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丹道輪迴 第6章_塔靜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夏川曾經九次達到過九段武者,九九八十一道真氣,散在三百六十條筋脈之中,雖然稀薄,但至少能運轉真氣。

但偏偏三百六十道筋脈形成了一個內循環,導致真氣無法凝聚。

正常人可以將真氣凝聚於拳掌之中,修鍊拳法掌法。

但夏川的真氣在體內形成了一個內循環,無法聚氣。

除非將全身三百六十條筋脈全部練滿真氣,然後結丹,進入武王境。

「真氣比不上靈氣,或許用丹藥淬體之後身體能夠承受得住。」

夏川思前想後,又覺不妥,之前花了九年才修鍊出八十一道真氣,要想修鍊出三百六十道真氣,算一下,至少還得花費三十多年。

三十年後才能結丹,修成武王?這也太他媽的坑了。夏川想着不禁有些腦火。

「丹藥」二字突然從夏川腦海中冒了出來。

沒錯,煉丹啊,自己好歹是丹聖傳人,還能被小小的筋脈問題難倒嗎?

夏川稍加思忖,便想到五六種丹藥能夠解決目前的筋脈問題,不過最終確定用洗脈丹。

洗脈丹,位列五品,一般用於修鍊走火入魔,導致筋脈被毀後修復筋脈之用,可以將被毀的筋脈修復至未開脈狀態,無副作用。

夏川的筋脈雖沒有損傷,但洗脈丹同樣有效。

只要將丹藥的藥力引導至想要封閉的筋脈之中,讓筋脈吸收煉化,便可將筋脈變成未開脈狀態。

夏川計算了一下,只需要將幾條相關節點的筋脈封閉,打破內循環,便可以繼續修鍊。

到時候,不管是修仙還是天元大陸的鍊氣,都不受影響。

「煉丹,我來了。」

夏川興奮地從床上一躍而起,但剛走出兩步便石化住。

洗脈丹,乃五品天丹,主葯有兩份,分別是九千年份的玄黃草、六千年的妖獸骨骼研磨而成的粉末。

另外還需要三葉草,紫葉烏梅、蘭星葉三種輔葯,這三種輔葯至少也需要兩千年份。

這顆廢星靈氣如此稀薄,真的有九千年份的玄黃草和六千年的妖獸嗎?

就算能集齊這些材料,丹爐呢?

煉製五品天丹,至少要天級煉丹爐。

除此之外還有丹火呢?修為至少要達到後天境,凝結出的丹火才能煉製地品丹藥。

洗脈丹乃五品天丹,至少要有先天境的實力才能煉製。

以夏川現在的情況,想煉製洗脈丹,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夏川又想了想其他幾種丹藥,不過那幾種丹藥的煉製需求,跟洗脈丹相差不大。

