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大秦金牌顧問 第9章 大伯讓我陪來你_塔靜小說
◈ 第8章 相王

第9章 大伯讓我陪來你

「這鹿盧劍,乃是秦王之劍。」突然,一個似曾相識的聲音從耳邊響起,嬴政猛的回頭,接着便怔住了,眼前之人讓他震驚的無以復加。

「記得寡人將它交予你手時,你才8歲,如今,已經長的如此英武不凡了,呵呵呵…我的政兒,終究是當了這大秦的王。」

聽着這既有感慨又帶欣慰的聲音,看着面前這個身着戎裝堅甲,兩鬢斑白的老者,是幻覺也好,是做夢也罷,如今能再次見到他這樣站在自己面前,嬴政心中的另一面再也抑制不住了。他是大秦孝文王,嬴柱,嬴政的祖父,雖然並非親生嫡系,但卻是他一生最為親近和敬重的人。

「王祖父…我…」話剛出口,眼睛便有些紅了,聲音也哽咽了起來,嬴政從小到大從未體驗過哭是什麼滋味,直至今天。但大秦男兒不可流淚,更何況這一國之君,強忍着悲傷,一時間連想說的話都忘記了。

「祖父知道,政兒,不容易。」

是的,寡人二字,為孤寡之人,一旦坐上王位,兒女情長喜怒哀樂皆要摒棄,江山社稷帝王心術,能讓一個人變得堅強,也能讓一個人變得脆弱。就連祖父入葬那一天,嬴政都沒有哭,可卻是現在,自己才發現,王當得越久,治國就越是不易,也越能明白當年父親的選擇有多不容易,更能明白孤家寡人的滋味,看到至親祖父的面容,心中之積鬱才一涌而出。只有同為王者,才能明白其中的艱辛。

「祖父今日來見你,是有兩件事要交待與你。」

「請王祖父賜教。」嬴政此時也緩了過來,認真的說道。

「嗯,這第一件事,寡人要問你,持一國之重,坐萬民敬仰之位,秦國歷代先祖勵精圖治,變法圖強,任賢使能,橫強交邦,意在何為啊?」

「回王祖父,當是為了讓我大秦一統中原,橫掃列強,成為這天下之主。」

「哈哈哈,彩!那這重任如今到了你的肩上,六國合縱以抗秦,你可有對策否?」

「王祖父放心,嬴政已和謀臣李斯、頓弱商定策略,嚴效商君之變法,遠交近攻,以財物賂其臣,亂其謀,可破合縱,先弱後強,先攻趙韓,趙舉則韓亡,韓亡則楚魏不能獨立,楚魏不能獨立則是一舉而壞韓、蠹魏、拔楚,東以弱齊燕,如此,天下可一統。」

似乎是認可了嬴政的話,嬴柱踱着慢步走向後方。

「嗯,那寡人再問,如今趙之困局,韓魏搖擺,你罷免了相邦呂不韋,李斯、隗林皆不中用,羋氏親楚,宗親避戰,朝中無人,你,又要如何應對啊?」

被問到了痛處,嬴政張了張嘴,也不知如何作答,只能憋出一句應付的話。

「嬴政當廣招天下賢才入秦,親賢臣,遠小人,制衡權貴,至於對趙之戰,邯鄲近在眼前,不論花費何種代價,誓要拿下!」

說完,又像做錯了事的孩子一樣,眼神不定的看向了嬴柱。而後者此時已經走到了鹿盧劍前,單手將其拿起,撫摸着劍鞘。

「呵呵呵…王權,江山,仁義,天下誰能分的清?政兒,這不怪你。寡人知道,平後宮之亂,清權重之臣,你,長大了,也有自己的手段,祖父不再過問,僅有一言相贈。」

「你要記住,萬民之上,無君無臣,能操控人心,才,配奪天下。」

說罷便一把抽出鹿盧,天下名劍此刻正反射着燭光,嬴政清楚的看到劍身上,映着祖父的雙眼,包含着滄桑與堅毅,這是祖父對孫子的教導,也是老秦王與新秦王的傳承。這一刻他便明白了,他是王,未來更要做天下之主,生殺予奪全在他一言之中,是權力,也是責任,從今往後再也沒有臣子能威脅他,再也沒有諸侯能覬覦秦土,權謀相術皆為棋子,這便是王道。

嬴柱轉過身來看着嬴政,說出了第二件事。

「列祖列宗有應,七日之內會有一王佐之才入咸陽,此人經天緯地,政兒,你定要將其留在我大秦,有他相助,如今趙地之困或可以解。」

聽到這話嬴政渾身一震,有大才能解我現在的難題?那我一定要讓他為我所用。於是趕忙又問。

「王祖父,不知此人姓甚名誰,嬴政該如何找到他?」

「屆時你自會知曉。」

嬴柱沒有多言,只是雙手拿着劍,走到嬴政身前,遞了過去,嬴政趕忙恭敬上前,俯身接劍,就像年少時一樣。兩人相視一笑。

「王之鹿盧傳承與你,是寡人一生中做的最正確的決定。」

這時,門外傳來了聲音。

「大王,恕臣僭越,屋內可是有什麼異樣?」趙高聽到屋裡的動靜心生疑慮,只聽到大王似乎在和誰說話,但並未聽到內容,猶豫了許久終究還是開口問道。

嬴政剛一轉身,祖父的身影就消失了,好像一切都不曾發生過。他獃獃的看着手中這份秦王的意志,他知道,實現的日子已經近了。

下一秒,他便恢復了以往虎視天下的王者姿態,用不容有二的語氣向外吩咐道。

「寡人無事,你們退去吧,明日上朝。」

「諾。」

困擾自己許久的心結此刻經祖父一點撥便解開了,現在就看七日之後的大才有何高論了。嬴政也終於難得的,睡了一次好覺。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