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那時候,女孩還小,處於懵懵懂懂的年紀。

那年應該是女孩還在讀初中的時候,家裏麵條件還算不錯的她,喜歡上了看當時那差不多本本都算精品的小說。

她的興趣愛好和同齡的男孩比較相似,什麼斗破,什麼唐三,什麼辰南,她都喜歡。

就在那個夏天,她無意間聽說了有一本不同於之前她閱讀過的小說類別出現。

盜墓……

一個從未聽說過的小說書寫方向……

最開始,她被書中那陰森恐怖描繪畫面所震撼,還有那書中角色患難見真情的友誼,倒斗時的熱血,與倒斗后豐富的收穫吸引……

後面,臨近中考,她沒了那麼多時間去看小說……

可她再也看不下去其他類別小說,也看不習慣,沒有盜墓鐵三角天真小哥胖子等人的小說……

後來,她被書中那神靈一般的角色吸引,開始瘋狂的在網絡上查閱關於那人的資料……

高考的那一年,書籍連載的正是十年長白山之約……

高考後,她就弄了一個盜墓粉絲論壇,然後開始努力用功讀書,以求日後有足夠的時間,在某個涼爽夏日,將那久違了的吳邪胖子小哥書籍擺放在桌邊,就着日光研讀……

她知道,她不是一個人。

她還有很多類似情況的網友。

她們或許工作生活都不一樣,但她們在那一天到來時,都會放下手頭上的所有事情,去一趟長白山。

今年女孩本來也已經計劃好了長白山之行。

可意外的是,網上忽然傳出了那個人的照片,還有目睹那人的網友與路人。

於是,她毅然決然的選擇了離職,在已經有了足夠下半生生活的積蓄以後。

她離開集團公司的時候,她也和網友們都說了,部分網友也已經趕赴杭城,尋找那似乎再度重現人間了的男人身影。

為此,她們可以放棄一切。

…………

…………

張起靈靠在公交車車窗邊上,帽子遮擋住了其容貌。

他低着頭,看着睡醒了的解雨臣發送過來的幾條視頻內容。

視頻開頭,是滿天大雪,雪山聳立。

低沉充滿磁性的男人聲音,緩緩開口:「十年之後,如果,你還記得我,來找我。」

隨着這句話結束。

男男女女混雜的聲音,異口同聲的出現在視頻之中。

「張起靈~」

「張起靈~」

「張起靈~」

「張起靈~」

「……」

畫面一轉。

皚皚白雪雪山上,無數穿戴羽絨服保暖衣的隊伍,拄着木棒,在雪山上行走着。

這些人沒有明確的行進目標,沒有方向。

視頻中可以看得出,這群人應該很冷,人人都在吐着白霧,裸露在外的肌膚呈現紫青色。

可這群人雙眸炙熱,猶如走在朝聖之路一般虔誠,聖潔。

叮咚~

解雨臣發送了一條語音消息。

「你猜我找到了什麼?小哥,哈哈哈,你竟然成了長白山的代言人了,這是長白山旅遊部門發在網上的視頻,播放量破千萬,點贊人數超過百萬,哈哈哈哈。」

解雨臣的聲音在最後戛然而止。

因為語音時限限制了他此時激動的情緒。

張起靈抬起雙眸,看着車窗外的人來人往,臉上沒有任何情緒波動。

手機屏幕自然熄滅。

他沒有看到解雨臣接下來發送給他的另外消息。

一則截至杭城晚報的新聞內容。

【長白山沒有青銅門,西湖沒有吳山居,世上沒有他們,這些我都知道,但愛與存在,並不衝突——杭城晚報。】

杭城昨晚宣傳部門似乎也接受到了來自四面八方網友的訊息,說西湖邊上似乎有個黑衣黑帽男人在尋找着吳山居,而這個男人,與傳說中的張起靈極為相似。

於是,就在當晚,將這則內容發佈到了新聞平台之中。

…………

…………

解雨臣看到已讀消息提醒,但沒收到張起靈回復的消息。

他很自然的笑了笑,那傢伙像來如此,習慣就好。

解雨臣醒來時,師傅的靈位已經讓人做好送了過來。

送來的靈位雖很精緻,但沒了以前那種猶如師傅二月紅還在的感覺。

他將靈位放在了房間角落,畢恭畢敬的點燃三炷香,雙膝跪地,磕起頭來。

二月紅於他有再造之恩,這恩情,比父親對他的感覺更為強烈。

祭拜完師傅後。

解雨臣給遠在國外的,這幅身軀主人父親發送了一條消息。

大致內容就是,以前的解雨臣知錯了,沒能為這個家庭承擔應有的壓力,還一直為家庭製造煩惱,以後的解雨臣將會承受起這座商業帝國的重擔,盡身為解家人應該盡的一份力。

父親隔了好半天才回復了消息,是條語音。

老頭聲音顫抖,帶着哽咽。

老頭沒有想到,他原本覺得就是一個麻煩,但自己必須花費一生之力,為其保駕護航的小屁孩,竟然長大到了能夠說出這麼感動的話出來。

解雨臣發送過去的消息中,還附帶了分公司中存在的資金漏洞,和分公司面臨的問題,企業上的一些想法。

這些知識儲備與那經驗十足的管理能力,同樣讓身在海外的父親滿臉震撼。

「雨臣啊,今天來公司嗎?今天開股東會,如果有事可以不用來,王叔在,王叔會替你解決這些麻煩的。」

分公司的掌控者王伍德發送來了一條消息。

解雨臣伸了個懶腰,從床上跳了下來。

他走到衣櫃邊上,熟練的拿出了一套合身的暗藍色西裝,帶着了許久未佩戴的領帶與機械手錶。

他撥通了剛剛給他發送消息過來的王伍德電話。

他看着鏡子中,與前世模樣有些詫異的相貌身材:「王叔,股東大會怎麼能沒了我呢,我已經讓司機開車出來了,以後公司大會小會你都需要與我報備一聲,別忘了,這公司真正的主人是我,這是解家人的企業。」

「啊?」電話那頭,傳來中年男人錯愕的聲音。

記憶中那隻知道拿錢出去喝酒泡吧的男孩,怎麼突然對他說這樣的話了?

這還是那被自己玩弄在手掌之中的解家小屁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