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秦王政13年

第6章 決意

這是什麼意思,陪我,這是我這等人也配聽到的詞嗎?心裏激起驚濤駭浪,就算我久經世故,也從未接受過這樣的考驗啊!都說村裡人民風淳樸,可未曾想到竟淳樸至此!

等等等等,章子義,清醒一點,你的思想覺悟有待提高啊,這「碎女子」不過十多歲模樣,妥妥的未成年,世人皆知三年起步,人村長怎麼可能是這個意思,興許是村裡習俗,指的是晚上陪同吃飯吧,再說啊,現在連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呢,怎麼可能會有這樣不着調的事呢。

頓了頓心神,章子義放下了土陶碗,看向村長,卻迎來村長期待的目光,呃…再看向「碎女子」,對方驚慌的低下了頭,姣好的面容肉眼可見的起了紅暈,咳咳,你嬌羞個什麼勁啊?這不整的我又不會了,不行,得轉移話題。

「村長,我是迷路來到這裡的,請問這裡是什麼地界呀,還有都不知道怎麼稱呼你呢,你看坐這麼久了。」

「貴客不知?這裡是櫟陽縣外,咱村人都沒有名字。」

「沒有名字!?怎麼可能呢?」聽到這裡再遲鈍的人都能明白事情大條了。

「的確沒有啊,我父也沒有名字,村子裏倒是有過一個後生,徵兵時入伍了,後來殺敵得了軍功,貴族老爺才給他起了名字呢。」

越聽越不對勁,越聽越心驚,這一家人都是古人樣貌,這「岳陽」縣也從未聽說過,我該不會是穿越了吧?

村長沒注意到章子義的表情,繼續說了下去。

「現在秦國地界越來越安穩了,咱老秦人原先都在山裡呢,現在許多都遷到外面平地種莊稼了,咱村現在也就留了十來戶人家,都是家裡人少或者老的多,只能住山裡,日子倒也過得去。」

「秦國?這裡不是中國嗎?」因為太過激動,這麼簡單的問題也沒經思考就脫口而出了。細細想來,門口牌匾上的字就是秦小篆,房子的狀態,傢具的落後,人的穿着,稍微冷靜點這些就能串聯起來。

「未曾聽過啊,中山國倒是聽說過,但好多年前就已經被趙國滅國了,貴客不是秦國人吧?」村長顯然也是一頭霧水,不知道眼前這個公子到底是何許人也。

章子義此刻的內心在最初的激動過後,也稍稍平復了一些,沉着冷靜思維敏捷是他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倚仗,現在也不例外。他長到這麼大隻為爺爺奶奶而爭氣,現在至親去逝,他一下子失去了努力的意義,甚至早上開車的時候還在想自己接下來的人生要怎樣度過,如果真的穿越了,那便是天意,事好事壞猶未可知。他很快就拿定了主意,要不動聲色的,低調的再向村長問一些情況,然後再做定奪。

「啊哈哈…村長勿怪,我自幼進山拜師求學,對這世間攻伐知之甚少,今承繼我師衣缽,下山雲遊列國,以證學業,不想迷路至此,方才說我從城裡來,實非故意哄騙,只是不想讓村長多心。」腦子轉的飛快,章子義為了解釋只能扯謊了。

歷史上都說秦人淳樸,果然如此,村長並未多想就信了,態度也沒有絲毫轉變,哪怕眼前這個年輕人衣冠整潔,完全不像是跋山涉水的士子。

「哦,卻是如此啊,貴客遠道而來,我怎會多心?這裡是秦國地界,櫟陽縣,距咸陽城不過百里,現今,應是秦王政13年了。」

「方才村長所說,現今秦王可是嬴政?」

「誒!貴客怎可直呼秦王名諱?若是出了山被人聽到,定要抓你去做城旦。」

「啊這,我初出山門,實在是無心冒犯,以後在外頭定然不會如此。村長,能否再多給我說說現在外面的事情,不然以我現在這樣出去,未免落人口舌。」

「呵呵呵,這有何難,現在天色也晚了,貴客就在我家歇息一宿,我讓婆子準備飯食,屆時與你細說。」

「那就多謝村長了!」望着村長走向後屋的背影,章子義現在確信了自己的處境,還好自己記憶力一直很好,現在他也能迅速在腦中回想起曾經學過的知識,始皇帝嬴政生於公元前259年,公元前247年繼位,剛剛村長又說現在是秦王政在位第13年,看來自己是來到了公元前234年的秦國,此時應當是戰國晚期,秦虎視六國。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