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初六蘇梅怎麼不更新了 第9章_塔靜小說
◈ 第8章

第9章

陳曉雪也同樣看着侯軍。

兩人這麼對視了好一會兒。

侯軍忽然對我說道:

「我把我女朋友壓上!初六。這把你要是贏了,今天就讓曉雪跟你走。你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怎麼樣?」

侯軍的話,聽的在場的人目瞪口呆。

誰也沒想到,侯軍居然要壓自己的女朋友。

這就是賭徒。

紅眼時,六親不認。

更讓大家驚訝的是,陳曉雪竟然沒反對。

她譏笑中帶着幾分挑釁,對我說道:

「初六,你要是贏了,我今天就和你走。到時候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我都聽你的!敢玩嗎?」

陳曉雪是知道侯軍的底牌的。

所以,她才敢用自己來做**。

我冷冷的看了陳曉雪一眼。

她我在我眼裡,別說一萬,就連一百都不值。

但因為她剛剛辱我父母。

今天,我必須讓她知道,嘴賤的代價。

「好,我同意,開牌吧!」

全場頓時安靜。

眾人都盯着侯軍的三張牌。

此時的侯軍,也激動的臉色泛紅。

但他為了裝作自己不認識牌,依舊演着戲。

就見他拿起撲克,舉過半空,大喊一聲:

「老天保佑,給老子來個大牌!」

啪!

三張撲克,狠狠的摔在桌上。

啊?

牌一亮開,眾人不由的發出一聲驚嘆!

豹子!

A豹子!

侯軍居然悶出了A豹子。

**中最大的牌。

侯軍早就知道自己的底牌。

但他繼續演戲,看着自己的牌,哈哈大笑。

「就說老子不會一直走背字吧,一把牌,老子徹底翻身!」

說著,他激動的就去摟桌面上的錢。

陳曉雪也跟着手舞足蹈。

他們贏了。

贏了一萬多塊。

眼看着侯軍就要把錢收走,我忽然冷冷的說了一句:

「等一下!」

侯軍抬頭看我。

在場的所有人,也都看着我。

「A豹子就一定贏嗎?萬一我是2、3、5呢?」

2、3、5是**中,最小的牌。

但按照我們哈北的規矩,2、3、5是可以吃豹子A的。

並且,只能吃豹子A。

「做你的春夢去吧,還235呢,你以為你是賭神啊?」

陳曉雪衝著我諷刺道。

而侯軍也根本不相信,我會是235,他叫囂道:

「你別廢話,直接開牌!」

我拿開煙盒。

慢慢的掀開了第一張牌。

黑桃2。

侯軍的眉頭,不由的皺了一下。

接着,我又慢慢的掀開第二張。

方塊5。

場上的氣氛,立刻變得凝重。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我手掌下,最後一張牌。

而侯軍摁在桌面上的雙手,也不由的抖動着。

忽然,我喊了一聲:

「來張3……」

隨着喊聲,我把第三張牌重重摔開。

一張紅桃3,赫然亮在了桌面上。

屋子裡安靜極了。

所有人都傻眼了。

似乎都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

A豹子,居然遇到235。

這種牌型,幾十年不遇。

而現在,竟出現了。

好一會兒,侯軍才「噗通」一下,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上。

本來他已經認定,這一萬多,早就屬於他了。

轉眼間,卻又成了我的。

而他,還把女朋友也輸給了我。

雖然,只有一天。

「怎麼可能這麼巧?」

侯軍呆了不過十幾秒鐘,便抬頭看着我。

「初六,你特么肯定出千了。不然怎麼會這麼巧?」

侯軍還不算傻,能猜到我可能出千了。

我的確出千了。

但我的千術,豈是他的狗眼,能看得出來的?

我依舊是一臉的不屑,慢悠悠說道:

「侯軍,地方是你找的,人是你叫的,撲克是你買的。你卻說我出千,你覺得有這個道理嗎?況且,你有證據嗎?」

捉姦拿雙,捉賊拿贓。

千門藍道也是一樣。

即使你百分百確定,對方出了千。

但你沒有證據,一切都是空談。

所以,當年六爺教我出千時,就告訴我。

無論是小賭局,還是大**。

出千時,身上絕對不能留臟。

只要對方沒有證據,就算天王老子來,也是沒用。

我把桌上的錢,全都收了起來。

這局收穫不小。

除去我的本錢,贏了五千多。

收好錢,我直接問侯軍。

「侯軍,你輸了,你女朋友是不是該和我走了?」

侯軍臉色極為難看,沒等陳曉雪說話,他便馬上說道:

「不行!」

我冷哼一聲。

「好,不跟我走也可以。讓她給我跪下,給我道個歉,叫我一聲爺,初六爺!這事就算完!」

我本來就沒打算帶陳曉雪走。

這種近乎於娼的女人,我沒興趣。

我就是為了教訓一下她那張賤嘴而已。

「我不跪,我也不叫!」

陳曉雪瞪着眼睛,狠狠盯着我。

「那你就必須和我走!」

我毫不讓步。

我們就這樣僵持着。

一旁的老黑,忽然拍了拍我胳膊,說道:

「哥們兒,差不多得了。錢你也贏了,你也不至於真把人女朋友領回家吧?給兄弟一個面子,這事就這麼算了!」

老黑的身上,有股江湖中人的匪氣。

只是他和我,不是一個江湖。

看着老黑,我冷冷的反問了一句。

「如果這局贏的是他,他會這麼算了嗎?」

「那你什麼意思?」

老黑口氣有些不滿。

「下棋講究落子無悔,賭博講究願賭服輸。賭注是他們兩個提的,他們就必須遵守!」

老黑顯然沒想到,我會這麼乾脆的拒絕。

他蹬着一雙銅鈴般的眼睛,沖我怒道:

「你的意思,就是不給我面子,非要帶她走唄?」

我點頭。

老黑猛的站了起來。

「給你臉你不要是吧?那你就別特么怪我了。來,你跟我出來。我看你今天怎麼帶她走的!」

我不由的皺了下眉頭。

初入江湖,遇到的竟是老黑這種不守規矩的莽撞人。

但我還是起身,跟他出了超市。

六爺曾說過。

老千玩的是技術,憑的是本事。

凡是贏的,就要拿走。

不然,誰還練個屁的千術。

超市門外。

黑塔一樣的老黑,雙手環抱,怒立路旁。

剛剛屋內的人,也都跟了出來。

他們站在一旁,看着熱鬧。

「你現在滾蛋,這事兒算完。你要還想帶陳曉雪走,別說我對你不客氣!」

老黑給我下了最後通牒。

而我一臉冷峻,淡淡回答道:

「那你還是對我不客氣吧……」

話音剛落,就見老黑虎目圓瞪。

一個大步上前,缽盂大的拳頭,衝著我的臉部就掄了過來。

能看得出來,老黑怒了。

一雙鐵拳,被他掄的虎虎生風。

我急忙抬手一擋。

雖然,擋住了拳頭。

但我還是一個趔趄,倒在地上。

老黑的拳頭很重。

只是一拳,我就感覺胳膊有種錐心之痛。

「你特么服不服?還帶不帶她走了?」

老黑站在我身前,高高在上的說著。

而我,一言不發。

慢悠悠的站了起來。

看着老黑,我冷冷道:

「再來!」

這是一場死輸沒贏的對決。

老黑是職業散打,而我根本沒學過任何拳術。

但我應該感謝我那面目可憎的姑父,和我那六親不認的表哥李大彪。

他們無數次的拳打腳踢,棍棒相加。

讓我學會了一項技能,挨打!