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丹道輪迴 第7章_塔靜小說
◈ 第6章

第7章

「二百六十金。」葉慕洲還價。

「成,二百六十金,三爺您拿去。」中年大叔一咬牙答應了,但臉色難看,一陣肉痛。

葉慕洲付了錢拿着靈芝走了,葉靈兒又瞪了夏川一眼,也跟着葉慕洲走了。

夏川準備離開,中年大叔上前攔住。

「小子,你是故意的?」中年大叔黑着臉,凶神惡煞地盯着夏川。

真三爺一走,假三爺氣勢頓時上來了。

「你知道我是誰嗎?」夏川嬉皮笑臉地看着中年大叔。

「你是誰?」中年大叔警惕地打量着夏川。

從衣着來看,粗布灰衣,下人打扮,但剛剛靈兒小姐跟這小子鬥嘴,葉三爺卻訓斥了靈兒小姐,這讓中年大叔不得不慎重對待。

夏川:「給你點提示,我姓夏,住在葉家。」

「姓夏?住在葉家……」中年大叔一個激靈,渾身發抖,似乎想到了。

夏川嘆了口氣,一手推開中年大叔,追着葉慕洲和葉靈兒的方向走去。

中年大叔一屁股坐到地上,擦着冷汗:「今日不宜出門,收攤回家。」

「百草堂」位於長葯坊的**地段,看上去不過是一間普通的藥材鋪,但它是長葯坊的核心,整條街最名貴的藥材都收集在這百草堂中。

當然,這百草堂也是葉家的產業,由葉慕洲掌管着。

葉慕洲帶着葉靈兒走進百草堂,百草堂有些冷清,只有一個老者靠在椅子上打盹。這並非百草堂的生意不好,而是百草堂只收名貴藥材,出售也是通過特殊渠道銷往外地。

葯農只有採到名貴靈藥,才會拿到百草堂來出售,隨着萬幽山脈外圍開發殆盡,名貴藥材已經越來越少了。

躺在椅子上的老者姓葛,人稱葛老,是葉慕洲父親的親信,一直幫助葉家打理藥材產業,葛老一輩子與藥材打交道,對藥材熟悉無比,特別是名貴藥材的價值、藥性,一眼便知,從不會出錯。

所以葛老雖然只掌管着一間小小的百草堂,但在葉家頗受重視。

葉慕洲看見葛老躺在椅子上打盹,輕輕地咳嗽了一聲。

葛老睜眼一看,急忙起身招呼:「慕洲,你來了啊。」

葉慕洲:「正好路過,順道過來看看。」

「葛爺爺,還有我呢,我來看你了,你怎麼不理我?」葉靈兒撅着小嘴一臉不高興。

「靈兒丫頭,我最近收到一株百年份的天仙子,這可是養顏靈藥,你想不想要啊?」葛老呵呵地笑着。

葉靈兒兩眼放光:「葛爺爺,快點拿給我。」

不管哪個世界的女人,對容貌都是極為在意的,葉靈兒沒少從百草堂拿葯,不過葉家家大業大,何況整個葉家藥材生意都歸葉慕洲管,拿幾株藥材根本不算什麼。

葛老:「靈兒丫頭,不急,等下拿給你。」

「葛老,我剛收了株千年靈芝,你看看如何?」葉慕洲說著將手中的木盒遞給葛老。

葛老:「哦,千靈靈芝,倒是不多見。」

葛老伸手正要接過木盒。

「等一下。」

葉慕洲和葛老循聲一看,夏川從門口走了過來。

夏川本不想跟過來的,但逛了整個長葯坊,也就這株靈芝能夠勉強入眼,最終還是忍不住跟了過來。

葉慕洲不悅地皺起眉頭:「你來幹什麼?」

夏川笑道:「三爺,你被騙了,這根本不是什麼千年靈芝。」

葉慕洲一聽十分不爽,自己藥材造詣雖不如葛老,但經營藥材也有十多個年頭,要是連千年靈芝都能認錯了,豈不是讓人笑話。

「哼,你是說我眼瞎嗎?」葉慕洲冷眼看着夏川。

「慕洲無需與一個娃兒生氣,我來看看。」

葛老經常出入葉家,自然認得夏川,而且夏曄為了夏川的經脈問題,沒少跑百草堂拿葯。葛老人老成精,明白夏曄在葉家的地位,此刻見葉慕洲似要發作,於是出聲打圓場。

葉慕洲應了一聲,將木盒遞給葛老。

葛老接過木盒,打開看着裏面的靈芝。

夏川:「這靈芝只有一百二十年份,根本不是千年靈芝。」

葛老一聽,疑惑地看了看夏川。

夏川見葛老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古怪,以為這老頭也是個水貨。其實葛老之所以如此看他,是因為夏川說的年份絲毫不差,但這靈芝又確實是千年靈芝。

