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丹道輪迴 第10章_塔靜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夏川所畫的煉丹爐十分精細,尺寸也都標註得非常專業,應該不難打造。

筋骨丹可以用火鍋隨便煉煉,畢竟藥材不值錢。但養顏丹的藥材還是值點錢的,最好用專業的煉丹爐,效果也會更好。

何況以後還要煉製淬體丹、洗髓丹,煉丹爐是必備的。

鐵匠似乎沒有把握,猶豫了片刻說道:「這個我沒打造過,我去叫老闆過來。」

夏川點了點頭,催促:「好,快點。」

鐵匠很快叫來一名中年大漢,正是鐵匠鋪老闆。

鐵匠鋪老闆接過圖紙看了看,問:「你要打造這個鐵爐?」

鐵匠鋪老闆顯然也沒見過煉丹爐。

夏川:「是,要用最好的精鐵,能打嗎?」

鐵匠鋪老闆:「這東西有點複雜,不過我可以打造,三十金,先付十金幣作為定金,五天後來取。」

「我急用,三天,我可以加錢。」夏川說道。

鐵匠鋪老闆:「四十金,定金付一半。」

「成交。」夏川很快便交了定金,辦了手續。

出了鐵匠鋪,夏川又回到了長葯坊,又花了五十金幣,買了幾包煉製筋骨丹的藥材。

實在是太窮了,還得靠搓丸子發家致富。

夏川心中一陣羞愧,「師尊,對不起,徒兒給您丟人了……」

一連三天,夏川每天晚上保持着搓丸子的賺錢大計,不過夏川也不敢搓得太多,畢竟丹藥這東西,在這小小的青陽城還是比較敏感的。

此外,夏川為了出售這些丹藥,幾乎跑遍了各大藥鋪,因為怕被人懷疑,同一個藥鋪夏川不會去第二次。就這樣小心翼翼地過了三天,三天時間,夏川攢下了八千多金幣,變成了妥妥的小土豪。

三天後,夏川來到了鐵匠鋪收取煉丹爐,一進門便看見一個中年人正在跟鐵匠鋪老闆交談着。

夏川不認識中年人,也就沒在意,直接走了過去:「老闆,我來取貨。」

鐵匠鋪老闆一眼便認出了夏川,畢竟來打造奇怪爐子的,夏川還是頭一個。

「好,你等一下。」老闆說完轉對中年人:「馮管家,您稍等。」

馮管家點了點頭。

老闆走到櫃檯里取了個箱子遞給夏川:「你看看對不對。」

夏川打開箱子取出煉丹爐檢查了一下,發現老闆的手藝還不錯,尺寸很標準。

「沒問題。」夏川將煉丹爐收進箱子中,付了二十金後抱着箱子走了。

夏川檢查煉丹爐時,馮管家正好瞥了一眼,這馮管家是城主府的大管家,城主府有一位二品煉丹師,馮管家正好見過煉丹爐。

馮管家雖然只是匆匆一瞥,但覺得夏川拿着的爐子有點眼熟。

老闆送完夏川後又過來招呼馮管家。

馮管家好奇地問:「劉老闆,剛才那個年輕人打造的是個什麼東西,怎麼看着像個爐子。」

「就是個爐子,鬼知道是用來幹什麼的,不過圖紙畫的挺專業。」劉老闆隨口回答着。

馮管家忙問:「圖紙還在嗎?」

劉老闆:「在,我收起來了。」

馮管家:「快,拿給我看看。」

劉老闆有些不明所以,但很快將圖紙找了出來遞給了馮管家。

馮管家一看圖紙,上面畫的煉丹爐跟府上那位煉丹大師用的煉丹爐十分相似,確定是煉丹爐無疑。

馮管家心中一驚,這可是大事,要知道青陽城所有的丹藥都是城主府壟斷經營的,每年丹藥銷售賺得盆滿缽滿。如果有其他家族請了煉丹師,對城主府可能是致命打擊。

「劉老闆,我先回去一趟,這圖紙先借我用用。」

馮管家說完不等劉老闆回話,拿着圖紙急匆匆地走了。

青陽城的城主姓凌名雲,年過四十,眉宇寬闊,五官分明,身材修長,穿着一身淡青色的長衫。如果只看外表,這凌雲身上沒有半點官威氣勢,反而像一位儒雅之士,但能掌管一城,又豈是簡單之輩。

要知道青陽城雖小,但緊臨萬幽山脈,來往客商頗多,除了採藥人還有不少武者進入萬幽山脈抓捕異獸,一些高等級的異獸渾身是寶,價值千金。

頻繁的武者來往便是極大的不穩定因素。可以說青陽城這個地方充斥着形形**的外地人,但青陽城很少發生騷亂,一旦出現爭鬥便立刻被青陽城衛鎮壓,碰到惹不起的大勢力,城主府便會出面調停。

