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村長一家

第5章 秦王政13年

而正當章子義詫異於男人的裝扮時,對方又何嘗不是如此,他活了半輩子從未見過如此奇裝異服之人。看着相貌堂堂,皮膚細白,倒像是城裡來的貴公子,但這身衣物?一襲黑衣光可鑒人,綿密似錦,看不到多餘的針角,質感也定是上乘,衣襟也不似中原人像右衽,反而是直接立起,把脖頸圍住了,長至膝蓋,這袴嘛,看樣子也不是尋常人家能穿的起的,最關鍵的是,此人竟沒有髮髻,一頭短髮,提溜着一筐沒見過的瓜果,也許是個會說中原話的外邦貴族?

兩人大眼瞪小眼,都在用驚疑的目光打量着對方,最終還是村長先開了口。

「貴客從何處來?」

「啊,村長,我是城裡來的,遇到點事情現在迷路在這山裡了,湊巧看到這村莊,就想來問問出山的路,可以的話還想借宿一宿。」

「你能進溝?」村長看着眼前這個怪人將信將疑,秦國法度嚴苛,處處都需要通行令,這裡離咸陽王城不過百十里路,能進溝,就說明有通行令,於是他便問了一嘴。

進溝?是問我怎麼到的這裡嗎?也是,這裡四處是山,要不是醒來就已經在附近了,還真不知道怎麼來呢。

「能進啊,爬了山路繞進來的。」

「那貴客快請進來吧。」聽完村長就開心的把章子義請進了門,既是城裡來的,又有通行令,穿着華麗,雖然打扮的有些怪,但八成是城裡哪個貴族老爺家的公子吧。

「婆子!出來見客!」

只聽村長轉頭往屋裡喊了一聲,章子義也循着聲往屋內看去,好傢夥,家徒四壁這四個字都不足以形容,從外頭看房子的牆面還有石頭作壘,裏面看就只有泥巴了,窗戶是幾塊破布糊起來的,房頂的茅草缺了一塊,剛剛門開的時候還呼呼往裡灌風,簡易的幾塊木板拼起來的桌子,和桌角相連處都是嵌進去的,連釘子都沒有,椅子也是如此,其他角落還零散着一些老舊的農具,整個屋裡除了這些再無其他傢具。

不禁在心裏感慨,國內做了這麼多年的扶貧工作卻還是有這麼窮的地方,這山裡農民的日子是真的不好過啊,辛辛苦苦耕幾畝地,一年的收入連件像樣的傢具都置辦不起,不過日子雖然苦,家裡卻收拾的很乾凈,可見他們對生活的態度。

「碎小子,快來叫人,籠火迎客!」不等章子義感慨完,村長又朝門邊叫了一聲,原來因為屋內關了門的緣故,光線太暗,門邊上一直坐着一個七八歲大的孩子,剛剛沒有看到。

「遠客?好!好!我這就去。」這孩子打扮也和他父親一般,稚嫩的臉上有些黑漬,但精神十足。似乎是這裡很久沒來過遠客了,他顯得很興奮,急匆匆的跑出了門。

「客好。」屋裡走出來一個中年女子,穿着樸素,也是古人打扮,應該就是村長老婆了。

「阿姨好。」這回算是見怪不怪了,一家人嘛,穿的一樣很正常。章子義輕點頭禮貌的問好,然後把手裡的果籃遞了過去。

對方明顯一愣,不知是因為沒聽過阿姨這個稱呼,還是因為章子義「突然」遞過來一個裝着奇怪野果的籃子。

「呵呵,同好同好,碎女子!」最終她也沒有去接,而是又朝着屋內喊了一聲。

「哎!」

「上茶。」

「好。」

屋內飄來了清脆的聲音,看樣子應該是在叫他們的女兒,只是這稱呼怎麼都這麼奇怪,碎小子碎女子的,難道是小名?而且不接禮物,是不好意思嘛。

章子義尷尬的笑了笑,把籃子放到了他們的桌上。村長趕忙也招呼他坐下。然後內廳走出一個小女子,看着相當年輕,雖然衣服穿的很破舊,但臉上收拾的很乾凈,手裡端着一個棕色的陶碗。

「涼茶,客喝。」

「好的好的,謝謝你呀小妹妹。」章子義確實渴了,早上到現在一口水沒喝,之前因為一直緊繃著沒感覺,現在放鬆下來了自然又渴又餓。接過就喝了一大口。

頓時一股濃濃的泥土味撲鼻而來,茶是涼茶,但不僅不甜,反而還有點苦澀,也不知道是什麼茶葉做的,聞着就一股干樹葉的味,這一大口差點沒讓章子義噴出來,隨即便對上了女子期待的目光。好歹是當過職業銷售,面對過上千性格各異的顧客,什麼樣的大風大浪沒見過,活脫脫的表情管理大師,硬生生的咽了下去,然後大出一口氣,做出一副過癮的樣子。

「涼茶真解渴!」章子義笑着對主家人說道。一旁的「碎女子」聽了也是靦腆的笑了,顯然很開心。

「呵呵,碎女子的涼茶,誰都喜好,今兒黑啊,就她陪你。」

「噗!」正在喝第二口的章子義聽到這話還是沒忍住嗆到了。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