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大秦金牌顧問 第3章 荒山村落_塔靜小說
◈ 第2章 奇遇

第3章 荒山村落

最後整理出來二老的遺物,攏共也只有三五樣,奶奶僅有生前十分珍視的一台縫紉機,說是用了幾十年,章子義準備帶走。爺爺的東西多一些,一筐舊書,都是和策論軍事有關的,應當是他的愛好吧,剩下的有一柄打鐵用的大鎚,還有一些鐘錶零件,爺爺身體變差後就開始在家做些簡易的鐘錶賣錢補貼家用,其他的家裡就剩幾個嶄新的燈泡,自己能用得上就也一併收拾起來了。和三叔把這些東西都搬到車上,望着車後備箱里滿滿當當的,章子義心裏也稍微有些釋然了,就好像帶着這些東西就不會再孤單一樣。

「子義啊,這些地瓜,洋芋,玉米,都是自家種的,夠你吃好些時候了。」

「三叔,真的太感謝你們了。」自己的車是國產長城牌的越野車,空間更是比一般車大不少,現在后座都被幾個麻袋的鄉貨塞滿了。

「你是個好孩子,也是村裡最有出息的,叔也不多說什麼了,有空一定要回來看看,你是咱村的,咱村所有人都是你的親人。」

「好了好了,你別說了,人小義都懂,小義啊,你也快些回去吧。」看到章子義鼻頭一酸,又有哭出來的架勢,三嬸趕緊勸道。

最終,在三叔一家的注視下,車子緩緩啟動。就像車輪軋過泥濘,傷痛會在心中留下印記,但風雨過後,陽光亦會讓它變得堅強。

「回去…嗎,我還有…回去的地方嗎…」呢喃着,章子義行駛在盤山公路上,它並未意識到,埋在深處的種子縈繞着奶奶的話語,正在發芽,接下來,要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去生活。

……

一路上心事重重,也不知已經開了多久的車,章子義還在想着今後的去路,走了神,也沒有發現車窗外的景象正在發生巨變。

前方的遠山是最早被霧氣淹沒的,青綠色的樹林消失在一片白色之中,緊接着是公路左側的黃土崖子也隱了去,右側也樹影婆娑。直到視線所到之處,連防護欄和路面都看不見了,章子義這才發覺不對勁,從繁雜的思緒中回過神來。但為時已晚,霧氣漸濃,伴隨而來的一陣睏倦席捲了全身,無法抵擋,甚至都來不及思考,章子義猛踩剎車,掛檔拉上手剎,把車子熄火,然後才鬆了一口氣,也幾乎是同時,意識變得模糊,他就這樣坐在車裡睡了過去。

……

自從得知奶奶病重,章子義就沒有睡過一天好覺,每天都憂心忡忡,鬱鬱寡歡,而現在他睡的很香。沒有做夢,也能意識到自己睡著了,也大概知道自己遇到了怪事,但他卻不想醒來,想就這樣輕鬆的,自在的,就這樣一直下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一聲凄愴的狼嚎將他驚醒了過來。

「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也許是坐着睡了太久的緣故,身體和思緒都還有些遲鈍,隨着視線變得清晰,章子義發現自己竟然在一個山洞裏,連人帶車。

這屬實是一件離譜到不能再離譜的事,章子義趕忙下了車,撲面而來的是一陣寒冷,隨後迎着洞外散進來的光線,勉強看清了洞內的情況,不到十個平方的空間,大概2米的高度,除了洞口三面都是石璧,車就穩穩的停在中間,可那洞口直徑都不到一米,外側長滿了灌木,這車到底是怎麼進來的呢?自己現在又在哪裡?一時間心亂如麻,自己才剛剛辦完至親的喪事,一波還未平,就又遇到這等離奇的事,要不是章子義從小就性子沉穩,換了其他人怕是已經崩潰大哭了。

花了好幾分鐘時間努力平復了心緒,中間也檢查了自身的情況,現在確定的是自己的身體和衣物沒有任何異樣,車內的東西,除了車鑰匙外,手機、手錶、銀行卡等幾乎所有東西都不翼而飛,車外車底下也沒有這些東西的蹤影,後備箱的遺物和后座三麻袋的鄉貨倒是沒有問題,副駕駛座上還有一個大果籃,裏面擺着兩個西瓜和幾串葡萄,是之前回村時買來探望奶奶的,結果最後還是只有自己吃了許多。

總結了現在的情況,一向心思細膩的章子義反倒覺得自己遭遇搶劫或者綁架的概率很小,應當是遇到了傳言中的怪談一類,譬如未解之謎,要不然,任誰都無法將這麼大的車子從這麼小的洞口裝進來呀,至於手機什麼的都不見了應該也有其他原因吧。

想到這裡章子義也不再猶豫了,從車裡拿出外套披上,往洞口走了過去。事到如今,也唯有先出去看看,才能作下一步打算了。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