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丹道輪迴 第3章_塔靜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林琅雙手結印:「收……」

太虛寰宇鼎一下子將水木星吸進鼎中,然後飛出視線。

墨蓮收手,虛空中的影像徹底消失。

不過片刻,太虛寰宇鼎從遙遠的星空飛回三人面前,只不過此刻,太虛寰宇鼎中一顆水藍色星球若隱若現。

林琅和墨蓮貪婪地看着鼎中虛幻的星球。

「師妹,我先來。」

林琅說完不等墨蓮回答,一伸手,炙熱的丹火飛向太虛寰宇鼎。

林琅掐了個手印:「煉……」

丹火一下子將太虛寰宇鼎包圍住,無數煞氣從鼎口冒出,血氣衝天。

太虛寰宇鼎中,靈魂灼燒發出的慘叫聲,攝人心魂。

林天涯看着太虛寰宇鼎中被灼燒的億萬靈魂,痛苦地閉上了眼睛。

此刻他已油盡燈枯,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地看着數十億生靈在太虛寰宇鼎中被逐漸煉化……

林天涯:「林琅,墨蓮,你們兩個賤人,一定不得好死。」

林琅冷哼一聲,不理會林天涯,加速煉化着。

很快便過去了一天一夜,林琅靈氣透支,額頭已滲出虛汗。。

林琅:「師妹,助我。」

墨蓮迅速掐了個手印:「煉……」

墨蓮的丹火飛向太虛寰宇鼎,替下了林琅。

林琅收手,迅速取了顆丹藥吞下,恢復着靈氣。

就這樣兩人交替煉化着,足足煉了九天九夜,太虛寰宇鼎中的星球逐漸被煉製成了拳頭大小的金色圓球。

圓球周身流光溢彩,九道丹紋若隱若現。

墨蓮驚喜:「師兄,快成了。」

林琅掌控着丹火,墨蓮在一側看着逐漸形成的丹藥,難掩激動之色。

正在此時,太虛寰宇鼎上方的虛空中突然黑雲匯聚,不過短短數個呼吸,方圓千里便被黑雲籠罩住,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黑色漩渦。

