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大伯讓我陪來你

第10章 召集村民

熟睡中的章子義忽然感覺全身上下襲來一陣溫暖,只覺得夢裡的顏色都變了,舒適得很。但緊接着手裡就傳來異樣的觸感,而且動靜變得越來越大了,他一個激靈醒了過來,有些睏倦的睜開了眼,但隨即就察覺到了被窩裡的不對勁,再加上手上傳來的溫熱還在微微顫抖,現在是什麼情況就一清二楚了。

即使打過預防針了,章子義還是不敢相信白天村長說的陪,竟然真的是這種陪!被子里的少女現在是一絲不掛,好在因為天冷,他是穿着衣服睡覺的,不然現在可能已經犯下大錯。

曾經上學時也是光顧着學習,幾乎不問男女之事,現在遇到這種情況章子義心跳的厲害,有些不知所措。想先把手抽出來,但懷中的少女死死的抱着不放,一動又碰到了不該碰的地方,人家光着身子,天氣又冷,也不能直接掀了被子,這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無奈,他只能輕聲的問道:「小妹妹,你要幹什麼。」都這樣了,還能幹什麼?

「大伯讓我來陪你。」被子里傳來怯生生的聲音。果然是這樣。

「小妹妹,這樣是不對的,你先把衣服穿上再說話。」實在不知道怎麼應對,章子義此刻也只能想到什麼說什麼。

可對方聽到後直接哭了起來,抽泣着說:「客不要我,我也沒臉見人了…嗚…」黑燈瞎火的被窩裡有個陌生小女子光溜溜的在哭,這場景百口難辯。他根本不懂為什麼村長要這樣做,只能儘可能的安撫對方的情緒,讓她別哭了,可越勸對方哭的越凶,章子義不禁有些頭大,心裏想着還是先轉移話題吧。

「小妹妹,你先告訴我,你多大了?」

聽到這句問話,哭聲漸漸小了起來,「我14歲了,客多大?」依舊是怯生生的。

「我都22歲了,能不能告訴我,你大伯為什麼讓你這麼做,你年齡還這麼小。」

「啊,客看起來只比我大幾歲呢。」

「的確經常有人說我長得年輕,不過你還有沒回答我的問題。」

「大伯說,這村裡只有老一茬,半截人,我也半大不小了,所以讓我來陪你。」

兩人就這樣,一個頭在被子外,一個悶在被子里,一問一答的說著話。

寥寥數語,章子義就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後果。這裡人跡罕至,村裡就這麼幾戶人家,都是老弱婦孺,如果照這樣下去,懷裡的小女子多半是要成了村裡哪個老皮的白菜了。村長說她是胞弟之女,自然想幫她找個好人家,看我穿的華麗,又是個年輕的全活後生,就想到了這一出,運氣好,還能給家裡留個後。

聽到這裡,章子義有些心酸,若是運氣不好,小姑娘的後半輩子定是凄慘無比,古時打仗多,男丁稀少,這世間又有多少女子也是這般,命運掌控在別人手裡,望不到明天。只能感慨世道如此啊。

「以前陪過別的客人嗎,呃,我是說村裡以前來過其他客人嗎。」話剛說出來就覺得有些不合適,章子義立馬改口。

可懷裡的人坐不住了,整個頭一下鑽出了被子,眼裡還帶着淚花,臉蛋紅撲撲的也不知是不是因為悶的太久,有些生氣又有些羞怯,埋怨道:「說什麼呢,我大娘說,還沒有人給我破身,村裡除了每年來征糧稅的官兵就只有出去的人,沒有進來的人。」

這下輪到章子義不淡定了,透過屋頂縫隙散下來的月光,不論是近在咫尺的俏臉,還是悠悠反射着白光的胴體,他都看得一清二楚,一時間看愣了神。

小女子也發現了不妥,有些僵硬,但並未去遮掩,只是低下了頭,「客不要我,是不是不喜歡我,嫌棄我。」

章子義張了張嘴,不知道該如何說,曾經能說會道的置業顧問,今夜已經不知道語塞多少次了,眼前的小女子生的俊俏,性格單純,也靦腆,雖然嘴上說的話是這般,但她終究還是一個孩子,也許連下一步該如何做都不知道就被她大伯推來了這裡。從一開始她就一直不安的顫抖着,古代對女子名節如此看重,她還是強忍着羞澀做了這些事。望着這樣一個可憐人,心裏怎還會有其他想法,有的只是心疼而已。

最終嘆了一口氣,章子義開口問了一句,「你覺得我怎麼樣?」

小女子頓了頓,「客…客是好人。」

「既然你覺得我是好人,那你就聽我說的話,先把衣服穿上,別著涼了。」

「誒誒你先別哭,我既然已經看了你,就不會不管你,我向你保證。」眼看着她又要哭,章子義趕忙補充,後者這才放下心來,眨巴了兩下眼睛,把淚憋了回去。

未熄的炭火時不時的爆出一個火星,待她把衣服穿好後,章子義又往炭堆里添了些柴,不一會屋裡就暖和了起來,這大半夜的小姑娘也沒地方可去,而章子義歷經了這茬早已睡意全無,於是兩人就這樣在屋子裡找着話題,一直聊到了天亮。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