「天要亡我啊!」

堂堂丹聖傳人,沒有丹爐,沒有丹火,重生在一顆廢體、廢星上,空有一身煉丹神通卻什麼也煉不了,夏川想想真是欲哭無淚。

「難道這就是大因果……」

夏川不由一陣哀嚎。

青陽城位於燕國北部,是一處邊境小城。

青陽城外不過幾里便是萬幽山脈,萬幽山脈綿延萬里,盛產草藥,同時也存在着大量異獸,傳聞還有妖獸存在。

萬幽山脈的另一側,是齊國。

齊國是天元大陸的三大強國之一,這些年四處征戰,開疆闢土,隱隱有跟陳國爭老二之勢。

青陽城雖與齊國近鄰,但因為隔着數萬里的萬幽山脈,齊國也不可能派軍隊攻打過來。

所以青陽城作為燕國的邊陲小城,卻顯得十分安逸。

萬幽山脈盛產草藥,其中不乏一些珍貴的靈藥,若是能採到一株,發家致富,不在話下。

靠山吃山,青陽城很多普通人都以採藥為生,雖地理偏僻,但卻十分富裕。

不過普通採藥人只能喝湯,吃肉的還是藥商,而藥商都掌握在三大家族的手中。

葉家管轄的一條坊市名為長葯坊,專門經營草藥買賣。

此刻,長葯坊兩側擺滿了攤位,大多是葯農在出售草藥,來往客商倒是不多,顯得有些冷清。

夏川在長葯坊溜達着,一邊走一邊觀察着那些售賣的草藥。

身懷煉丹大殺器,必須先了解一下這天元大陸的藥材。

不過一圈逛下來,夏川發現自己堂堂丹聖傳人,竟然連一株草藥的名字都認不出來。

想想也是,林天涯練丹,曾經用的都是千年靈草、萬年靈根,用過最次的藥材也不會低於幾千年份。

而這長葯坊看到的藥材,最好的也就幾十年份,這裡賣的藥材連天痕星域的雜草都不如。夏川叫不出它們的名字也不奇怪。

而且不同地方的藥材名稱,也大不相同,這讓夏川相當頭痛。

「千年靈芝,看一看,瞧一瞧,走過的路過的不要錯過……」

夏川走近一看,只見地上擺着一個木盒,木盒裡裝着一株巴掌大的靈芝,一個鬍子拉碴的中年大叔正在大聲吆喝着。

「這靈芝倒是和天痕星域的靈芝同名。」

夏川看到一個自己能叫出名字的藥材,來了興緻,蹲下來打量着那株靈芝。

以夏川的眼力,這株靈芝不過百年,不過剛採摘不久,藥效保存得還算完整。

「這靈芝怎麼賣?」夏川看着中年大叔問。

中年大叔打量着夏川寒酸的衣衫,不咸不淡地:「五百金。」

「五百金,你怎麼不去搶啊?」

夏川突然發現自己很窮,窮得全身上下找不出五個金幣。

「這是千年靈芝,不懂滾一邊去,別打擾我做生意。」

中年大叔看出夏川是個窮鬼,開始趕人。

這靈芝在曾經的林天涯眼中,就是垃圾貨色,連天痕星域的小蘑菇都不如。

無奈時也命也,夏川在這長葯坊轉了一圈,也就這株靈芝還能湊合用用,可以煉製一些低配版的丹藥。

在這長葯坊走了一圈,夏川倒是想明白了一些事。

曾經的天丹、仙丹,在這天元大陸肯定無法煉製了,但可以煉製一些低配版、簡化版的。

「我說大叔,你能不能好好說話了。」

夏川見中年大叔出言不遜,有些不高興。

中年大叔嘿嘿一笑:「小子,你是故意來找茬的吧,你也不打聽打聽,我葉老三是什麼人?這條長葯坊都是我們葉家的產業,我勸你擦亮一下自己的眼睛,免得惹禍上身。」

夏川一怔:「你是葉家的人?」

夏川從小生在葉家,葉家上至家主,下至傭人,還沒有一個他不認識的。

「我在葉家排行老三,人稱葉三爺。」中年大叔說著有些得意忘形。

夏川笑了,葉三爺不是葉慕洲嗎?自己昨天還見過。

這人敢冒充葉三爺,膽子倒是挺肥。

其實夏川不知道,葉家這些年發展勢頭很大,除了內族還有不少外族葉姓,這中年大叔便外族葉姓,他在家中也確實排行老三。

因為葉家勢大,一些溜須拍馬之輩稱他為葉三爺,只不過此葉三爺非彼葉三爺。

夏川眼角瞥見兩個人朝這邊走來,心中暗笑:「還真是巧了。」

「你說你是葉三爺?」夏川故意將聲音放大。

夏川修鍊出問題後,很少出葉家大門,也沒怎麼來過這長葯坊。

中年人不認識夏川,確定夏川是個生面孔,倒也不懼。

「我便是葉家三爺,如假包換。」

中年大叔輕扶鬍鬚,臉不紅心不跳,陶醉其中。

「葉三兒,你好大的膽子,又拿我爹爹的名頭招搖撞騙。」

葉靈兒和葉慕洲一起走了過來。

「喲,這是假三爺碰到真三爺了。」夏川調侃道。

他剛才看見葉靈兒和葉慕洲朝這邊走來,故意整整這邋遢中年人,誰讓他出言不遜呢。

中年大叔看見葉慕洲和葉靈兒,嚇得連忙躬身賠笑着:「三爺,靈兒小姐,你們怎麼來了?」

葉靈兒小嘴一撅:「哼,我們要是不來,你豈不是又要壞我爹爹的名聲。」

「沒有,沒有的事,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冒充三爺的名頭啊。」

中年大叔一邊賠笑一邊朝夏川投去一個威脅的眼神,那意思不言而喻,「小子,你敢亂說,老子不會放過你的。」

夏川無視威脅,大聲道:「你剛剛不是說自己是葉家三爺嗎?還說這條長葯坊都歸你管呢。」

「葉三兒,你好大的狗膽。」葉靈兒生氣地握起小拳頭。

中年大叔看見葉慕洲皺着眉頭,冷眼看着自己,嚇得急忙躬身道歉。

「三爺,我錯了,我嘴欠,我該死。」中年大叔左右開弓,自扇耳光。

葉慕洲冷哼一聲:「若有下次,逐出葉家。」

中年大叔驚出一聲冷汗,知道自己逃過了一劫,鬆了口氣,哭喪着臉:「三爺,我知道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葉慕洲在葉家掌管好幾座坊市,這長葯坊便是其中之一。

葉慕洲雖武道天資不佳,但擅長經營之道,為葉家賺得盆滿缽滿,是葉家實權人物之一,這中年大叔哪敢得罪。

葉靈兒看了看夏川:「你在這裡幹什麼?」

夏川:「隨便逛逛。」

葉靈兒:「這是葯坊,賣的都是藥材,你又不懂,瞎逛什麼。」

夏川反問:「你也不懂,瞎逛什麼?」

「你……」葉靈兒氣得說不出話來,轉對葉慕洲:「爹爹,他欺負我。」

拼爹?有本事拼爺爺?好像也拼不過,這丫頭的爺爺是族長。夏川嘆了口氣。

「靈兒,別鬧。」

葉慕洲自是不會為這種事找夏川麻煩,無奈地喝斥了一下寶貝女兒。

靈兒見老爹不幫自己,恨恨地瞪了夏川一眼,也不再無理取鬧。

中年大叔見夏川敢跟葉靈兒叫板,而且葉三爺似乎也不生氣,不由偷偷打量着夏川,心裏暗自留了個心眼。

葉慕洲突然看見那株靈芝,開口問道:「三兒,這靈芝怎麼賣?」

中年大叔賠笑:「三爺好眼光,這是上好的千年靈芝,昨天剛從山裡採下來的……」

葉慕洲:「少廢話,多少錢?」

中年大叔笑眯眯地伸出三根指頭:「三百金。」

看人下菜,五百金一下子變成了三百金,夏川很鬱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