應該說凌雲這個城主是幹得相當不錯的,青陽城能有今天這樣安穩的生活,凌雲功不可沒。

此刻凌雲看着手中的圖紙,面色有幾分凝重,要知道燕國幾乎不對平民徵稅,大家族繳納的稅收也十分有限,燕國各城都是要自立更生的,每年還要給皇室繳納不菲的稅收,當然皇室對各城也有一定的支持,比如這青陽城的煉丹師就是皇室外派的。

青陽城的丹藥銷售佔據了整個城主府七成以上的收入,如果有人搶這丹藥生意,那就威脅到了城主府的生存。

雖然沒有明文規定其他家族不能煉製丹藥,但城主府和三大家族很默契地達成了協議,城主府不插手藥材生意,但三大家族不能碰丹藥生意,這些年雙方一直都相安無事。

「是誰在破壞規則?還是什麼人在針對城主府?葉家?黃家?還是周家?」凌雲思索着,轉對一旁的馮管家:「去把陳大師請過來。」

陳大師是皇室委派過來的二品煉丹師,在城主府的地位可以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凌雲見了也得客客氣氣地叫聲陳大師,不過這陳大師傲氣十足,眼高於頂,生活極其奢華,城主府花費了大價錢供養着,畢竟城主府還得依靠於他。

平時凌雲都是避着陳大師,雙方各司其職,能避則避,但青陽城出現了煉丹師,凌雲不得不將陳大師請過來商討。

很快,陳大師鼻孔朝天地跟着馮管家走來。

陳大師:「凌城主,什麼事這麼急?我還要研究新的丹方,時間寶貴得很。」

凌雲心中一陣鄙視,這姓陳的除了每天煉製約定數量的丹藥外,其他時間四處吃喝嫖賭,哪裡會研究什麼新丹方,要不是能力差,也不會被委派到這邊陲小城來。

凌雲雖然心中不爽,但還是客氣地一抱拳:「陳大師,青陽城可能出現了新的煉丹師,事關緊急,所以請陳大師過來商討。」

陳大師一愣,沒好氣地道:「青陽城這鳥不拉屎的地方會有煉丹師來?凌城主,你是不是老糊塗了?」

凌雲一聽陳大師出言不遜,有些惱火,但也不好發作。

「陳大師,你看這圖紙……」凌雲將那張煉丹爐的圖紙遞給陳大師。

陳大師接過一看:「咦,煉丹爐?這煉丹爐倒是有些特別。」

夏川所畫的煉丹爐有九孔十六竅,比這天元大陸常用的煉丹爐多一孔六竅。

煉丹爐孔在外可見,竅於內不可見,孔竅多少,各有利弊。孔竅越多,更有利於草藥的融合煉化,但對丹火、靈力的控制要求更高。

夏川現在沒有靈力,沒有丹火,所以只畫了最普通的煉丹爐。

那陳大師也看不懂這些,只是覺得這煉丹爐比他用的稍稍複雜了一些。

凌雲見陳大師確定這是煉丹爐,示意之下,馮管家將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陳大師聽完哈哈大笑:「凌城主,不過是有人打造了個煉丹爐而已,你也太小提大作了吧。」

「陳大師,這丹藥對城主府太過重要,我也不得不慎重對待,而且除了煉丹師,誰會打造這煉丹爐?」凌雲說出心中所慮。

陳大師想了想問:「馮管家,打造煉丹爐的那人多大年紀?」

「是個十六七歲的少年。」馮管家如實回答着。

「十六七歲?毛都沒長齊還煉丹?凌城主,我看這就是哪個家族的小少爺閑着蛋痛,自己搗鼓着玩的。好了,我還有事,告辭。」陳大師說完將圖紙扔給了凌雲,轉身便走了出去。

馮管家很不滿:「這姓陳的太過份了。」

馮管家是凌雲的心腹,在凌雲面前也沒太多顧忌。

凌雲也是一臉黑線,但也沒辦法,煉丹師就沒幾個脾氣好的。不過凌雲一想,覺得陳大師說的也有幾分道理。畢竟煉丹師一般不會來這邊陲小城,去大城市吃香喝辣的不香嗎?

而且以青陽城的三大家族實力,也請不動煉丹師。既然那少年不過十六七歲,肯定不會是煉丹師。就算少年背後之人是煉丹師,估計也是路過而已。

凌雲想了想便釋然了,但看了看手中的圖紙又有些不放心。

凌云:「馮管家,馬上去查一下那少年的身份。」

馮管家:「好,我馬上去查。」

凌雲繼續:「還有,城中各大藥鋪也要調查,看看有沒有外來丹藥流入。」

馮管家應聲快步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