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初六蘇梅最新章節列表 第6章_塔靜小說
◈ 第5章

第6章

沒人不喜歡錢。

我也不例外。

可是我不知道梅姐這話的意思,便問她說:

「怎麼賺?」

梅姐環視**,指了指21點台後的兩個人,說道:

「看到了吧,那個穿白襯衫黑馬甲的,是荷官。站在她旁邊的,是配碼的。這家場子的老闆我認識。只要你願意,我可以介紹你來這裡做配碼。你在咱們天象一個月工資是一千,而做配碼一個月的工資是abc五,加上客人贏錢的小費,每個月的收入,不會低於五千塊。做的好了,熟練了。以後還可以做荷官,那收入就是直接翻倍,月入過萬了!」

梅姐所說的配碼,就是用最快時間,來計算出客人輸贏的錢數,來進行賠付和收取。這個工作,靠的是腦子計算和反應速度。

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難。

但我還是搖頭說:

「謝了,梅姐。我不想做!」

我的拒絕,明顯出乎梅姐的預料。

她的目光中,滿是不可思議。

「不想做?你知不知道,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工作。要不是我看你做事穩重,反應也快,感覺你能吃這碗飯,我才叫你來的。你居然說不想做?」

梅姐問。

「對,我不想做。和這裡相比,我更喜歡洗浴!」

「為什麼?」

梅姐追問。

「因為在洗浴,我可以天天看到你!」

我的回答,讓梅姐有些哭笑不得。

她看我的眼神,也從開始的好奇,變成像看個傻子一樣。

當然,我只是開了個玩笑。

我學了整整十三年的千術,卻在**做個配碼。

如果被六爺知道,他一定會打斷我的腿。

和在洗浴不同,在洗浴我可以是最底層的服務生。

畢竟那裡,我什麼都不懂。

但只要進了**,這裡就必須是我的天下。

在**,我只能有一個身份。

那就是爺!

初六爺!

梅姐正一臉無奈時,我的手機忽然響了。

這手機是上個月,我買同事的二手諾基亞3310。

一接起來,就聽對面傳來侯軍的聲音。

「初六,老地方,惠買超市,趕快來,要開局了!」

侯軍是我們洗浴男浴區的組長。

他長得白白嫩嫩,又能說會道,深得梅姐喜歡。

至於他說的老地方,是他一個朋友開的一個小超市。

平時下班後,他會召集一些同事,去那裡**。

而我,也經常去。

和梅姐打了聲招呼,我便直接走了。

侯軍說的惠買超市,是個臨街的小超市。

我們平時玩的時候,都會去後面的一個小房間。

等我到時,小房間里已經有五六個人了。

這幾個人,我都認識。

除了我們洗浴的幾個服務生之外,還有一個是侯軍的發小,兩人關係很好。名叫鄭成,外號老黑。

老黑身高體壯,長相兇狠。

還有一身健碩的肌肉。

任誰看着,心裏都有幾分打怵。

據侯軍說,老黑曾是省散打隊的,身手極好,本來就要進國家隊了。

只是不知道怎麼了,把省體育局某個領導的小老婆給睡了。

領導知道後,雷霆震怒,直接把他開除。

回到我們哈北市後,也沒什麼乾的,就一直在外面亂混。

沒事時,就去洗浴找侯軍。

平時我們**,他也跟着玩。

侯軍平時都是一個人來,這次還把他女朋友陳曉雪帶了過來。

陳曉雪是我們洗浴的按摩技師,長得還不錯。

只是說話尖酸刻薄,有些勢利眼。

對於我們這些底層的服務生,根本不會多看一眼。

偶爾有服務生和她打招呼,她也是鼻孔朝天,裝作聽不到。

見人夠了,侯軍就喊老闆拿撲克,開局。

這局不大,五塊錢底,十塊錢封頂。

也就是說,最大只能叫十塊錢。

不過有人要是悶牌叫十塊,看過牌的人,就要二十才能跟。

聽着感覺牌局不大,但一場下來,也常常有一兩千塊的輸贏。

要知道,這些服務生,一個月的工資才一千塊錢。

經常是一場牌局結束,就輸了一個月的工資。

而在這個牌局上,我從來不出千。

不是我心懷慈悲,不忍下手。

而是我不出千,也能照樣贏錢。

我能在外面租房子,不住公司提供的集體宿舍。

靠的就是在這個局上贏的錢。

其實,這並不是我運氣多好,或者是技術有多高明。

而是這裡有人認識牌,恰好我也認識而已。

認識牌的人,就是侯軍。

他每次讓老闆拿來的撲克,都是老千撲克,也叫魔術撲克。

這種撲克,看着和正常撲克沒有任何區別。

但實際每張牌的後面,都有一個細微的記號。

通過這個記號,就可以認出花色和點數。

這種連入門都算不上的出千方式,自然瞞不過我。

所以我根本不用出千,一樣可以贏錢。

只是我為了不打草驚蛇,也會故意放水輸幾場。

這樣可以保證,我不被任何人懷疑,順利在這個局上搞點零花錢。

牌局開始,大家像往常一樣,聚精會神的玩着。

侯軍雖然認識牌,但他有個毛病,眼神不太夠用。

有時候他看了一兩家人牌後,別人的牌,他就看不到了。

畢竟總玩牌的人,習慣把撲克合在一起,不可能把三張牌分開放着。侯軍最多也只能看到上面的一張。

加上今天侯軍的運氣也不太好。雖然知道自己底牌,但不知道對方三張牌都是什麼,和別人悶了幾把,竟然全都輸了。

平常的牌局,基本都是侯軍贏。

今天輸了幾百塊後,他心態就有些崩,嘴裏開始不停的罵罵咧咧。

這一把是洗浴的一個同事坐莊,他開始發牌。

我運氣不錯,發了一個梅花的A、J、10的同花。

侯軍的運氣似乎差了點兒,他發了一個黑桃的K、9、7的同花。

因為我坐在侯軍斜對面,老黑的上家。

有虎背熊腰的老黑擋着,加上距離有點遠。

牌發給我時,侯軍根本就沒辦法看清。

我迅速的把梅花A放到最下面,梅花10放到最上面。

這樣就算侯軍看到了我的梅花10,也無所謂。

一見自己是黑桃K的同花,侯軍便開始演戲了。

「媽的,今天悶輸好幾把了,我就不信這把還輸?我下10塊……」

說著,便扔了10塊錢。

接連兩家都棄了牌。

而我上家因為也輸了錢,着急翻本,便悶跟了十塊。

他的牌我和侯軍都知道,是一個對7。

到我時,我也悶跟了十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