在這天元大陸,千年靈芝只是一個名字,並不代表葯齡要達到千年。這株靈芝準確的叫法應該是一百二十年份的千年靈芝。

但林天涯所在天痕星域不同,只有葯齡到達千年以上的靈芝,才能叫千年靈芝。葯齡到達萬年以上的靈芝,叫萬年靈芝。葯靈只有百年以上的靈芝,叫百年靈芝。所以便鬧了個烏龍。

「如何?」葉慕洲沒理夏川,看着葛老問。

葛老答道:「是千年靈芝無疑。」

「果然是個水貨。」夏川暗自嘆了口氣。

「不過小夏說得也沒錯,這株千年靈芝葯齡剛好一百二十年份,而且採摘不超過三天,藥效保存得十分完整。」葛老說完不由看了看夏川。

葉慕洲聽葛老說完愣了一下,這株靈芝他能看出葯齡超過一百年,但要說出確切的年份,他還真辦不到。但夏川說得絲毫不差,葉慕洲也好奇地看向夏川。

夏川聽葛老一說,也明白鬧了個烏龍,不由一陣尷尬。

「為什麼葯齡只有一百二十年份,還叫千年靈芝?」夏川詢問。

「千年靈芝只是個名字而已。」葛老解釋着。

「笨蛋,你叫夏川,難道就是夏天生的嗎?」葉靈兒俏皮的譏笑着。

被個小丫頭譏諷,夏川老臉一紅。

夏川厚着臉皮:「三爺,這靈芝能不能賣給我?」

「千年靈芝的藥效是補氣安神,活血化瘀,對你的筋脈沒用。」葉慕洲知道是個誤會,倒也沒有與夏川計較。

「我知道,我有別的用處。三爺,你賣給我吧,等我爺爺回來,我再還你錢。」

堂堂丹聖傳人,為了一株百年靈芝看人臉色,夏川暗自嘆氣。

「葛老,給他吧。」

葉慕洲思忖了一下,還是讓葛老將靈芝給了夏川,他雖然不喜歡夏川,但夏曄在葉家勞苦功高,一株靈芝根本不算什麼。

葛老聽葉慕洲一說,將手中木盒遞給了夏川。

「多謝三爺。」夏川從葛老手中接過木盒,轉身便要離開。

「小夏,你等一下。」葛老突然出聲叫住夏川。

夏川停步回身問:「葛老,有事?」

葛老:「我這裡有幾株草藥,你幫我看看。」

葛老說完快速從櫃中取出一個木盒打開。

夏川走回一看,只見木盒中放着一株草藥,這草藥只有成人的巴掌大,有七片葉子,葉子呈金黃色。

葉慕洲看了眼草藥,又看了看葛老,知道葛老這是在考教夏川。這老頭子人老成精,必有深意。

「小夏,認識這株草藥嗎?」葛老笑眯眯地問。

夏川搖頭:「不認識。」

葛老笑容僵硬,心中不由一陣失望。

夏川緊接道:「不過從這株草藥散發出的葯氣來看,應該有清心養肺的功效,有一百零八年的葯齡,勉強能夠入葯。」

夏川雖叫不出這藥材的名字,但準確地說出了藥效和葯齡,這讓葉慕洲和葛老心中甚為吃驚。

葛老僵硬的臉頰松馳、笑容繼續:「小夏好見識,這株草藥名為七葉烏眉,是治療心肺類疾病的良藥。」

葛老說完又從櫃中拿出一方木盒打開:「小夏,你看看這株。」

夏川一看,盒中裝着一根葯枝,枝上掛着豌豆大小的紅色果實。

「這果實有養顏護膚之功效,葯齡有一百六十年份,可惜折枝了,藥效有損。」

葛老補充道:「這是天仙子,一百六十年份,是駐顏美膚的極品良藥,雖然折枝了,但年份夠長,損失那點藥效無傷大雅。」

夏川一聽,暗自搖頭,無論何種藥材,完整的藥效都是非常必要的,有些病症能否根除,就看藥效是否完整,若是用來煉丹,對藥效要求就更加苛刻了。

境界不同,看法自然不同,夏川也不會和葛老辯解。

「這就是天仙子嗎?」葉靈兒一把將木盒搶過來,如獲至寶地捧在懷中。

葛老笑眯眯地又拿出一個木盒打開,盒中裝着一朵花,花瓣呈螺旋狀沿着枝幹而上,像糖葫蘆一樣被串在枝幹上。

夏川一看,心中樂開了花:「哈哈,終於碰到一株老子認識的藥材了。」

不等葛老發問,夏川搶着說道:「這株草藥名為步步生蓮,有鍛骨、凝氣、化瘀功效,這珠有一百八十年份,還不錯。」

葛老一怔,笑眯眯地道:「步步生蓮?這名字倒是有趣。不過這株花名為螺花蓮,有一百八十年份,乃是鍛骨、化瘀的極品靈藥。」

夏川一臉黑線,難得在這廢星上看到一株認識的藥材,結果名字還不一樣,還讓不讓人活了。

「小夏,你是怎麼辨別這些藥材的年份和藥效的?」葛老好奇地問。

夏川雖不識藥材名,但對葯齡和藥效辨別絲毫不差,簡直就是識葯小能手。旁邊的葉慕洲也是一臉疑惑地看着夏川。

林天涯是無塵丹聖傳人,辨識草藥是煉丹的基本功,整個天痕星域的奇珍異草何止千千萬,林天涯光辨識草藥就花了十年時間,而且這還得益於林天涯過目不忘的天賦。

要知道這個基本功階段,墨蓮花了近五十年,林琅花了八十年。所以師尊一直說林天涯煉丹天賦極佳,最後還將衣缽傳給了林天涯。

葛老拿出的這些草藥不過百年份,以夏川現在的眼力,很容易便能確定藥效、葯齡,如同吃飯喝水一般簡單。

「可能是吃過的葯多了,對葯氣較為敏感。」夏川想不出別的借口,只好這樣搪塞着。

「以後還是低調點好。」夏川暗自思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