怎麼,他比我在床上更能滿足你?」

「傅夜寒!」南梔被羞辱到了,咬牙切齒的看着他,「你胡說八道什麼?溫醫生是個好人,他和你不一樣!我們不是你想像的那種你關係!」

「他和我不一樣?」傅夜寒冷嗤了一聲,聲音冰冷道,「他和我哪裡不一樣?他在床上干你比較爽嗎?」

「傅夜寒,你說話給我放尊重一點!」

南梔忍無可忍的朝他吼了一句。

從成年到現在,自始至終她只有他一個男人!

而他,自從成年以後,不知道交往過多少女朋友了……

眼睜睜看着自己心愛的男人,和別的女人耳鬢廝磨的痛苦,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忍受下來的。

不過她很快就要解脫了。

南梔擦了一下被逼出來的眼淚,瞪着傅夜寒:「我不會再來找你了,也麻煩你不要羞辱我的朋友。我知道你瞧不起我,這些年是我賤,我以後都不會再出現在你面前,祝你和唐影百年好合!」

說完這句話,她沒有再看男人一瞬間陰沉下來的眼神,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被死變態羞辱,都沒有傅夜寒幾句話讓她難以忍受。

是不是就因為她自甘墮落爬了他的床,所以在他心目中,她就是這種人盡可夫的女人?

這些年的愛,當真是一點也不值得。

她的等待和委曲求全,就是一場活生生的笑話。

紅着眼眶裹緊了身上單薄的衣物,南梔把盈在睫毛上的眼淚逼了回去。

當年為了她連命都不要的少年,或許早就死在了十年前,只有她還死守着回憶相信他會回來。

南梔揉着通紅的眼睛,走到酒店門口。

因為下雨,街邊的計程車不多,她等了一會兒,都沒等到一輛車停下。

就在她想要打電話叫閨蜜來接她的時候,一輛黑色寶馬停在了她面前。

「溫醫生?」見到來人,南梔有些高興,「你還沒走嗎?」

「打了一個電話,剛要走,就看到你在這裡等車。」溫晏華看了過來,似乎是看到了她還通紅的眼睛,知情識趣的沒有詢問她怎麼了,只是溫和的道,「這裡打不到車,我送你回去吧。你住那兒?」

南梔報了地址,對方笑了笑,「剛好順路,你上來吧。」

南梔上了車,拿出紙巾擦了擦眼淚和鼻涕,見對方在後視鏡里看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讓你見笑了,溫醫生。」

溫晏華道:「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我給你的葯,你按時吃,或許能壓制住腫瘤發作也說不定。」

南梔知道他是誤會了,但是也沒說什麼,比起讓外人知道她是在為傅夜寒哭泣,還不如讓他以為自己是為了生死而哭。

南梔吸了吸鼻子,輕聲道:「溫醫生,今天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和我家裡人認識。」

出來相親,女方介紹了一個短命鬼給他,也不知道溫晏華會不會覺得晦氣。

溫晏華笑道:「我也不知道你竟然是傅家的人。」

「我是孤兒,被他們家收養的。」南梔沒解釋太多,「阿姨可能還會撮合我們,你放心,我回去和她說一句,就說你沒看上我。」

溫晏華看了一眼她紅腫的眼,「沒打算和家裡人說?」

南梔搖了搖頭:「……還沒想好。」

溫晏華瞭然,點了點頭,「你放心,我不會多嘴的。你是我的病患,患者的**我會保密。」

南梔看着他一本正經的樣子,噗嗤笑了一聲,「你不覺得不舒服就好。」

溫晏華開着車,淡淡笑道:「南醫生這麼漂亮,能和你相親是我的榮幸,我怎麼會覺得不舒服?」

南梔知道自己長得也就這樣,剛被傅家收養回家的時候,傅夜寒喊罵過她醜八怪。

車開了一會兒,溫晏華突然道:「南醫生。」

南梔在發獃,聞言,「嗯?』了一聲:「怎麼了?」

「實不相瞞。」溫晏華輕咳了一聲,「我最近在被家裡人逼着相親。」

男人清雋的面容上難得浮現出一絲窘迫。

南梔愣了一下,「沒想到溫醫生這樣的青年才俊也要被逼婚。」

男人苦笑了聲,然後看了她一眼,「你不也是嗎?」

南梔安靜了幾秒,想了想,確實也差不多。

許嘉玲看不上唐影,並不代表看得上她,她粘傅夜寒的事傅家人都知道,現在她年紀差不多了,許嘉玲巴不得早點把她打包出去,面對她繼續肖想傅夜寒。

車子開了一會兒,一直安靜的溫晏華突然緩緩道:「不知道南醫生,願不願意做我的女朋友。」

南梔愣了一瞬,然後反應過來,無奈道:「溫醫生,你這是病急亂投醫了吧?」

她都快死了……

不過她和溫晏華談一段時間,到時候她死了,溫晏華趁機可以假裝對她情根深種,到時候家裡人估計不會再逼她相親了。

南梔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打這個主意——不過好像確實是一個不錯的主意?

南梔想了想,有溫晏華打掩護,這六個月里,許嘉玲也不會再給她安排相親宴了。

也算是互利互惠。

還有那個死變態……

有溫晏華在,那個見不得光的變態,恐怕也不會再敢對她出手。

想起衛生間里那陰冷粘膩的親吻,南梔就忍不住起了一聲雞皮疙瘩。

溫晏華看她長久沒說話,輕嘆了一聲:「溫醫生,你別介意,剛才是我冒昧了。」

「我答應你。」南梔抬起頭,衝著他笑了一下,「做你半年的女朋友。不過你也答應我一件事。」

溫晏華好奇道:「什麼?」

「到時候我死了,你推我去火葬場。把我骨灰撒海里。」

溫晏華沉默了一會兒,才抬起手,輕輕地揉了揉她的腦袋。

「遵命。我的女朋友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