漩渦中一股強大的能量翻滾着,遮天蔽日,彷彿世界末日一般。

墨蓮提醒:「師兄,丹劫來了。」

林琅:「師妹,替我。我來應付丹劫。」

「好!」墨蓮應聲,迅速掐了個手印,替下林琅,繼續煉製着。

林琅掏了顆丹藥塞進嘴裏,一臉嚴峻地看着虛空中遮天蔽日的黑雲,暗自心驚:「好強的雷劫,不愧為九品丹藥。」

隨着太虛寰宇鼎中的丹藥逐漸形成,虛空中的黑色漩渦開始躁動不安起來。

終於在到達一個臨界點時,一聲震響,漩渦中一道紫色驚雷落下,直劈向太虛寰宇鼎中的金色丹藥。

墨蓮急道:「師兄,快……」

「師妹莫急。」

林琅早有準備,一揮手,一面巨大的金色盾牌飛向空中,攔在太虛寰宇鼎上方。

丹雷劈在金色盾牌之上,瞬間將盾牌劈成虛無,不過丹雷也隨之消散。

墨蓮心驚:「好厲害的丹雷,師兄,小心。」

墨蓮話音剛落,虛空中那黑色漩渦中又是一道血紅色驚雷落下。

林琅一揮手,又一件法寶飛出攔住丹雷,法寶幾乎和丹雷一瞬間同時湮滅。

不過一切並未結束,緊接着又是一道道七彩丹雷接連落下,林琅丟出一件件法寶抵禦着。

最終,第九道黑色丹雷落下,將林琅丟出的法寶轟成虛無後,天空安靜了下來。

虛空中的黑雲不甘地旋轉着,片刻之後,終究還是散了。

墨蓮鬆了口氣:「擋住了。」

林琅擦了擦額頭的汗珠,笑道:「好強悍的丹劫,要不是這些年跟着老東西收集了不少法寶,還真擋不住。」

墨蓮一聲驚呼:「師兄,快看。」

墨蓮一手掌控着丹火,視線緊盯着太虛寰宇鼎中的丹藥。

此刻丹藥變得更小了,通體圓暈,四周金光閃耀,光彩奪目,一縷丹香飄出,奇香四溢、沁人心脾。

墨蓮:「師兄,還差最後一步,快將林天涯煉成丹靈……」

墨蓮剛說完,一把匕首穿過墨蓮的心臟,從背後刺穿到胸前,墨蓮的聲音戛然而止。

「為什麼?」

墨蓮不敢相信地轉過頭,看着林琅。

「這丹藥只有一顆。」林琅露出一個殘忍的笑容。

「我們說好了,再煉一顆啊……」墨蓮不懂。

「你以為我還看得上你這殘花敗柳的身子?我的大道,你已不配參與了,我已有了更合適的人選。」

林琅譏誚地笑首,拔出匕首,同時一掌將墨蓮打進太虛寰宇鼎中。

墨蓮胸前的血液撒在丹藥上,身體瞬間被丹火燒成虛無,只剩一道靈魂顫粟着。

「我的好師妹,這最後的丹靈還是用你的魂魄來煉製吧,等師兄成就大道之時,你也算是陪在師兄身邊了。」

林琅奸笑着,掐了個手印,輕喝:「收……」

墨蓮的靈魂迅速被丹藥收進其中,只需再過片刻,輪迴造化丹便成。

可憐墨蓮為了追求大道,欺師滅祖,背叛林天涯。

結果到頭來同樣被林琅背叛,或許這就是冥冥之中的因果循環。

林天涯被釘在峭壁上數天,已經氣弱遊絲,但神智依舊清醒。

他本以為自己會被煉製成丹靈,沒想到墨蓮突然被林琅打進太虛寰宇鼎,代替了自己。

「我的好師弟,師兄幫你除了那個賤人,你是不是要感謝師兄我呢。哈哈……」林琅放聲大笑着。

林天涯:「林琅,你為了一已之私,滅數十億生靈,必遭天譴。」

「哈哈!愚蠢,小師弟,我要你親眼看着我修成永生大道。」

林琅掐了個手印:「聚……」

只見那鼎中丹藥四周七色光芒一收,瞬間內斂進丹藥之中。

丹藥變成半透明之狀,中心是一抹金色,四周環繞着一圈圈環狀紋理,如土星環一般,又像一顆濃縮的小宇宙。

這丹藥彷彿擁有攝人心魂的魔力,只需一眼,便讓人無法移開視線,沉浸於夢幻之中。

「輪迴造化丹,位列九品……」林天涯腦海中冒出丹藥信息。

「神丹,果然是神丹。」

林琅看得有些痴了,就連林天涯也無法將目光從那丹藥上移開。

「這丹藥是我的,我的長生大道……」

林琅如着了魔一般,伸手便要去抓那丹藥。

但異變突起,那丹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飛向林天涯的胸口。

「不……你這個賤人……」

林琅怒斥着追着丹藥沖向林天涯,但終究慢了一步,丹藥在林天涯的胸口砸出了一個血洞,迅速溶入林天涯的身體。

「給我出來,賤人……」

林琅飛至林天涯的身前,五指成抓,**林天涯的胸口,想將丹藥取出。

但手指剛觸碰到林天涯的身體,一陣巨痛從指尖傳來。

林琅條件反射地縮回手,只見手掌上沾染了奇異的黑色火焰。

黑色火焰迅速將他的整個手掌,灼燒成虛無,並以極快的速度沿着手臂灼燒着。

林琅當機立斷,一刀將右手小臂切斷。

被切斷的半支手臂瞬間被黑色火焰吞噬,灼燒成虛無。

若再慢片刻,整支手臂到身體恐怕都將無法倖免。

林琅驚出一身冷汗,抬頭一看,只見林天涯的胸口已經被黑色火焰燒出一個大洞。

黑色火焰如附骨之疽,向四周擴散開來。

「林琅,你機關算盡,終究是一場空,哈哈……」

林天涯的笑聲剛落下不過數息,身體已被黑色火焰徹底吞噬,灼燒成虛無,峭壁上只剩下光禿禿的四柄長劍。

「不……」

林琅不甘的吼聲在通天峰頂的雲間回蕩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